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八章 七号老宅

第六十八章 七号老宅

  七号老宅的朱红大门已经自己为我们打开了,我带着王队他们很快便进入了老宅。客厅里非常的乱,桌椅家俱倒翻在地,还有许多破碎的花瓶碗碟之类的碎片,看上去就好像这个地方之前发生过打斗似的。

  在客厅的最上方位置,静静地燃着一盏油灯,弱弱的灯火把这个客厅照的很暗很暗。客厅里并没有人,王队嘴里嘀咕道:“明明那两个报警的人说是在七号老宅,怎么没人呢?”

  我也觉得奇怪,客厅里还燃着油灯,按理来说哪怕就是没人,鬼总有一个吧?

  王队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大家都停了下来,屏住呼吸,想听一下屋子里有没有什么动静。可是我们一动不动了好久,整座老宅都静悄悄地,根本就没有一点响动。

  这时,王队再也按奈不住了,他做了一个搜查的手势,让大家开始分头每个房间搜索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身旁右侧黑乎乎的楼梯口,于是带了两名刑警往楼梯走去,准备去楼上查看一下。

  楼梯是木质的,很容易响起木板的“吱呀”脚步声,所以我们都轻手轻脚的往上走。顺着黑乎乎的楼梯来到二楼,二楼有好几个房间,我们一个一个的去查了起来,两名刑警可能是担心我的安全,一直走在前面,而我则紧跟在他们身后。

  当然,我这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担心他们遇到什么危险,所以紧跟着他们,以防万一遇到恶鬼啥的情况,也能及时应对。

  楼上的房间和楼下客厅一样零乱,杂物洒落一地,连续查看了好几个房间,均是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于是我们便接着往走廊尽头那个房间走去……

  很快,我们来到了走廊尽头那个房间门口,推了推门,竟然发现这个房间被锁了。其它房间均是房门敞开,唯独这间房锁着,难道就这么放弃?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万一那个报警的凶手就躲藏在这个房间呢,那岂不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逃脱了?

  所以,那两个刑警见门锁了后,便用手电往房门旁边照了照,接着发现这个房间竟然在走廊的这侧开有一扇小窗户,于是那名刑警便示意从这个窗户爬进去。

  窗户真的很小,刑警很轻易的就将窗子的木板给拆解了下来,然后就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我是第二个钻进去的。

  当我钻进窗户里,一跳入房间时我就感到不对劲,总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粘糊糊的东西。不过因为刚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我也没有那个心思去关心这些事情,举起手电就往房间的四处照了照,发现这个房间依旧空荡荡的,毫无发现。

  这时,最后那名刑警跳入房间时却一个没站稳,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他叫道:“这……这地上的是什么呀,咋这么滑呀?”

  说着这话,我们就将手电往脚下一照,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我一跳入房中就感觉到脚底下粘糊糊的,原来是因为房间里的地板上全黑乎乎的粘稠之物。

  那名摔倒的刑警吓了一跳,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说:“这……这地上的是什么呀?”

  另一名姓李的刑警用手从他衣服上沾了一点,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惊骇道:“这是血!”

  一听这话,我们顿时吓了一跳,那名摔倒的刑警更是惊的脸色发白,说:“这么多血,该不会是人血吧?”

  那名姓李的刑警回道:“我看就是人血。”

  我看了看脚下的粘稠之物,已经差不多没过了我们的鞋底,不由地惊道:“满地板的鲜血,这得多少个人啊?”

  姓李的刑警说:“少说也要四五个人才能流出这么多血。”

  听到这话,我们都觉得气氛顿时就凝重了起来,要知道这个房间显然就是一处凶杀现场啊。接着,我们再次将手电往房间里仔细的查看了起来。而就在这时,突然那名姓李的刑警身子一愣,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于是我就问他怎么了?李警官表情有些惊慌地说:“我刚才被告什么砸了一下头。”

  说着这话,他用手电往脚下照去,接着便看到脚下竟然出现了一只鞋,一只女人穿的绣花鞋。

  李警官双手有些打颤的将脚下的那只绣花鞋捡了起来,然后说:“就是这只绣花鞋砸到的我。”

  一听这话,我们和另一名刑警顿时就面面相觑,要知道这房间里可就是我们三个人,谁会用这个绣花鞋去砸自己人啊?我问那名刑警:“这鞋是你扔的?”

