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章 招魂树(2)

第六章 招魂树(2)

  本来我想叫二蛋多叫几个村民一起来守夜,必竟人多阳气足,总是会更好些的。可是二蛋将我说的话告诉给了村民,但是村民们哪里会愿意呀?要知道那可不是一般的守夜呀,届时可是会有鬼魂前来找翠花的,到时别说拦着鬼魂不要带她走了,就是自个儿都很有可能会被鬼给活活吓死哩,所以每个村民都摇头不敢相助。

  当然,这也不能怪村民们害怕。因为当时的农村还很是迷信,每个人都是深信世上是有鬼神之物的,而且农村又有着一种传闻,就是见鬼的人会很倒霉,所以他们才不敢轻易答应二蛋的请求。

  虽说没能请到村民帮忙,但是经这么一闹,却把村民们给闹得疑神疑鬼起来了,家家户户都早早的造饭,天一黑便将大门紧闭躲进了被窝里头,因为他们知道,今晚将会有脏东西进村里找翠花索命。

  顿时,整个村子便被凶魂厉鬼的阴影所笼罩,个个惊魂未定。

  当天,太阳还未落山,二蛋家也早早的做好了晚饭,用过晚饭之后,天也近黑了,二蛋也早早的将大门关的死死的。

  话说翠花自己也十分害怕,就连做饭都是拉着二蛋陪着做的。可是就在用过晚饭后不久,翠花突然就起身将大门给打了开来,然后就径直往屋外走了出去。

  当时我也没太在意,以为翠花这是去上厕所,但是因为现如今天黑了,心里有些但心她一人出去会出意外,于是就对在一旁洗碗的二蛋说,二蛋,你媳妇这是出门去干啥呀,要不你陪她一块儿去吧?

  二蛋很疑惑,反问我:“翠花出去了?”

  我点点头,指着已经被翠花找开了的大门说,是啊,刚出去,看样子好像是去上厕所吧。

  因为农村的土坯房一般是没有厕所的,厕所一般都在屋外设有茅房。

  二蛋看了看敞开着的大门,摸了摸脑袋说,不会吧,我家厕所在屋外的厨房后头呀,上厕所不用走前门的。她刚才还害怕的紧,咋会一个人出门呢?

  一听这话,我和二蛋都几乎异口同声的叫出了声,出大事了,翠花一定现在就被鬼迷住了!

  当下我和二蛋就追了出去,不过还好,因为发现的及时,翠花并未走多远,出门拐个弯我们就把翠花给拉住了。不过此时的翠花已经是精神恍惚,问她什么都不回话,两眼呆愣,像极了失了魂的患者。

  没有办法,于是我们将翠花拉回了家,扶上床。然后我便将早已准备好了的一把大剪刀,放在了她的床头。而二蛋则搬了一把椅子,往她床前一坐,开始守起了夜。

  这个夜,注定了不太平……

  夜色深沉的很快,凄黑死静的夜晚,笼罩住了这个大山之中的村子。

  之前有讲过,这种大山中的村子晚上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特别是今晚,每家每户房门紧闭,早早上床睡觉。就算有几户屋内亮着灯,但是从窗外透出来的这点光亮对于这深重的黑暗来说,根本起不到作用,若是离得远,那一盏盏的小灯看上去倒更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点点鬼火,更加增重了山村夜色的恐惧感。

  夜深人静,这话用到当时的村子里一点也没错。屋里屋外都是一片死静,我和二蛋就这样一人个守在翠花的床前,等待着这漫漫长夜的过去……

  这个夜晚尽管对我们来说十分的紧张,或者说十分的害怕,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诡异的气氛。但是我们必竟是上人,在一个一个的小时的等待中,我们的精神头也越来越差,到得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打起了瞌睡。

  忽然,一阵狗叫声将我们惊醒了过来。那狗叫声刚开始还只是从村头传来,但是很快,狗叫声就连成了一片,就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快速的从村头往村内跑来似的。

