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九章 出大事了

第六十九章 出大事了

  留在屋外的那五名刑警不见了,大家都心慌了起来,王队急忙冲着周围大喊了几声他们的名字,可是整个刘家村一片死寂,根本就听不见那五个人的回应。

  王队顿时就又气又急,嘀咕道:“他们几个小子跑哪去了,不是让他们给我好好的守在门口的么?”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五人消失,大家心里都觉得隐隐的不安。我说:“莫不会是出事了吧?”

  王队其实心里早已不安,不过听到我这么一说,还是明显的一惊,他说:“可是我们刚才就在屋子里面,如果他们在外面出事,怎么就没有听见他们的叫喊声呢?”

  这个问题我可回答不了他,而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刑警突然指着前方惊叫道:“快看,那是什么?”

  这句话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的惊慌,我们所有人都急忙顺着那名刑警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几百米开外有一棵光秃秃的老槐树,在月光下,只见在老槐树那光秃秃的树叉上竟然吊着四五个黑乎乎的物体!

  这一下大家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看不清吊在树叉上那黑乎乎的物体是什么,但是我们的直觉却告诉我们,那黑乎乎的物体一定是人!

  我当下就大叫一声:“不好,那吊着的是人!”

  王队也慌了张,也不用等他发号施令了,大家伙一股脑就猛的往前方那棵老槐树方向奔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后,我们气喘吁吁地来到了槐树下。抬头一看,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槐树上吊着的这五个物体竟然就是那五名失踪不见的刑警!

  当下王队就急的大吼道:“快!快把他们放下来!”

  被王队这么一声近乎嘶哑的吼声一震,大家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慌忙爬上树去将他们给放了下来。

  五个人很快就放落到了地上,我急忙上前用手去摸了一下其中一人的身体,手一摸到对方身体,我心里便一惊,因为入手一片冰凉!

  接着我又摸了摸脉,脉搏也早已停了下来,显然是我们发现的太晚了,他们已经死了。

  而就在这时,正在地上检查尸体的一名刑警突然“啊”的一声大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样子要多惊慌有多惊慌。

  众人给他吓了一跳,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那名刑警冲我们指了指他面前的刑警尸体,颤抖的叫道:“他……他在笑!”

  “啊?”一听这话,大家都觉得很惊讶,因为刚才大家都第一时间检查过那五个刑警,他们都已得不能再死了。你说一个死人,他怎么可能还会笑呢?

  我下意识地往他前面那具尸体的脸上看去,一看之下,只觉得一股凉气自头顶一直凉到脚底板。

  我常年跟鬼魂打交道,那种上吊而死的鬼魂及尸体也见过不少,那种因上吊窒息而死的狰狞表情,一般都会瞳孔圆瞪,舌头往外耸拉着,样子很恐怖。但是眼前刑警的这张脸,却一看便不是上吊窒息而死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他脸上丝毫看不出窒息时候的那种痛苦,苍白如纸的脸孔上,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珠翻起白眼,可是嘴角却诡异地咧开着,竟然像是在阴冷的狞笑。

  我被这种诡异的狞笑看得心里直发凉,因为这种死法太古怪了。接着我又去看另外四具尸体,那四具尸体也均是这种狞笑的表情。

  大家也都发现了尸体的那诡异的表情,个个都吓得倒吸凉气,一时之间他们都忘记了悲伤,反而内心被害怕给占据了。

  王队惊恐万状的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应当不是上吊而死的,因为他们的表情并不像是窒息而死的。

  王队很惊骇,他说:“不是上吊死的,那怎么会吊在这棵树上呢?”

  是啊,不是上吊死的,那他们又是怎么死的呢?而且又怎么会自己吊在这树上呀?

  这些疑惑没有人能解答,我看了看大家,发现大家都望向我,其中一个刑警忍不住了问道:“先生,你说他们这五个会不会是鬼害死的啊?”

