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七十章 纸醉金迷勾魂术

第七十章 纸醉金迷勾魂术

  看着马真人那郑重其事的表情,我忍不住问他,是不是你知道一些关于刘家村的事情?

  马真人两眼望着窗外,好像在回忆着什么似的,许久没有回话。当他收回目光后,却叹了口气,说:“有些事情我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总之,刘家村的事你最好少插手,以免惹火烧身。”

  见马真人不愿意多说,我也没办法。不过我却知道,他老人家一定知道一些关于刘家村的事情。

  心里有些虽落,觉得刘家村的事情越来越古怪了,困惑也越来越多,完全比我当初认为只是恶鬼作乱复杂多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那五个死去的刑警,他们那临死前诡异的狞笑,于是我便问马真人:“师叔爷,如果一个人上吊而死,可是尸体却并没有窒息痛苦的表情,反而是咧嘴狞笑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呀?”

  马真人一听,当下就好似很惊讶,他问我:“啥?你遇到了这种情况?”

  我点点头说:“嗯,就在今晚我们去刘家村,死了五个刑警,我们发现他们时,他们已经吊死在了一棵树上,可是他们的表情却是那种古怪的狞笑,太奇怪了。”

  马真人当下便惊呼道:“那是纸醉金迷勾魂术,那五个刑警是被人勾魂害死的。”

  “啊?”我大吃一惊,我一直以为那五名刑警是被恶鬼害死的,没曾想到居然会是被人用邪术害死的。当下我就急着问马真人:“纸醉金迷勾魂术?这……这是哪门哪派的邪术啊?”

  更让我吃惊的是,马真人回道:“这种勾魂术就是咱们扎纸派的术法,难道你爷爷没告诉过你吗,纸醉金迷勾魂术你都不知道?”

  “咱们扎纸派的术法?”我很吃惊,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们扎纸里头的符咒术法都是用来捉鬼解灾的,根本就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邪术。

  马真人见我什么也不懂,于是便将纸醉金迷勾魂术这种术法讲给了我听。

  原来,纸醉金迷勾魂术是老一辈扎纸匠都会的一种害人术法,而且这种术法只有扎纸匠才会,一般的术士是不会的。

  扎纸匠要想施展纸醉金迷勾魂术,就必须在阴年阴月阴日的半夜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去到坟地里的新坟旁,捡那些洒在坟头旁的冥币纸钱。当然,这种冥币并不是咱们现在经常见到的黄草纸,更非印着阿拉伯字数的冥纸,而是那种类似开铜钱形状,外圆,中间有方孔的那种纸钱。

  将这些纸钱捡回来后,扎纸匠会在这些坟头上捡来的纸钱上画上符咒。然后还得去寻找一个上吊而死的女尸,把女尸用来上吊的那条绳子拿回家里来,用女人上吊用的那条绳子将坟头上捡来的冥币串起来,连续念咒七天七夜,方可制成纸醉金迷勾魂术。

  七天七夜咒语念完后,扎纸匠便可以施这种邪术了,若是他想害哪个人,只需要将那串冥钱扔在对方必经之路上,对方经过时如果看到了那串冥币,那么就会产生幻境。会看见美女,金银珠宝等等,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有欲望的,不管是美色还是钱财,亦或是权力,只要你有贪欲,你就很会被那幻境勾走魂,然后拿着串有冥币的那条绳子鬼使神差的跑去上吊。

  施过咒语的冥币代表着钱财,而女人上吊用的绳子,不但徘徊着上吊那女人的怨魂,还带有很强的怨煞之气,所以能让人看见美色,而那绳子则是取其性命的东西。

  纸醉金迷勾魂术,说白了就是利用人心中的贪欲下手,因为是个人就会有贪欲,所以很难有人躲过这种勾魂术。也正因如此,因为此术太过阴邪,太过厉害,所以这种勾魂术后来就很少传下来了,知道此术的人都是扎纸内行的人,而会用此术的则更是少之又少。

  我想,爷爷之所以没传授我这种术法,甚至连说都没说起过,或许就是因为怕我利用此术害人吧?同时,我心里却感到一丝震惊,原来扎纸这行远比我现在接触到的复杂得多,或许我之前只是学了一点扎纸术里的皮毛吧?

