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一章 活水阵

第十一章 活水阵

  通过奇针八法里的说法,再加上郭老所讲的两个流传下来的故事,我大致猜测出了一些端倪。这个地方以前有个窑,发生了一个意外,所以死了数十人,所以使得这里成了一处凶魂之地,如今正好付老板在这里重建军了一个窑,窑是需要大火烧的,这里的凶魂天天被窑火烧,你说他们能让付老板他们好过吗?若不是我劝他们趁早离开的话,肯定不止死一两个人这么简单,时间一长,说不定全得被凶魂给索了命去不可。

  之前也说过窑火属于真火,是非常凶悍的一种火,为了压制窑火,天黑时,我在工棚里找来了一些纸,然后扎了八只纸鱼,及一些纸马、鬼将等物。

  我将八只用纸扎的八只金鱼用血沾墨,画上眼睛,然后按八卦的方位摆在了这个窑厂的八个方位。鱼,代表水,有鱼的地方必然会有水,而且还是活水。我之所以将鱼放在这个地方,就是取意用水压制这里的窑火。

  当然,在风水中,很多人家也会养几条金鱼,取的也就是“水”这个意思。对于家宅风水来讲,须藏风聚水,能藏得住风能聚得了水,这便称之为风水。在家里的财位之上,养上几条风水鱼,就正好合乎聚水的讲究,而且水也代表财,意为聚财旺财之意。

  扯得有些远了,言归正转。我的纸鱼可并不是那种烧给阴魂用的普通纸鱼,而是画了符施过咒的鱼,而且还带有我自己的精血,所以在我施法之后,八条鱼顿时便活了过来,八方之水气不断往鱼身上涌入,这时,这八方便来了“活水”!

  此时,天也已经黑了,为了见识一下此地的凶魂恶鬼,我躲进了工棚里。

  工棚一排有十几个房间,除了开头的一个办公室外,其余的均是宿舍之用。里面有床、有桌、有椅,我猜想那些东西不可能这么早就出来,于是便寻了一间房,往床上躺了下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将近下半夜,今晚月光依旧很亮,一束淡白的月光从工棚的窗户射在床上,我寻思着这都大半夜了,怎么一点动静都还没有呢?于是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往工棚外去看看。

  可就在我准备起床时,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哪不对劲呢?因为我觉得有人在我耳边吹凉气!

  一丝一丝的,不断往我耳边吹来。此时我想起身,身子依旧还躺在床上,感觉到这丝丝的凉气,我心里顿时就一惊,浑身发毛,心想难道有鬼出现了?

  我急忙侧头往旁边一看,当时就差吓出声来了,只见不知啥时候开始,我身旁竟然睡着一个人!

  这个人脸色苍白如纸,侧躺在我床上。因为是侧卧着,所以他的脸正好朝着我这边,两眼睁着,正死死地看着我……

  这一下可把我吓得不轻,差点儿就把魂都吓出来了,一个翻身就从床上滚了下来。要知道我可是一直睡在这张床上的,真不知道这家伙是啥时候跑到我身边来的。

  一跳下床,我便一愣,因为这个人我认识,他不就是付老板么?

  看到他竟然不声不响的躺到我床上来吓我,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就对他骂道,你他娘的,啥时候回来的呀,怎么躺在边上不坑声呢,吓死我了!

  哪知道我这一骂,对方却吓坏了,身子一缩,整个卷缩着躲在了床角边上,浑身打颤。一看这模样,我不由奇怪了,这是怎么了?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要知道付老板明明今天下午就离开了,而且明知道这里犯凶,他是不可能一个人回来的,而且眼前这个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显然是个阴魂。

  想到这,我就问他,你是谁,为什么跑到我床上来?

  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怕我,见我问他,还是小心的回道:“这……这是我的床,是你睡在了我的床上。”

  一听这话,在看了看他的长相,顿时我便明白了过来,这一定就是付老板的弟弟。

  付老板的弟弟就死在了这儿,兴许我睡的这张床就是他生前睡的,所以才会说我睡在了他的床上,难怪他长的会和付老板如此相像,原来他和付老板是兄弟。

  不过我心里倒也有一些疑惑,那就是他弟弟都死了有近一个月了,怎么魂魄还停留在这儿呢?难道他的魂还没被捉下地府中去么?

  想到这,于是我就问他了,你是付老板的弟弟吧?

  那个人点点头,然后反问我,有没有看见他哥哥。

  我说,你哥哥已经回家了,你怎么还留在这儿呢?

  他说,我回不去。说在这,满脸的忧郁。

  看他的样子,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似的,于是我说,你已经死了,别再留恋凡尘恩怨了,还是早些下地府投胎转世吧!

