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章 回魂夜

第二章 回魂夜

  也许这会儿有人要问了,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不成?那些纸马纸人难道烧掉,鬼魂们真的能收到么?

  这个问题的确让中国人纠节了几千年,难道我会告诉你这世上真的有鬼么?难道我会告诉你阴间很凄凉,亡魂到了那边一无所有么?难道我会告诉你逝去的亲人如果心有牵挂,或过得凄惨就会常回家看你么?自从我接手了扎纸铺,遇到了一系列的鬼事,在这里我都将一一记录下来……

  我至今还依旧记得,在爷爷去逝后的那个把月,爷爷就常回店铺闹出动静。那时我刚高中毕业,爷爷的离去我非常伤感,一来是这个世上再无亲人了,二来是感觉对不起爷爷,因为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让我传承他的阴阳本事,而我却没能满足他的心愿。

  本打算将扎纸铺关了,外出打工的,反正刁然一身毫无牵挂,去哪儿都一样,可是就在我准备外出前的晚上,店铺就闹出了动静。

  就在当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爷爷。他在梦里问我是不是打算关了店铺去外面?

  我当时在梦里很清楚爷爷已经去世了,但我却没有多少害怕,只是点点头说是想出去外面走走。结果爷爷就说,店铺不能关,你得留在店里,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孤独的话,那么爷爷会常回来看你的。

  说完,爷爷就走了,接着梦就醒了。

  可是当我醒来后,却后怕了起来,因为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就好像爷爷真的有跟我交流过一般。

  可是这仅仅是个开始,接着我总反反复复的想着之前做的这个怪梦,越想就越觉得不可思议,越想心里越慌。如果梦是真的话,我还真怕爷爷他跑回来看我,虽然他是我爷爷,但那可是去世了的,想到死去的人要回来看自己,想想就后怕。

  睡是睡不着了,于是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是就在我想入非非之时,突然之间就听到大厅外的店门“吱呀”一声作响,好像是有人在店外边推门。

  这一下可把我吓惨了,心想难道真的是爷爷回来了?顿时浑身发毛……

  当时虽然已是深更半夜,但我却毫无困意,十分清醒,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刚才那声音绝对是推门的声音。

  我当下就屏住了呼吸,提心吊胆的细细竖耳听去,接着大厅外的门继续传来了“吱呀吱呀”的声响。这“吱呀吱呀”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大半夜却显得份外刺耳……

  这种“吱呀吱呀”的声音响了一会儿,接着突然我听到店门“彭”得一声打开了,我的心里猛的一惊,接着就听着“咚咚”的脚步声好像从店外走了进来。

  店铺前厅是放置各种纸扎之物的地方,而后厅则是放置一些棺材和平时做饭的地方,而后厅的隔壁就是我现在睡的房间。

  只听见那“咚咚”的脚步声从门外进来后,就直接穿过前厅往后厅走了过来。这更让我觉得来人就是爷爷了,因为如果是其它孤魂野鬼要纸扎之物的话,前厅就有,不会跑到后厅来的。

  此时我已经是浑身发毛,汗毛都全部竖栗起来了。而就在这时,后厅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洗碗声,还有把碗摞在一起的磕碰声。

  我心里不住的问自己是不是爷爷回来了啊?就在这个当口,我听到爷爷已经抱着碗打开了碗柜,把碗放了进去,又关好柜门。我紧张万分,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起床逃跑时,就听到脚步声已经朝我睡的屋走来了,紧接着后厅和我睡的屋连接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想到爷爷竟然进我房间,要来看我,我当时就吓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抱着被子“呀”的一声闭着眼睛就往外跑……

  爷爷生前就经常晚上洗碗,因为白天要扎纸人和做生意,每次我都比较早睡,在侧屋就常听到爷爷在后厅洗碗的声音,这声音和刚才听到的是一模一样,连动作顺序都一样。

  当晚,我是在村里的小学教室里呆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敢回店里。可是自从那晚开始,爷爷就经常回来店里洗碗,或是进入我的房间来看我,吓得我时常都不敢睡觉。

  如此被爷爷折腾了半个多月之后,一晚我再次梦到了爷爷。这次在梦里,我就生气了,问他为什么要回来吓我。

  哪成想爷爷却把我骂了一顿,说我太胆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满脸的失望。看到他失落的样子,我突然想到眼前的人是养育了自己十几二十年的亲人,虽然他已经去世了,但却依旧是我的亲人,亲人回来看我,我为何还要生气呢?

