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七十二章 破屋凶魂

第七十二章 破屋凶魂

  此时的王队显然是毫无主见了,一晚上挂了六个同志,外加一个重伤,这是他带队以来从未有过的情况,所以此时的他已经乱了阵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想了想告诉王队:“那女尸可能是诈了尸,回刘家村了。王队,现如今我们眼下一团糟,咱们还是先处理一下眼下的事情吧,刘家村的事咱们先放一放,因为刘家村的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其实我想叫他别再管刘家村的事了,以免再徒增伤亡。但是我知道,他是不可能放弃的,已经死伤这么多人了,依他的性子只要没有将事情查出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他是不可能就此甘心的。

  王队看了一眼躺倒在地上的一死一伤,有些悲愤的叹了口气,说也只得如此了。

  随后,急救中心的人也来了,将受了重伤的小刘送进了医院,而老张的尸体运到了殡仪馆。王队开始处理起眼下那一团糟糕的麻烦事。

  在天将蒙蒙亮时,我离开了市局,我没有回马真人的扎纸店,而是直接打了一辆车前往刘家村的镇子赶去。

  是的,我想去一趟刘家村,想看看那具女尸是否重新回到了刘家村七号老宅。我想一个人去看看,之所以不叫王队他们陪我一起去,是因为一来刑警队死伤这么多人,王队他们根本就挤不出时间了,二来我也不想再让他们出现死伤了,必竟他们对于阴阳之事来说,只是普通人。

  出租车将我丢在了进山外头的山脚下,进山的路昨晚刚走过,所以我也不用担心会走丢。山路原本茂密的杂草昨晚进山时已被开路的刑警劈开来了,所以这次进山好走了许多。因为是白天,所以也没有再遇到凶魂恶鬼挡道,一路比较顺利,大约半小时后,我出现在了刘家村的村口。

  刘家村还是昨晚见到的那样,虽然此时已是白天,但是刘家村依旧是一片死寂,残破不堪的房屋静静地立在杂草丛中。

  我顺着村里的小路,直接朝七号老宅走去……

  就当我经过昨晚那栋有人上吊的破屋时,忍不住我多看了两眼,接着看到那破屋里头竟然站着四五个人,那四五个人身穿白衣,有老有小,男的两眼无神,女的披头散发,他们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大门口,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当时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知道那一家人肯定是鬼魂。那一家人见到我也看向他们,于是竟然举起手对我做出了一个叫我过去的手势!那样子像极了再冲我喊:“快来,快过来……”

  我一时心慌了起来,因为昨晚我曾进入过那栋破屋里头,里面吊着四五个死人,而且屋内阴煞气极重,显然那一家人变成了凶魂恶鬼。若是我就这样听他们的话,直接过去了,会不会被他们把命给索了啊?

  我就这样愣了一会儿,然后当我再看向眼前那栋破屋时,竟然发现破屋的门口什么也没有了,刚才那几个冲我挥手示意叫我过去的一家人不见了。

  看到这般,我不由心里奇怪,心想这到底是我看花了眼,还是他们躲起来了啊?于是我叹了口气,只不过是几个凶魂而已,我还不信大白天的他们还能拿我怎么样。想到这,于是我便顺手从包袱里拿出了几道镇鬼的灵符捏在了手里,然后朝着眼前的破屋走了过去……

  前脚一进屋,气温骤降,阴气特别的浓重,打开天眼往四处一看,并没有发现刚才那几个凶魂的身影。我抬头往头顶上方看去,昨晚那几个吊在半空中的尸体依然还在。阴风一吹,吊在半空中的尸体一阵轻微晃荡,绕在屋梁上的麻绳发出一阵让人汗毛直栗的“吱吱”声……

  我对那几句尸体说:“死了这么多年了,还这样吊着,也太可怜了,我就帮忙将你们放下来吧!”

  正所谓死者为大,死后还一直保持着上吊的样子,不得安生,也是十分可怜的。别说他们死的蹊跷,就是正常死去的人,死后还被这样吊着,时间一长也会变成凶魂怨鬼不可。

  当下,我便顺着门梁爬上了屋梁,然后将这几具尸体都放了下来。

  虽然这些人死了有二十来年了,但是他们的尸体却并没有腐烂,反而因为吊在半空中,所以已经被风干了,成为了干尸。

  看着眼前的这一家子,我叹了口气,心里觉得他们很可怜,眼睛不由多打量了他们几眼。可是就是这么多看了几眼,却被我看出了问题,因为我发现他们的表情竟然也是咧嘴狞笑!

  虽然他们一家子的尸体已经风干成了干尸,皮肉早已干瘪皱巴巴的,但是注意去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他们两眼笑的眯了起来,嘴角轻轻咧起,死后还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怪笑!

  当下我就一惊,不由叫道:“纸醉金迷勾魂术!”

  是的,看见眼前这一家子人那狞笑的表情,我就想起了昨晚吊死在老槐树上的那五名刑警,因为他们死后的表情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马真人曾说过,这种死相是被人施用了纸醉金迷勾魂术害死的,这才会连死了还做出怪笑的表情。难道眼前这一家子也是被人用纸醉金迷勾魂术害死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震惊的心嘭嘭直跳。因为如果他们这一家子也是纸醉金迷勾魂术害死的话,那么岂不是说明二十多年前,这个村子里的村民都是被这种邪术害死的?而且当初害死这些人的那个邪师至今还在,因为昨晚他们又害死了五名刑警!

  想到这里,我不由倒吸了口凉气,而就在这时,突然背后一阵浓浓的阴气袭来,我顿时一惊,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不知何时,背后竟然站着四五个人,这四五个人很眼熟,不就是刚才站在门口对我招手叫我过来的那几个鬼魂么?

  我一见到他们,不由急忙退后了几步,然后瞟了一眼身后的那一家子尸体,这才发现,原来来的这几个凶魂竟然就是上吊死的这一家子。

  当下我就指决一打,几道灵符捏在手里作出要攻击的样子,喝问对方:“大胆妖孽,朗朗乾坤,青天大白之下,你们竟敢在本师面前现身,真不怕本师收了你们么!”

  我这么一喝问,对方显出了一丝惧意,不由退后了数步。不过他们并没有离去,而是就在在数步开外直勾勾地看着我,那感觉,直看得我头皮发麻。心里想着,这几个鬼魂是想干嘛啊?

  就这样,我与他们对视着。好一会儿后,他们其中一个妇人开口了,她看了一眼我手里捏着的符咒,眼中有丝惧意,她说:“大仙,救我,我们要报仇!”

  听到这话,我倒是心里松了口气,显然,对方并不是想要害我,而是有求于我。明白对方的意图后,于是我便说:“有何仇冤,快快道来,只要本师力所能及,定当为你们作主。”

  其实我这样说也是有目地的,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他们,因为害死他们的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害死昨晚那五名刑警的人。

  那女人说:“我们一家老小,乃至全村的人都是被一个扎纸匠害死的,我们死的冤啊,求大仙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呜……”

  说到这里,女人悲痛伤心了起来。

  果然是扎纸匠!看来马真人说的没错,只有扎纸匠才会施用纸醉金迷勾魂术。只不过听到对方说到扎纸匠,我就不由想到了我自己也是一个扎纸匠,心里有些难过的感觉。扎纸匠,扎纸匠,马真人好像认识这个扎纸匠,要不然他昨晚干嘛说是冤家路窄呢?

  我越加的对这个害人的扎纸匠好奇起来了,于是问女人:“你认识那个害你们的扎纸匠吗?他姓甚名谁,为何要害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