  哪知当他听我这么一说,突然就发怒了,吼道:“我没死,你快给我出去!”

  见他还糊里糊涂的,于是我说,死了就是死了,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鬼殊途,你必须接受这个结果,还是快快离去吧,否则你就得成为一个孤魂野鬼不可!

  可是对方根本就不听我的劝言,反而怒瞪了我一眼,然后一闪身就跑出了工棚。

  我叹了口气,若他依旧徘徊在这不肯离去,那么必定此处又会多了一个孤魂野鬼。这种鬼魂因为回不了家,也投不了胎,于是就会慢慢地积累怨气,时间一长,自然就会变成凶魂厉鬼,然后索命害人了。

  就在我叹惜之时,突然工棚外面起了动静,有哭泣声,有唢呐声,有说话声,更有很多人的脚步声,而这脚步声听上去好似正往我这边走来。

  我心知一定是那些凶魂在闹凶了,于是急忙转身跑出工棚,接着就见付老板的弟弟正带着一伙鬼魂往我这边走来。

  我一看,卧槽,竟然找来帮手了!

  不一会儿后,他们就到了我近前,那个付老板的弟弟对着身后那帮鬼魂指着我说,就是这个人要欺负我。

  我细细一看,发现来的都是穿着长袍大褂,显然不是现在的人,看那打扮应当死了有不少年头了,估计得是解放前的古人。

  他们一来就将我逼到了工棚门口,个个凶神恶煞的瞪着我,其中一个男子说,你是谁,竟敢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撒野,今日就让你有来无回。

  见他们来势凶凶,我知道不能露出丝毫的惧意,否则他们更会盛气凌人。于是我说,我是阴阳先生,专治尔等孤魂野鬼,识相的趁早给我散去,否则休怪本师将尔等打得魂飞魄散!

  都说人会欺善怕恶,其实这鬼和人一样,若是和鬼相遇,你怕它,它便会欺你,你若不怕它,它反而会怕你。这也是为何有些人感觉自己撞到了脏东西,就会不停的又是大骂,又是吐唾沫,道理就是如此。

  不过眼前这些鬼魂可不是一般的小鬼,不是放一两句狠话就能将他们吓跑的主。只见他们听完我的话,反而冷笑了起来,你这个小小阴阳先生竟然多管闲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别说你只是个小小的阴阳先生,就是阎王老子来了我们也不怕。

  “好大的口气!”我还从没见过哪个小鬼竟然会敢这样说阎王的,我知道今晚跟他们是讲不了道理了,于是我退到工棚门口,拿起天黑时折好的一把纸剑便念咒:“天灵灵,地灵灵,弟子祭起斩鬼剑,四面八方杀无形,万法不能侵其身,一把神剑木三分,天地正罡加中心,不论铜墙与铁壁,铜墙铁壁入三分。弟子加上五雷罡,孤魂野鬼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扎纸祖师类似于鲁班先师,虽然自成一派,但是供奉的还是道家天师为祖师爷,笼统的来说可以算是茅山法派。

  祭剑咒一念完,手中的纸剑便金光一现,成了一柄杀鬼剑。虽然依旧还是纸剑,但是如今却因施了咒而具有正罡阳气,能打鬼杀鬼。

  我握着施了咒了纸剑就冲了上去,只见当先几个鬼见我手中拿了武器都急忙闪退了数步,显然是惧我手中的打鬼剑。

  不过我可不会给他们有乘之机,见他们有了一些惧意,我便举剑突前几步,一剑打在了正前的一个鬼魂身上,那鬼魂一声厉喝,身上顿时冒出一股白烟,带着惨叫飞出了数米远。

  打中一个,接着我身形一转,迎上了前方另一个鬼魂。可是那个鬼魂见识到了手中的打鬼剑威力,所以就在我迎向他时,他便往后闪去了数米远,使得我一剑扑了个空。而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窜近了一个鬼魂,提起一脚踢在了我的后背心上,一下把我踢飞了好几米远。

  而就在这时,那些鬼魂都再次重新扑了上来,将我团团给围了起来……

  虽然手中的打鬼剑很厉害,但是奈何他们数量太多,我能对付得了正面一两个,但是却难防背后之敌。形势急转直下,我知道,如果就这样纠缠下去,我就算能杀得了几个鬼魂,但是自己肯定也会被他们给缠死。

  正所谓物极必反,一时我没能控制住这些鬼魂,现在他们拣了个空,这下可把他们的好杀之性给激起来了,围着我个个呜呜的怪叫着,显然是要把我给整死在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