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章 招魂树(1)

第五章 招魂树(1)

  店铺被烧,伤心也没,当晚我收拾了一下店铺,把还没烧坏的物件都清理了出来。

  清理时,在一个木盒子里我翻出了一块玉佩。这块玉佩我认识,小时候见过,爷爷说那是块死玉,能锁阴魂,小时候我也没有信爷爷的话,只知道当时爷爷说,这只是半块玉佩,还有另半块在他师弟手里,无论发生什么事儿,只要拿着这半块玉佩去找他师弟,他师弟就会帮忙。

  玉佩其实本身是块白玉的料子,但是因为此玉据说与尸体在地下埋藏了数百年,经过尸血与尸水的沏入,所以看上去整块玉成了犯着红黄之色。

  玉佩的一面雕刻着“鬼印”二字,也不知道这两个字是指什么,而且爷爷的师弟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我通通都不知晓。

  不过爷爷生前有说过这块玉佩很重要,所以我便把玉佩给收了起来,放进了怀里。现在也就只有它,能当成是对爷爷的念想了!

  次日开始修补房子,而我心里也一直闹不明白,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如果真如刘太爷所言那样,火是从村子西边窜出来的,那这火也来的太古怪了吧?

  几天后,房子重新修补的差不多了,奈不住心中的好奇,我就顺着刘太爷所指的西边寻了过去,结果让我发现,西边的一个村子出大事了!

  我们村的西边是一个叫郭村的村子,村子的名字的由来主要是因为那里郭姓为多,所以叫作郭村。初到村头,我便感觉到这个村子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因为村头有一座土坡,在那土坡上立满了大大小小的坟头。

  要说坟头其实并不稀奇,必竟人有生老病死,有生就有死,而且一般农村死了人多是埋于一个地方。只不过这个村子那土坡上的坟头之所以让我感到好奇,是因为那大大小小的坟头多是新坟,也就是刚立不久的坟。

  要知道农村的村子本来就不大,村民也并不太多,一年死几个人正常,但是打眼望去,那土坡上的新坟起码有十几座,而且还都是刚立不久,因为很多坟头上的花圈都还是新的,这就让我好奇不已了,心想难道这个村子发生了啥大意外或得啥感染病了不成?

  带着心中的疑惑,我一头就往村子里走了进去……

  刚一进村,便只见前方几十米开外的一棵歪脖子树下,正聚着不少村民,乱哄哄的样子,一看这情形我很是好奇,于是就快步上前凑了近去。

  站在人群的外围,根本看不见里头到底出了啥事,不过却从村民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听出了些许眉目。只见其中一个妇人说:“张姐平时一直都是笑呵呵的人,咋说上吊就上吊了呢?”

  而另一妇人则回道:“谁说不是呢,我老早就觉得咱这村子有问题,兴许冲撞到什么凶神恶煞了,要不然咱们村里咋这么多女人好端端的寻死呀!”

  “刘婶,您就甭乱说了,上回郭老太爷不是去问过大仙吗,人家大仙都说没问题。”

  “不是冲撞了凶神恶煞的问题,那你说是啥原因撒?”

  “我看可能是张姐她娘来找她来了,难道你们忘了张姐她娘也是上吊死的吗?”

  农村自古就有这样一种说法,那就是说亲人如果是自杀死的,比如喝药或上吊,那么这种人是无法转世投胎的,从而成为孤魂野鬼甚是孤独,所以这种人时常会来找自己的亲人作伴。

  当然,农村少不了这些七嘴八舌,疑神疑鬼的妇人。不过从她们嘴中我倒是听出了个大概,加上眼前这棵歪脖子树杈上带绕着一条麻绳,我想这一定是有人上吊自杀了。

  其实有人想不开,上吊自杀这并不奇怪,但是听这些妇人说村里有很多女人自杀,这倒让我很惊讶。不仅如此,当来到这棵歪脖子树下时,发现绕有麻绳的树杈只有一人高时,我心中便隐隐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你能想到一个人站在地面上,双脚不离地就能上吊的么?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惊呼了起来,听上去好像是上吊的那人救醒过来了。接着,人群纷纷退了开来,而我也看到了人群里头的情况。

  只见一中年男子正扶着一个躺坐在地上的女人,那女人大约三十来岁,此时虽然转醒了,但是脸色依旧煞白,脖子上一条发紫的绳印甚是显眼。

  男子见女人醒了,是泣不成声,催问女人为何这样傻,有什么事想不开的非得寻死。而那女人好似根本听不见男人说的话,神情木纳,两只呆滞的眼睛如同死鱼一般。

  这时,有村民叫男子先别问这些了,还是赶紧将媳妇背回家去吧!

