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章 白纸人

第三章 白纸人

  当然,现如今很多扎纸店都不懂这些规矩了。纸人都会画眼睛,必竟现在的人知道规矩的不多,只不过把扎纸当成一种赚钱养家的工具,所扎之物就是卖给生人祭拜所用。而真正内行的扎纸匠则不同,所扎之物大有名堂,纸桥可引魂过关,躲阴差拘魂,纸马与童男童女可阴间引路,防那孤魂野鬼侵扰。总之,有真本事的扎纸匠,绝非只是扎些纸糊玩意那么简单!

  在爷爷离世后的三四年里,我便拿着爷爷留下来的“阴阳秘术”钻研了起来,靠着扎纸术与爷爷书中学来的阴阳之术,为鬼扎纸造桥,引魂、渡鬼,也为生人断阴阳、驱邪治病,没少积阴德。而也正因如此,我也积累了不少经验,见闻多了,本事及名声自然也慢慢大了一些。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坐在店中,忙碌着手里一个快要完成的纸人。这时,一个男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拉着我就往店外扯,因为喘得太厉害的原因,急得话也说不清楚。

  这个人我认识,就是村里的王麻子。见他这火急火燎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一定是出了啥事情了。于是就叫他先别急,出啥事了慢慢说。

  王麻子喘息了几下,这下说出话来,不过他声音却急得已经带着哭音了,他告诉我,他爹快不行了,所以想求我去他家救救他爹。

  一听王麻子他爹快不行了,当下我也知道时间紧迫,不敢多有耽搁,从店里抱起一个纸人与纸桥就跟着王麻子往他家里赶了过去。

  当然,如果你认为我将纸人与纸桥拿到王麻子家去,是为了等王麻子他爹死了烧给他用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它们可是我用来救人的……

  王麻子家离我店铺并不算太远,连跑带喘的来到他家里,远远的还没进门,就进到王婶站在门口急得泪如雨下。一见到我来了,急忙迎上来,当下就要下跪求我帮忙。

  这都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村里人,我哪能要他们跪呀,当下急忙托住她,叫她犯不着这样,还是快些带我进屋去看看王叔吧。

  进了屋,只见王叔此时正躺在一张老绣花床上,两眼紧闭,脸色苍白,此时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一旁的王婶带着哭音诉说道,你王叔今天早上还好好的,可是就在吃完午饭时,突然就栽到地上去了,等我们扶起他来时,他连走都不会走了。叫李郎中来看了,也熬了药,打了针,可是这情况却越来越遭,这可咋办呀?小潘子,你可得救救你王叔啊!

  话说在当时,农村只有小药店的郎中,虽然也懂一些西医,但医疗条件极为有限。而且山里隔着层层大山,上县城医院得先将病人驼到镇里去,那里才通车。所以像这种突发情况,大多数人都会急得乱了分寸。

  我急忙要王婶啥也先别说了,快把王叔生辰给我算一下。我根据爷爷留下来的那本“阴阳秘法”书中卜算中的方法,拿着生辰一算,结果算出来的结果却并非是生病,因为命中疾病宫并没有显示什么。所以,这是命中注定今日有这么一劫,过去了则过,没过去就得寿终。

  明白这点后,我就告诉王婶,先别着急,只要王叔造化好,今日还是有可能躲过这一劫的。

  接着,我叫王婶去寻些面粉来,把面粉撒在大门口。王婶听完我的吩咐,立即就去照办了,而我则拿起刚才带来的纸人,又吩咐王麻子去将家里的笔墨给找来,时间紧急,我必须得赶在黑白无常来拘魂之前把王叔给救回来。

  话说,之所以要王婶在门前撒上面粉,这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撒上面粉后,如果黑白无常来了,就能看到面粉上会显示出脚印。

  很快,王麻子就将笔墨给找来了。于是我用针在王叔的手指上扎了一下,指出几滴血滴入黑墨中,然后毛笔沾上滴有王叔血的黑墨,把刚才那纸人的眼睛给画上了。之前有说过,我店里的纸人不到用时,是不会给开眼睛的,因为这本为死物,用笔墨给画上眼睛就会具有灵气,这也就是民间常言的画龙点睛了。

  纸人眼睛一画好,接着吩咐王麻子把他爹的衣服、鞋子脱下来穿到纸人身上,而我则将纸桥往他家的门槛儿里面一放,然后把纸人立于将死之人的床榻前,接着就等念咒使纸人过桥了。

  这行当里有个说法,扎纸匠扎的纸桥就是那阴司路上的奈何桥,纸人就是人的替身,或者说是替死鬼,只要纸人能顺利过了桥,出了家的门槛儿,这快断气的人就能活过来,躲过黑白无常或是牛头马面等鬼差的拘拿。

  就在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的时候,突然客厅里的王婶吓得大声惊叫,好似发生了啥恐怖的事似的。听到她的叫声,我和王麻子都心里一惊,急忙跑了出去。见王婶惊恐万状,指着门口说,你们看,怎么面粉上出现这么多脚印了呀?

  我们一看,果不其然,只见门口王婶刚不久撒上的面粉地上,布满了一个个的大脚印。

  王麻子当下就急着问他娘,刚才难道有人来了?

  王婶使劲的摇头说,没人来呀,我一直在客厅,这才一转身的功夫,就多出了这么多脚印,莫不是真有人要来抓他爹下去了吧?

  也不知是吓得还是伤心,说到最后王婶竟然眼泪都出来了。

  我也知道这不对劲,明白这一定是有什么上门来了,当下我就急忙念咒语,给自己开了天眼,便往门口看去。接着,我便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门口此时来了三四个人,穿着长长的黑色长袍,这种衣服我认识,这不就是人死之后穿上去的寿衣么?

  这几年我见鬼也见了不少,所以害怕倒不怎么怕了,只是让我着急的是,这鬼都上门邀请伴来了,王叔这回还真的麻烦了。不过这也还没到让我绝望的地步,必竟牛头马面还没来呢。

  话说人将要断气之时,是会有鬼魂上门邀伴的。或是将死之人已去逝的亲人,前来接他们下去;或是周围一些刚死不久的鬼魂,前来找他作伴;又或者是那些凶死横死的孤魂野鬼,前来找拉人作伴。总之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或者孤魂野鬼,总之他们都是极为孤单的,人之将死,他们会最先上门。

  只见来人我都认识,在我小的时候见过,他们不就是王麻子早已过世多年的爷爷奶奶等亲人吗?

  这些人虽说早已过世多年,但是样子却跟生前没什么变化,还是我小时候印象中的相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他们穿着寿衣,一个个看上去很渗人。

  我知道他们这是知道王叔要死了,所以特意上来接人的。见他们想进屋,我便冲着他们大喝道,你们跑回来干嘛,快点离开,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哪里会让他们进屋呀,这些人虽然是王叔的至亲,但是他们可是来接人下去的。只要他们进了屋,就算王叔本来能没事,他们也会把王叔给带走。

  这也是为什么时常有将死之人,临死时会说某个已过世的亲人来叫他了,或者叫他去之类的话。总之,不管你信不信,阴阳两隔,人鬼殊途,生人能见到鬼魂,总归是不吉利的,特别是已过世的亲人。

  门外的那几个王叔的亲戚听到我这么说,都停了下来,虽然经我这么一嗓子喝斥,他们都停止了前行,但他们一个个站在门外却也还是不肯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