  那个刑警摇头说:“没啊!”

  “那会是谁扔的呢?”我嘀咕道,而就在这时,“咚”的一声,又一只绣花鞋砸了下来,这次直接砸落在了李警官的怀里。

  李警官望着手里那一双红色绣花鞋,脸色早就吓得铁青了,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抬头往头上方看去……

  此时我们再傻也知道了,这绣花鞋是从李警官头顶上方掉落下来的。于是我和另一名刑警也急忙抬头往上方看去,接着就看见我们的头顶上方竟然吊着一个人,一个没有穿鞋的女人!

  这一下我们吓得不轻,要知道我们可是站在这儿好一会儿了,可是谁曾想到在我们头顶上方会吊着这么一个死人呀?这种感觉直让我们头皮直接就炸开了。

  特别是李警官,一见到头顶上那个女尸就吓得惊叫出声:“妈呀,鬼!”然后猛得将手里那两只绣花鞋一扔,吓得全身一颤一颤的。

  的确,手里拿着两只原本穿在死人脚上的绣花鞋,这种感觉的确让人头皮发麻。不止李警官,就连我和另一名警官也都吓得不轻,当下就退开了好几步,见那尸体一动不动,我们这才缓过劲来。

  而这时,楼上已经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知道,肯定是因为李警官刚才的那声惊叫,把原本在一楼搜查的王队他们引来了。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王队的声音,他问我们在不在房间里。我应了一声,然后从里面将房门给打开了。

  王队他们一进门,就问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指了指头顶上方,告诉他:“这有具女尸!”

  王队叫我们先出去缓解一下,女尸的事让他们来弄。很快,他也注意到脚下的粘稠物了,于是很疑惑的问我们那是什么,我们告诉他,那是人血,凝固了的人血。这把后来进入房间的他们吓得不轻,惊讶的说道,看来这里还真的发生过凶案。

  没多久,王队他们就将那具女尸给卸了下来,不过当大家看清女尸的长相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个个都面面相觑,满脸惊恐的表情。

  我很奇怪,就问他们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具女尸哪里不对劲吗?

  王队用近乎惊慌的表情回道:“这具女尸就是上回我们从这儿带回去的那具女尸,只是它怎么又回来了?”

  “啊?”我不由大吃一惊。看着大家都如同王队一样的表情,我知道,他们应当是没有认错,看来这具女尸可能会简单啊。

  没人回答王队的问题,气氛就这么诡异了起来,望着眼前这具女尸,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我问王队:“王队,那这具女尸你打算怎么办?要不,咱们把她给烧了吧?”

  我之所以提议把女尸给烧了,那是因为我总是觉得这具女尸很诡异,可能不简单。要知道刚才我们进入房间那么久,房间又是封闭的,没有风,可是女尸脚上的绣花鞋却会一只一只的掉落到我们的头上,这不得不说很古怪。所以,只有把她给烧了,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王队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说:“不能烧,目前这具尸体是我们唯一的线索,如果将她给烧了,那咱们这趟就白来了。”

  我也知道,对于案件来说,我并没有做主的份,所以既然王队不愿意烧,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心里祈祷着,希望是我多想了。

  有了决定的王队,随后便吩咐几名刑警,将女尸抬下去,先带回局里再说。

  事情有了落实,于是我便问王队,一楼有没有查到什么?那两名报警的人有没有抓到?

  王队说:“一楼连个鬼影都没发现,但愿能从女尸的身上查到些线索,要不然这趟就白来了。”

  我倒是不以为然,因为我总是觉得,这具女尸很有问题,必竟上回他们就曾将这具女尸带回到了市里,可是当晚就失踪不见了,如今却再次出现在了这里,不得不说很诡异。而那两个报警的人,也铁定是鬼魂所为。

  七号老宅查完了,除了一具女尸外,毫无收获,于是我们便下了楼,走出了老宅。

  一出老宅,就有一个刑警惊疑的说道:“唉,小刘小袁他们几个上哪去了?”

  这话一出,顿时大家都心里一惊,是啊,当时我们进七号老宅之时,王队曾安排了五名刑警守在屋外的,可是现在屋外空荡荡的,他们五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