  不过,我也知道他为什么要回来闹动静,一来是想我,二来是心愿未了。所以我就问他,是不是想我留在店里继续将店开下去?

  爷爷听我这么问,生气的表情立即就变了,满脸的欣慰。然后叹气着说,不是爷爷非得逼你做这行,而是实在你八字太阴,注定了这辈子喜招阴邪之物。以前爷爷在,尚可保你万全,可是如今我与你阴阳相隔,如果你不好好学些本事,那你保不准不久就会下来陪我。

  听到这,我是又惊讶又感动。我只知道自己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出生的,并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招鬼魂。不过让我感动的是,爷爷之所以要我继承他的阴阳本事,原来是为了护我周全。想到这里,我很自责,自责自己竟然错怪了爷爷的一番苦心,更自责自己竟然连自己死去的爷爷都害怕。

  随后,爷爷告诉我,柜子底下有一本书,要我好好学,多行善积德,护自己周全。

  交代完这些,他便离开了,说是鬼差只给他这些时间留在阳世,如今时限到了,得回地府报到,以后想回也回不来了。

  梦醒之后,我慌忙打开柜子,果真从柜子下边找出了一本书。这是一本老旧的早已发黄的手工装订本,书的封皮上写着“阴阳秘法”四个字,看上去倒像极了啥武功秘笈似的。

  所谓“阴阳秘法”这本书,其实就是讲的一些识阴阳,断吉凶,驱灾免祸,救人度命等一类的奇门术法。初次翻看压根就啥也看不懂,如天书一般,甚至有些古字完全就不认识,不过静心一页页钻研下去,我却惊讶地发现,这本书中的知识真是包罗万象,且理论环环相扣,极为系统。

  接下来的日子,白天扎纸做生意,晚上我就抱着这本“阴阳秘法”着磨,慢慢地我倒是从中学到一些知识。

  不过爷爷倒是说的没错,我这个人的确容易招惹到阴邪等物,就在我接手扎纸铺后,鬼事就从没离开过我……

  说起扎纸铺,其实这行远不像大家想像中那般简单的,这个古老的行业,规矩禁讳很多,讲究更是多不胜数,可不是糊个纸来糊弄生人的那般表象。

  毕竟对于这行当来讲,所扎之物就是烧给死人用的,不能像平常生人所用之物那般随意。就拿扎纸人来讲,纸人无非就是童男童女,但是这童男童女的颜色却大有讲究,童男得用红色,童女得用绿色,这就是所谓的红男绿女。而且纸人扎好,是不能画眼睛的,因为画了眼睛,它便会活过来。

  也许有人会问了,纸人怎么可能会活过来呀,这也太鸡巴扯蛋了吧?其实我所说的活过来,并非指纸人本身会活,而是指会有孤魂野鬼趁虚而入,附入纸人身上,从而使纸人变活。而烧这类东西也是大有讲究,就拿纸马之类的来讲,男死烧马,女死烧牛,可并非所有人死了都是烧白马的,要不然死者是过不了鬼门关的。

  当然,这其中也有另一种说法。有的说男人死了是到别的地方上任去了,骑马去得快,也有的说此举是根据古时一传说而遗留下来的习俗,据说古时那人死时是骑着飞马飞上天的所以以后人们给死者烧纸马是希望能像古人那样骑马飞天。对于女人烧牛,说是女人在世洗衣做饭浪费很多水是罪过,烧个牛让牛到那边帮着喝水,以减轻女人的罪过。

  不管你信不信,总之这些规矩是老一辈定下来的,延用上千年,有些规矩是不能轻易乱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