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八章 窑火烧断子孙根

第八章 窑火烧断子孙根

  当下,为了查出村中是否还有别的东西作怪,我要老族长给我寻来一罗盘,带着我到村子四周转一转,可就是这样一转,便被我发现了村子的不妥之处!

  就在我们转到村子周边时,手中的罗盘指针突然晃动了起来,我顺着指针往前一看,眼前出现了一个好大的砖窑厂,窑口正对着村子,高高的烟囱正往外冒着滚滚浓烟。

  看到这,我心里便预感不好,然后急忙看看罗盘,窑厂的方位正好是在村子的东北位上。当下我心里就一惊,惊呼道,这他娘的是真火烧断子孙根啊,村子不出事才怪哩!

  族长听我这么说,自然也明白我说的就是眼前那个窑厂了,又惊又恐的问我,先生的意思是说这个窑厂在作怪?

  我点头说,是的,这个窑厂正好落在你们村子的东北位上,这叫作真火烧断子孙根,实乃大凶之兆啊,村中的年轻人都恐有祸。

  族长及村民吓得不轻,特别是那些年轻的村民,听说自己都会有祸事,个个都吓得脸色青白,惊慌失措。

  我没有吓他们,世间有三道真火是最凶残致极的,而这三道真火在风水上分别叫,窑火,香火,煅火。所谓窑火,就是指这类烧窑的窑火,而香火,就是寺庙里烧的火,煅火,就是打铁铺里的那团煅打炼铁之火,这三把火可是世间最凶的火。

  也许有人会说,这三把火很平常呀,哪个地方都有,很常见,试问哪个地方会没有寺庙、窑厂、打铁铺呀?是的,是很平常,但是它们却是代表着大凶,若不注意,便会惹来凶祸。

  太上真人三股火,说的就是这三股火,也叫三昧火。这三股火据说就是孙悟空大闹天空时,打翻八卦炉时把八卦炉中的火从天界推下到凡间的火,寺庙、窑厂、打铁铺,这三家各得一道。

  据说,太上老君一看这三道火入了凡间是收不回来了,于是就把三股力量给了这三家。

  当然,你也许会不信,但是你们都可以去问一问,每年这三家也都会上供,不然香火不旺,烧砖不成,或打铁不锋。道家弟子四海去游路上渴了饿了没地方住了,只要进这三家管吃管住,因为都是供奉的一个祖师爷。(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

  言归正转,眼前这个砖窑厂,就是太上老君八卦炉中落入凡间的真火,凡是出砖的窑口要是对着哪个村庄,这个村子就会出灾难不断或死人。不仅如此,只要被这三股火占过的地方基本上气脉都会被烧坏,属于死气之地,不可安置阳宅或阴宅了。

  而眼前这个窑厂更是大凶,因为窑厂正好座落在村子的东北位上,这在风水中正好合了一句老话,叫作真火烧断子孙根。何谓烧断子孙根?那就是死绝的意思,死到一个不剩,先从年轻男子开始!

  说到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关于“煅火”的凶事。话说以前有些打铁匠都是会跑江湖的,用马驼着风箱铁锤等吃饭家伙四处跑,每到一个村便停下来,寻户人家短暂停留数日,为村子的村民打造农具刀斧等物。

  或说常年跑江湖的老铁匠师傅都是懂规矩的,一般停留在别人家里打制铁具都不会超过七七四十九日。

  而有一次,有个年轻的铁匠经过一个村子时,暂住在一户人家家里,话说那户人家有二子一女,二子都二十来岁,女儿十八,长得极为漂亮。那铁匠暂住在这户人家家里为村民打铁,经过半月的相处,这位铁匠与这户人家的女人相爱上了。

  很快,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间到了,铁匠按规矩得离开这户人家,继续上路跑江湖。可是奈何他与这户人家的女儿爱得深切,女的不肯男的离去,而男的也不舍离开女子,于是乎,这位铁匠把师父以前说过的规矩给抛在了脑后,留了下来,准备过些日子再开口向女子的父母提婚。

  话说农村一般一年最多会有一次铁匠经过,偏辟的村子甚至要等两三年才会有铁匠经过,而村民们每年却需要铁具来干农活,所以当这个年轻的铁匠留在女子家里时,活却一直没停,本村的活做完了,邻村的人也送来了旧的铁具,请他翻新。

  如此,一干就是大半年,炉火就一直没有停歇过。终于,半年后的一日,年轻的铁匠向女子的父母提出了要娶女子,女子的父母也觉得这个铁匠不错,于是就应许了他们这对年轻人。

  很快,年轻的铁匠将女子带着一块离开了村子,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组成了新的小家。

  这边虽然二人有了自己的幸福,可是他们这边刚离开不久,女子的父母那头就接连出事了。先是二个儿子上山砍树时,被自己砍倒的大树给压死了,接着是二老突生暴病而亡,一个好好的家庭最后几乎死绝了,只留下了刚嫁出去不久的一个女儿。

  整个村子的人们都说这家死的凄惨,死的奇怪,说什么样的都有,一时村里人们忧心忡忡。当时正好有个风水先生路过,听闻此事就道出了原委,说那户人家不是被鬼索了命,只是被真火给烧死的。

  前面也说过,香火、窑火、煅火,只要被这三股火占过的地方时间一长,基本上气脉都会被烧坏,属于死气之地,不可安置阳宅或阴宅,而这时限就是七七四十九天。

  那个铁匠将师傅定下的规矩抛之脑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还在此处煅炼铁具,怎么能不出祸事呢?气脉烧坏,成了死气之地,住在此处的家宅自然会遭受灭顶之灾。

  正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有时候,老人说的话或是老一辈定下的规矩,是不能随便抛诸于脑后的。有些时候,风水玄学,也并不是能用科学能解释的清楚的,因为科学也并非代表一切真理。

  言归正转,当村民们知道这个窑厂如此凶横之后,顿时就炸起了锅,议论纷纷。

  我问他们,那个窑厂开了多久。村民们告诉我,这窑厂搬来时间倒不长,才两个月,开窑厂的不是本地人,而是县城里的人。

  我算了一下,这个窑厂才刚过七七四十九天不久,也就是说这个窑厂犯凶才刚开始。于是我问村民,之前一直死伤的都是女人,对吧?

  村民点点头,于是我又问,刘小海是死的第一个男性对吧?村民依旧点头。于是我便说,那就没错了,之前那些女人寻短见的确是老槐树作的怪,而刘小海八成是这窑厂造成的。

  当然,看到这个窑厂后,我也有八成的把握敢肯定,窜到我们村把我店铺烧着的,一定就是这里的窑火,因为这个窑厂正好就在我村子的西边,而且这边也只有这里有一把具有灵性的真火,要知道普通的火是不可能飞到我们村里去的。。

  这时,村民们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现在也只有让窑厂停止生火烧窑了,最好把窑也给挖了,以免村子生出更大的祸事。

  我将事情说的这么严重,村民们自然不敢懈怠,一个个怒不可遏的样子,恨不得立即就去把不远的那个窑厂给铲成平地。有几个年轻人,当下就回家抄出了锄头,起着哄现在就要去挖了那个窑厂。

  我一看,怕事情闹大,急忙劝阻了下来,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别到头来窑厂没挖倒,村民们却犯上官司了。

  经过商讨,最后族长说让他先去跟窑厂交涉,看看窑厂那边怎么说。

  我也认为这样最是稳妥,于是便赞成了这个决定,不过为了能将事情和平谈成,我决定跟族长一同前去。

  事态严重,我们也不敢耽搁,下定决定了,我们当下就来到了窑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