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九章 窑厂闹鬼

第九章 窑厂闹鬼

  窑厂离村子大概半里地,那儿是一块荒无人烟的草地,四处杂草丛生,在窑厂来之前平时根本没有人去。

  窑厂很大,十几个工人正在埋头干着活儿。窑厂一侧有造了一个工人棚,窑厂外面的工人告诉我们,老板就在工棚里头。

  来到工棚第一间房间,此时屋里正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这名男子姓付,见到我们便起身,笑脸相迎:“郭老,您来了,快进来坐。”

  虽然是极有礼貌的样子,但是我却发现他这笑也只是礼貌性的笑,或者说是强行装出来的,因为我能很轻易的看出这位姓付的男子脸上堆满了愁容,哪怕此时脸上的微笑也掩饰不了。

  郭老族长是认识这位姓付的窑厂老板的,毕竟窑厂所用的地就是郭村的,当初来此建窑厂自然少不了于族长交涉。

  付老板给我们搬了两张椅子,接着便好奇的问族长,怎么有空跑这破地方来了。族长说,其实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付老板很疑惑,问:“郭老寻我有啥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办的一定不推辞。”

  见付老板的样子倒是十分热心、仗义,族长也就没绕弯子,直接便开口了,他指着我对付老板说:“这位先生是我们这个地方很有本事的阴阳先生,能识阴阳,断风水,先生说这个窑厂很不好,所以我这才特意过来想跟付老板你。”

  付老板听郭老这么一说,然后将目光放在了我身上,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然后就紧紧的握着我的手,那样子就好像看到了走失了数年的亲爹一样,搞得我跟郭老族长都一愣一愣地。要知道我们可是来求他帮忙的,希望他能答应我们将窑厂停了,换个地方重建。可是看眼前这架势,怎么好像全反过来了呀?难道这姓付的老板有啥事要找我帮忙?

  我就问他了,付老板是否眼下遇到了啥苦恼的事情了?

  付老板点点头说,先生厉害啊,竟然看出我这个窑厂犯凶,我也就是为这事儿头疼呢,先生可得帮我啊!

  听到这话,我算是反应过来了,想必是窑厂出了什么麻烦事,这姓付的以为郭老族长是带我来帮他解灾的了,怪不得握着我的手就不肯松手呢!

  想明白这点,于是我便问付老板窑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付老板叹了口气,便将心里的苦恼讲了出来。

  原来就在姓付的来到这个村子建造窑厂的时候,没多久就出了怪事。当时窑厂才只建好一口窑,工人也只请了四五个人,有天晚上,其中有一个工人起夜解手,突然见到窑前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那个工人就好奇了,这大半夜的是谁呀,没事不睡觉跑到窑门口转悠啥呀?

  话说这个工人以为站在窑口前的那个黑影是自己的工友,见反正也睡不着了,摸出一包烟准备准备点上,发现自己起来的急,忘带火机了,于是便往那窑口的黑衣人走了过去,打算问他借个火。

  很快,那个工人就来到了那个黑衣人的身后,于是就问那人,那个谁,怎么大半夜的也睡不着跑出来么?

  可是那个黑衣人却并没有回答他,依旧背对着他。这个工人感到好奇,于是借着月光看了看背影,这才发现这个人好似并不是自己的工友。于是他就说,兄弟,你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吧,有火么,借个火吧?

  话落,那个黑衣人就伸出手递了一盒火柴给他,不过却依旧没有回来,也没有说话。

  这个工人接过火将烟点着,便将火柴给还回去了。只不过心里很奇怪,这人怎么一声不吭的呀?于是就想去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扯了一下对方的衣袖,想让对方转身,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理他。

  这下这名工人就犯嘀咕了,心想这个人咋这么怪呢?于是就凑前过去,想去看他。他从左边凑过去,那黑衣人的脑袋就往右边扭过去,他往右边凑近去看,那黑衣人就将脑袋往左边扭过去,总之就是不让他看到。

  话说这个工人有点来气了,这他娘的咋回事啊,于是便拍了那黑衣人的肩膀说,喂,兄弟,别总背对着我呀,大家都睡不着,一起抽一根嘛!

  话说经他这么一说,那黑衣人终于有反应了,慢慢的将头转了过来。可是当这名工人看清楚对方的样子时,顿时吓惨了……

  对方哪里是人呀,只见对方的脸就是一块平整的白板,根本就没有五官,就看不见眼睛、鼻子和嘴巴,平整的面孔上爬满了一个个的让人作呕的蛆虫!