  男子点点头,将神情呆滞的女人背了起来,就准备要往家里赶。看到这,于是我急忙走上前,一把拉住男子的手臂,对他喊道:“小哥等等……”

  男子见我突然将他拉住了,满是好奇的打量了我一眼,接着好像认得我,所以他倒没什么反感,抹了一把泪,问道:“你……你是潘老头的孙子吧,有什么事么?”

  我点点头说,都是周边村子的人,既然你认识我,想必也知道我是做啥职业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就这样把人背回去,恐怕还得出事儿。

  我没有吓他,看这情形,八成是被什么脏东西给惦记上了。这次虽然被人发现的及时,把人给救了下来,但是难保下次还会如此幸运。特别是这种站着上吊,脚不离地都能吊死的情况,更是撞上了啥邪门的东西了,否则就算是再想不开,也不会傻到这样上吊的。

  话说有的人或是被凶神找上了,或是被上吊鬼找上了,他们上吊就不需要双脚离地都能吊死,有的甚至拿根绳子往脖子上一比划,都能断气儿。

  也许有人不信,但是我这说的可都是真事儿,我还记得有一个小孩,拿了一根麻绳儿,对人开玩笑说,你看我上吊,然后就将手里的麻绳往自个儿脖子上一缠,结果没几下就被自己给弄断气了。像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有人说提上吊不吉利,会召来上吊的凶魂厉鬼,所以,没事儿千万别开口闭口提上吊,更别拿绳子乱比划。

  言归正转,对方一听我这么说,当下吓得不轻,加上旁边的村民也都认识我爷爷,所以知道我不是开玩笑,你一言我一语的,男子就急哭了,问我是否看出什么来了?

  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反问他们,你老婆是不是双脚站在地上,就这样上吊了?

  男子点点头,接着他自己也奇怪了起来,说被你这么一说,我倒真觉得邪门了,她站在地上怎么可以上吊呀?

  我说,所以嘛,这事儿可不简单。接着我又问,你们这村子是否近期老死人?

  问这个,主要是因为我刚才听到那几个围观的妇人在议论这事儿,说村里老有人寻短见。

  这时不止那男子回答了,所有村民都点头称是,而且都是女人,都是自杀。或是上吊,或是跳井,或是喝药。说到最后,大家都议论纷纷了起来,认为村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邪门,于是纷纷开口请我查看出个原因来。

  当下我也更加确定了村里犯上凶事了,只是一时也不可能立即看出问题究竟在何处,所以我对大家说,村里的事情我会尽力去查出原因来的,不过现在我得先帮这位大哥,因为若是我猜测不出错的话,今晚还得出事。

  当下,我就叫大家近期多注意一下,尽量别再发生类似事情了。吩咐完这些,接着我就与那男子回了他家。

  男子叫郭二蛋,女的叫翠花,家里已无老人,下有两个五六岁的子女,日子虽说过得清贫一些,但是夫妻二人却十分相爱,男人勤快,女人也勤俭持家,加上有两个小孩,按理来说这么幸福的一家四口,翠花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舍得抛夫弃子,而去寻死的。

  到了家,翠花也好转了过来。脸色没有了之前的苍白无色,也能走路了,于是二蛋就问她了,你为啥事想不开,要去寻短见呀,你这样一走的话,那我和小孩咋办呐?

  哪知翠花却摸着脑袋,说我也不知道呀,就是突然觉得这日子过着苦,于是就想着不如死了算了,后面的事我自个儿都不知道了。说着说着,然后就哭了起来,说好害怕。

  我拍了拍二蛋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再问了,因为我能确定,这就是撞邪了。被什么东西给找上了,所以这才会鬼使神差的为一点点心里的不快,而去上吊寻短见。其实这种例子有很多,在此就不举例了。

  二蛋也明白自己老婆的情况很反常,于是担心的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万一再发生这事该如何是好?

  我想了想,于是要了翠花的生辰掐算了一卦,发现今晚还会有一跳(灾劫),不用想我也知道八成又是要催她上吊了。于是我便对二蛋说,你若想不出事儿,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今天晚上,寻一剪刀放于她的枕下,你再一晚守在她的床前,一刻也不可离开。只要鸡鸣一过,应当就会没啥事情了。

  二蛋连连点头,说一定照办,不过他想了想,接着苦着脸说自己还是担心,所以求我能留下来。

  见二蛋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想想我也就留了下来,一来给二蛋作伴壮胆,二来也想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