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章 纸桥渡命

第四章 纸桥渡命

  其中王麻子的爷爷就开口了,我儿就要下去了,我担心儿迷路害怕,所以我要等儿,带儿走。

  我说,你儿子还好着呢,还没到时候,你们快走吧!

  这时王麻子的奶奶突然哭泣了起来,我想儿了,我不走。一边哭,还冲屋里大声喊着王叔的名字,儿呀儿呀,娘想你啊,快出来见见娘,带你脱离在这儿受苦之类的话。

  一听这话,当下就吓得我不轻,因为太多这种阳寿没到时候,鬼差还没来拘魂,倒被亲人给带走的事情了。

  如果来者是孤魂野鬼,我肯定就会不客气了,可是来的是他王家的人,喊魂也只是想念儿子,所以我也不好用强。

  话说我刚才那么一嗓子,没把鬼魂吓跑,倒把身边的王麻子母子二人吓坏了。见我对着门口的空气说话,他们再傻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此时此刻,我也不敢耽搁,急忙跟王婶说,你家公公婆婆回来了,要把王叔接走,你啥也别管,尽管用脏话给我狠狠骂过去,他们就在门口站着呢!

  我这也是没办法了,王叔他娘一直在喊王叔,只有让他家人把他们给骂跑才行。

  听我这么一说,王婶母子二人虽然吓个半死,但却依旧还是急忙按照我的吩咐照办了。

  王婶扯开嗓门就大声骂了起来,那气势不知道是他家公公婆婆生前对她不好,还是她真的太担心王叔了,怎之骂的气势汹汹。

  有见过媳妇跟公婆吵架的吗?有见过泼妇骂街的吗?现在在的王婶就是这个样子!

  话说被王婶那么凶悍的一顿臭骂,他家来接人的亲戚还真被她给骂跑了。

  王婶这边站在大门口大骂,而我这边也没闲着,急忙回到王叔床前,对着穿上了王叔衣裳的纸人便念起了咒语……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折个小鬼代替生死,今王**替身过关,小鬼引魂,魂去阴府,灵生大王,西母大王,把关鬼将大王……”咒语一念完,我打出指诀在纸人的额头上一点,大喝一声“敕”,接着纸人就如鬼魂附体了别无二样,突然就眨起了眼,动了起来……

  纸人虽然整个活了过来,但是活动起来却不像活人那般自如。有看过电视里那些民间牛人做出来的机器人走路么?

  眼前的这个纸人就是这样走路的,一步一颤,极为生硬,两只眼睛眨来眨去,本就图抹了红水彩的脸蛋上还带着阴阴的冷笑。若是不明就理的外人突然看到这一幕,一准吓个半死。

  纸人除了给人一种渗人的感觉外,倒并无其它让人害怕之处,它就这样提着生硬的步子从王叔床踏前走出了房间,然后径直往门槛前的纸桥走去……

  我心里明白,王叔这次能不能活命,就看纸人能不能安全的走过纸桥了。

  话说当纸人刚一踏上纸桥,突然就莫明其妙的刮起了大风,飞沙走石,把纸人吹得左摇右晃,看那样子就好似纸人与纸桥都快被风刮走一般。

  一看这架势,我心头一紧,明白这是有东西在作怪了。我往外一看,谁说不是呢,只见刚被王婶骂走的那几个王家亲戚又回来了。

  不仅如此,在王家亲戚的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个人。那两个人身材魁梧,足有七尺多高,一个人的脑袋长得像个牛头,另外一个的脑袋长得像个马头,手里分别提着铁链与枷锁。

  当下我就一惊,卧槽,这不正是牛头马面么?

  我吓得不轻,王家的那些亲戚我还能骂走,再不走还可以动强,可是这牛头马面谁敢骂他或是打他啊,除非找死嘛!