  工人被这一幕吓得不轻,当时就差点吓晕了过去,惊叫一声“妈呀,鬼——”转身便往工棚里狂奔……

  窑离工棚很近,当时睡在工棚里的其它工人都被他的惊叫声给惊醒了,接着便见到他疯了一样的往工棚里窜了进来,脸色苍白。

  大家问他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便将见到的跟工友们一说,接着大家不信,于是便大伙一起再跑出工棚,往窑口那看去,结果窑那边连个鬼影都没有,更别说黑衣人了。

  再后来,那个工人当晚便发起了高烧,送到医院高烧虽退了,但是人却变得精神恍惚了,问他什么都一惊一乍的,跟之前已是判若两人。当然,最后这个工人也不可能在留在这儿干活了,为这事付老板赔了不少钱。

  若是觉得这事就算完了,那你就错了,讲完这事,接着付老板接着又说了一件事,而且一开口就泣不成声了,泪水直流,显然第二件事是件伤心事。

  抹了一把泪水,付老板这才接着说。他说就在那位工人出事后,接着后面每晚工人们都会听到工棚外面有各种动静,有时是人走路的声音,有时是人的谈话声,更有次工棚外头竟然响起了“嘀哩叭啦”的唢呐乐器声,吹得那得响,全工棚的人都被吵醒了,这种声音直到半里路外村子里的鸡鸣声传来,这才停歇下来。

  话说那些工人哪里受得了这些闹腾呀,都认为这里太邪门了,如果再干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也会成为之前那位工人一样的下场,于是工人们再也不肯留在窑厂继续干活了,哪怕付老板给加再高的工资也不干。

  付老板没有办法,最后付老板请了一两位的大师过来看,不过那两位大师来到窑厂看了一眼,便丢下一句这里闹凶太厉害了,本大师也搞不定,你也尽快搬走吧,然后也不多说,直接转身离去。

  付老板虽然也忧心,但是这可是投了一大笔资金进来的,哪能说搬就搬走呀,心想什么鬼呀,神呀,都是人嘴里说出来的,也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于是他回城把他亲弟弟叫过来帮忙,和他弟弟来的还有十几个工人。可是就在他弟弟来这里第二个晚上,就死在了这个窑厂!

  首先他弟弟来到窑厂的第一个晚上,在工棚吃饭的时候,他突然就拉着付老板说,哥,怎么你这窑厂来了这么多的乞丐呀?一个个好可怜呀,要不咱们送些吃的给他们吧!

  付老板就问弟弟,哪里有什么乞丐呀,一边问一边往工棚外看去,外面虽然被月光照得大亮,但是却看不见一个人影,更别说乞丐了。

  哪知他弟弟却指着工棚的门口就说,那不就是吗,他还正眼巴巴的望着咱们呢。唉,他们可真可怜,穿着一身不知道啥年月的破烂衣裳。

  这下可把付老板吓坏了,往弟弟所指的门口左看右看就是看不见所谓的乞丐,于是急忙拉着他弟弟就说,弟,你可别瞎说,赶紧吃饭,少管闲事。而且还叮嘱他弟弟,晚上没事别出去转悠。

  他弟弟或许是以为付老板是担心他初来乍到,一个人出去会迷路,所以也没将他哥的话当回事儿。

  第二天晚上,他弟弟又突然指着工棚外对付老板说,哥你骗我,你还说你这个窑厂很偏辟,你看看外面,到处都是人,热闹的很哩!

  付老板看了一眼外头,外头依旧无人,这下心里也知道这个地方的确有问题了,因为别人的话可以不信,但他不可能怀疑自己的弟弟也这样来骗自己。当然,为了不让弟弟害怕,他哄骗了一两句,就说那是村里的人,然后急忙将工棚的门给关了,劝弟弟早点睡,而心里也下定了决定,等窑里的砖烧好了,就把窑厂搬走。

  可是哪知就在当晚的半夜,突然窑那边传来一声闷响,把工棚里的工人及刘老板都惊醒了,大家跑出去一快,原来是其中一个窑塌了。

  付老板又气又恼,不过当扫视四周时这才发现自己的弟弟不见了,于是开始寻找了起来,可是怎么找也找不见。

  两日之后,倒塌的砖窑温度冷却了下来,大家挖开这个窑时惊恐的发现,里面竟然有一具尸体。不,当时已不能称之为尸体了,而是一具烧焦了的白骨!

  付老板从那具白骨手腕上的一只手表上认出,这具白骨就是自己失踪几日的弟弟,因为那块手表就是他送给弟弟的。

  当然,事后很多人猜测他弟弟为何会掉进温度上千度的窑里头,说什么样的都有,或许是他弟弟可能听到外头闹出了啥动静,所以跑出去查看;又或许是他弟弟当晚被鬼魂迷了心智,反正他就这么一个人走出了工棚,然后奇怪的掉进了窑里。

  说到这,付老板再次伤心的落泪了,自责道:“怨我,都怨我,是我把他喊到这里来的,如果不是我,他根本就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