  王队没有再说话,而是也将目光盯在了我身上,显然在大家心里,都是认为他们是被鬼给害死的。

  说实话,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底,不过既然大家都问我的看法,我还是开口回道:“这个村子显然是不可能有外人的,而且就算是有人的话,他们五人又都是训练有素的刑警,你们觉得对方会有这么厉害,能让这五名刑警连抵抗及呼救都没来得及就被制服住?而且你们看看他们那临死前的表情,也太古怪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五个都是遇到了鬼,所以把命给丢了?”王队看向我。

  虽然我没有明确的说是人为还是鬼魂所为,但是经我那样一分析,大家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这五个人不可能是人害死的。

  看着眼前那五具诡异狞笑的尸体,想着那隐藏在这个鬼村里的凶魂恶鬼,大家都开始显得有些惊慌了,时不时的瞄着周围,生怕自己也成为下一个遇害的人。

  王队的情绪非常的低落,我劝道:“王队,我建议咱们还是尽快回城吧,因为我总感觉这个村子很不平静,如果再呆下去,恐怕会再发生什么事情。”

  王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大家劝了几句,他也没理,随后他重新站了起来,抹了把泪,长呼了口气,冲着村子大声吼道:“不管你是人是鬼,我发誓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为我的队友报仇!”

  这声音在这寂静的村子里传的很远,只不过声音一停,整个村子又恢复了之前的死寂……

  不久,我们离开了鬼村,来的时候一共二十一个人,回去的时候少了五个人,多了六具尸体!

  往回赶路,大家都不说话,情绪极为的失落,是啊,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却平白无故的死了五名同志,这让大家心里都很不好受。特别是王队,他在路上一直在自责,怪自己不该将那五名刑警安排在屋外。

  大家劝了几句,他才稍好一些,夜路依然难行,但是好在出山还算顺利,最起码没有像来时一样,遇到各种邪事。

  大约在下半夜四点多的时候,我们到了县城主干道,我下了车,回了马真人的店铺,而王队他们则回了市局。

  一回到店铺,便见到马真人焦头烂额的一个人坐在店铺里头的椅子上,他面前的电脑是黑的,显然不是特意半夜起床斗地主。

  我一进门,他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劈头盖脸就质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听我的话,跑到凶险的地方去了?”

  我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时,马真人有些气愤地说:“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么?我一早就叮嘱过你,近日你有灾,可是你却不听,你走后不久,我就为你算了一卦,险象环生,你这是想吓死我么?”

  顿时,我感到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平时虽然马真人看起来猥琐至极,在我面前为老不尊,甚至拿我当成免费的苦劳力,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关心我的安危。我突然感到眼前这位猥琐大爷是那么的亲切。

  不过事到如今,我也不可能再瞒他了,我说:“前几日市刑警队的队长找到我,说遇到一件棘手的案子想要我帮忙,所以今晚我就陪他们去了一个地方。”

  马真人一听我果然是去办事来,不由的急问我去什么地方来?既然他这么关心我,我也没有理由还对他有所隐瞒,于是便将刘家村的事情通通告诉给了他听。

  “刘家村?你是说你竟然去了刘家村,那个全村死绝了的鬼村?”听完之后的马真人,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惊慌。

  我点了点头,问他难道听说过这个村子?

  他什么也没说,就是只说一句话:“刘家村以后不准再去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满脸的苦象,不由的叫道:“师叔爷,这哪行呀,我都答应了人家王队长,如果我突然不帮他们了,那岂不是有失承诺?”

  马真人哪会听我的委曲呀,他脸色一沉,一改往日那猥琐的样子,极为郑重的说道:“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你的小命重要,还是承诺重要啊?”

  我说:“我这次之所以离家闯荡,为的就是捉鬼降妖,怎么可能因为刘家村几个恶鬼,而吓得躲起来呢?何况我也不一定会有事。”

  马真人说:“如果我告诉你,刘家村的事情不只是恶鬼,你相信么?”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一惊,急忙问他:“师叔爷,你是说刘家村还有生人作乱?”

  马真人也不解释,只是说:“总之你别再去多管刘家村的闲事了,那人,你惹不起!”

  虽然我不知道马真人为什么这样说,但是我却隐隐感觉到,马真人好似很了解刘家村似的,而且听他那口气,还好像知道在刘家村搞鬼那个人的底细。要不然,他干嘛说刘家村不单单只是恶鬼作乱,而且还说那个人我惹不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