  眼前的纸人因为突起的大风吹的自身难保,就别提过桥了。而且随着牛头马面的到来,阴风刮的更加厉害了,我还真是担心纸人会别刮走。

  当下我哪敢耽搁,若是牛头马面来到跟前,王叔就死定了。于是我举起手指就放嘴里一咬,用自身的血在纸人背上画了一道符,催动咒语,纸人终于稳住了身形,踏步过桥……

  万幸的是,当牛头马面来到门口时,纸人刚好走过了桥,跨过了王家大门的门槛儿。

  这时,牛头马面也没多怀疑,铁链往纸人脖子上一套,就把它给锁了。

  就在他们要离开时,只见那马面突然调转头来,顶着一张马嘴开口对我说,生死薄上生死定,你这小子少在这做手脚,还是赶紧回去看紧店铺吧,迟了可就得出大事喽!

  说完此话,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转身拉着纸人就走了……

  他们虽然走了,可是我却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那个马面怎么知道我是开店铺的呀?卧槽,难道他认识我?

  而且还叫我要快点回去看紧店铺,否则会出大事。大事?我家店铺能出啥大事?

  此时,我已是一头雾水了……

  听完马面那莫明其妙的话,心里虽然很疑惑,但是我也没多想,心想他可能是说我不好好看店,跑来多管闲事儿。

  话说纸人被牛头马面抓走了,肉眼中的纸人其实还尚在,只不过此时的纸人不会在动了,呆呆的立在门槛外,被风儿一吹,纸人儿就东倒西歪的立不稳栽倒在地……

  不过此已无所谓了,我吩咐王麻子把纸人纸桥拿出去烧了。

  就在这会儿,里屋的王婶就冲我们喊着,小潘,醒了醒了,你叔他醒了!

  听到这话,我和王麻子都很兴奋,跑回了屋内,果然此时的王叔已经醒了,嘴里喊着要水喝。

  王婶已是喜极而泣,慌忙去给王叔倒水。这头王叔就对王麻子说,刚才我梦见你爷爷奶奶他们了,说是要带我走,我也想跟他们去得了,可是这心里头放不下你们呐……

  王叔说到这,是哀声叹气,满脸的不舍。有对父母的不舍,有对妻儿的不舍。

  人,也许都是这样,为人父母,有哪个父母会舍得抛下子女的呢?不管是在世的人,还是去世的鬼……

  见王叔已经没有大碍了,于是我也就辞行回店铺了。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头救了王叔,那头我自己却出大事了,我家店铺着火了!

  刚离开王麻子家,就迎头撞见了村里的李幺儿,风风火火的找到我,说你怎么还在这儿闲逛啊,你家店铺都着火了!

  这话可把我吓了一跳,慌乱就往店里跑。

  我店铺是在村子的村口,那儿接连有三栋房子,我的店铺在中间,两旁的那两栋是别人家的仓库。

  人还没到村口,就看到村口方向火光冲天,显然那火烧得很大。

  到了近前,这才发现或是从我旁边那家烧过来的,那家此时已经是被火烧得啥都不剩了,而我的店铺也烧了起来。

  此时村里来了很多人在救火,我一边救火,一边问身旁的李幺儿,这火是怎么起的啊?

  李幺儿说,我也不是太明白,听刘大爷说,刚才看见村子西头突然就窜出一条长长的火苗,直接就窜到了村口这儿,接着这儿就着了起来。

  这事被李幺儿说的实在太玄了,说得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当天黑时将火终于扑灭时,我的店铺已经被烧的七七八八了……

  望着被大火烧的一团糟的店铺,我是痛心的欲哭无泪。傻傻的呆坐在黑乎乎的店铺里,我突然想起了在王麻子家,那马面对我说的那些莫明其妙的话。

  当初听着是莫明其妙,可是现在想想,却让我心惊肉跳。马面说要我看好店铺,要不然会出大事,现在看来还真是出大事了。

  只不过,现在在想想,当时我以为马面所说的大事就是火灾,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说的大事根本就不是指这件事,因为这次失火只是个开始……

  店铺失火之后至于发生了什么大事,这已经是后话了,容我后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