  二蛋立马紧张了起来,一时之间坐立不安,最后就连汗都急出来了,因为我们都知道,这狗可不会随随便便乱叫的。

  虽说平日的夜晚,村里的狗也有时会叫,比如有野猪野兔啥的出现。但是那也只是叫一会儿呀,因为每当狗叫时,那些野物便会害怕的跑远。而这次明显不同以往,这次的狗是从村头一直叫到村里,连成了一片,很显然是有什么人进村了。而且这人还不是村里人,因为狗是不会对熟人乱叫的。

  想着这些,我们越加的不安了起来,开始隐隐的明白这一定是鬼魂找来了。而且老人们都知道,狗很有灵性,是可以看见鬼魂这类脏东西的。在农村,村里每当死人时,在前一两个晚上,村里的狗都会陌名其妙的乱叫,至于狗是见到了什么,这事用科学是解释不清楚的。

  狗声很快就延伸到二蛋家外了,在狗叫的间断中,我细细听去,竟然听到屋外响起了“啪啪啪”的脚步声!

  那种脚步声并不是听得很清楚,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这就是脚步声。

  那啪啪的脚步声来到二蛋屋外后便停了下来,接着大门就传来了吱呀吱呀的响声,那响动一听,就知道是开门的声音……

  这下二蛋受不了了,急忙问我是不是鬼来了?

  不用二蛋提醒我也知道,这一定是鬼怪上门了。于是我鼓起勇气,急忙跑到了大门门后边,冲着大门外就大骂道:“哪里来的牛鬼蛇神在门外捣蛋呀,你要是再来推一下门,老子就用尿泼死你个小鬼去!”

  你还别说,被我这么一吼叫,门外的东西果然停了下来。不过那东西并没有离开,而是不断的在屋外徘徊。如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当时听到的那种脚步声,都还直让我浑身发毛!

  当时我轻手轻脚的走到窗口,然后顺着窗户的口子往屋外看去,接着只见屋外有一个高高大大,黑乎乎的东西,手里拖着一条同样黑乎乎粗大的麻绳,长长的绳子另一端就这样拖在地上,在屋前不断的来回走动……

  为什么说是东西而不是人呢?那是因为那东西外形虽然一看像是人,但是却看不清楚它的身体,更看不清长相,只能看见一个黑突突比常人高大几许的黑影。

  看着眼前的那样一幕,我着实吓得不轻,全身的汗毛都乍立了起来,后背一下全部湿透了。因为眼前这东西可不是鬼魂,因为普通的鬼魂是不可能长这样的,更不会长这么高。很有可能,这是个什么精怪。

  就在我看着偷偷看着窗外的黑影时,身后的二蛋突然叫了起来……

  我心里一惊,回身一看,心顿时都颤了一下。只见翠花床头竟然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长长的麻绳,而翠花此时却将绳子的另一端缠在自己的脖子上,双手使劲的将麻绳往死里拉。床前的二蛋则用拼命的在拉开翠花的双手,可是饶是二蛋这样一个常年干重活的大男人,却好似根本就拉不开翠开的手,好似此时的翠花力大无穷!

  再看那翠花,此时已是缺氧脸色整个发紫,两个眼珠子往外爆瞪着,甚是吓人。可是更让人发毛的是,虽然她用绳子把自己缠得逼得脸色发紫,但是嘴角却反而往上弯起,诡异阴森的冷冷笑着。

  看到别说二蛋了,就连通我都吓坏了,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急忙扑到床前,从床头摸起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大剪刀,对着麻绳就“咔嚓”一声,一剪刀下去。

  绳子虽然一下被我剪断了,但是翠花却突然像疯了似的,一下从床上坐立了起来,一把将我和二蛋推倒在地,力大无比,那力气完全就不是一个普通妇女该有的力气。

  将我们大力的推倒在地,接着翠花就直接往早已被门外那东西打开的大门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