  听马真人将纸醉金迷勾魂术讲完,我不由全明白了过来。怪不得那五个刑警死后没有一点窒息痛苦的表情,还会保持着临时前那种狞笑,原来是中了纸醉金迷勾魂术,陷入了纸醉金迷与美色权利的幻境之中了,所以他们就连到了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那种阴阳怪气的笑意。

  这时,马真人若有所思道:“难道他又回来了?”

  一听这话,我就问道:“谁回来了?”

  说实话,我越来越觉得马真人知道很多事情,而且听他那口气,好像还认识那个对刑警施用纸醉金迷的那个邪师,要不然他怎么会说他又回来了呢?只是,马真人口中的那个“他”又会是谁呢?

  可是,马真人依旧没有回答我,只是再次强调,不能再去管刘家村的闲事了。

  我当下就摇头说:“不行,既然暗处还躲着邪师害人,我就更不可能视之不理,何况对方还是咱们扎纸行当里的人。”

  马真人一听这话,差点气的吐血,拿起身旁一本古书就往我头上敲了过来,骂道:“你小时候脑袋被驴踢过了是不是,还是你本来就长的这么傻。都跟你说了,对方不是恶鬼,而是你对付不了的人,你还去管那么多干嘛?真把自个当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了。”

  看到马真人那着急上火的样子,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关心我。但是我心里却也有着自己的考虑,先不说我这次出来就是因为万葬坑惹祸,被罚来行走江湖将功赎罪的,单说眼下刘家村这件事情,那可是我一早就应承了王队,答应给他帮助的。而且今晚因为去刘家村,还让五位刑警平白丢掉了五条性命,这其中多少有我的一些责任。要知道王队之所以会决定前往刘家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愿意陪他们去,若是一早我就不愿意相助,或许他们根本就不会去刘家村,最起码不会大晚上跑过去。

  如今,又突然冒出了一个纸扎行当里的邪师,在其中作怪。如果王队他们还要继续查下去的话,他们或许还会有人出事,所以,种种原因,我根本就不可能放任不管。

  这时,我又想起了被王队他们带回去的那具女尸,自从见到那具女尸的第一眼,我就总感觉那具女尸很不简单。那种感觉一时也说不上来,就是好像她并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越想我心里越不安,越想越担心,毕竟上回王队就曾将那具女尸带回市局了,可是它却莫明失踪不见,最后又回到了刘家村七号老宅里。我心里不由嘀咕道:“那具女尸今晚不会又自己跑掉吧?或者闹出什么麻烦来吧?”

  想到这里,我再也按奈不住了,我得立即去一趟市局。之前在刘家村因为我的疏忽,五名刑警丢掉了性命,这次我不能允许再有其它人出事了,必竟刑警们对付人还可以,对付这种邪物可是啥办法也没有的,他们唯一的指望便是我。

  这时,我想起了他们总是望向我的情景,是啊,在他们看来,我才是对付这种玩意的主心骨。

  想到这里,于是我也不再听马真人劝说了,直接告诉他:“师叔爷,这事我必须管,谢谢你的关心,一切后果由我自己负责,我不会怨任何人。”

  说完,我就重新拿起包袱,跑出了店铺。

  前走刚走,只听见背后的马真人在叹气:“真是冤家路窄,难道这都是注定了的么?”

  我不知道他在说谁,但是此时的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我越来越觉得那具女尸会有情况发生。

  我飞快的跑到了城里的主干道,正好有一辆夜间的士路过,于是我上了车,直奔市警察局。

  在赶往市局的路上,我拨通了王队的电话,电话里头他得知是我,有些吃惊,问我累了一晚上怎么还没睡,这时候打他电话有什么事情。

  我没有说多余的闲话,直接问他:“王队,女尸你们带回去后安置到了什么地方?”

  王队听我问起了女尸,不由略有些担心的说:“我将她放在了法师解剖科的太平间,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了女尸的问题?”

  我说:“我总觉得心里不塌实,好像要出什么事似的。这样,你现在多安排几个人到太平间去看着,我现在就正往你那边赶来呢,叫看护女尸的兄弟们小心些,发现什么不妥不要硬拼,逃命要紧。”

  王队有些慌了,他说:“这么严重?因为上次她不翼而飞的原因,所以这次我已安排了两名同事在看守,看来我得再派几个人过去。”

  我点点头,让他尽快安排。然后挂了电话,心急如焚的催着出租车司机开快点,心里则不断的祈祷着,但愿是我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