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三章 窑神

第十三章 窑神

  虽然万葬坑的怨灵消去了怨恶之气也不能投胎转世,但是他们却还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这里的怨气越积越大,积到足够惊重天界,这样天界才会来过问此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能让这里的冤魂怨鬼重新步入轮回之道。

  这就好比在阳间,阳间若有了冤情无处诉冤,便会想办法闹大,地方不管,就闹到京城,因为只有京城才能让你诉说冤情,也只有京城能够让你昭雪还冤。

  当然,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那足可以称得上是怨气冲天了。只是怨气到了这种地步,往往他们的怨气还没有惊动天界,冤情还没等到向天界诉冤,就会遭到天雷辟打,而万劫不复,魂飞魄散,一切灰飞烟灭。到最后,可能依旧是尘归尘,土归土。

  这也许真的很无情,或许真的很凄凉,但是这却是改变不了的命运。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力,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奈……

  可是,万葬坑中的冤魂怨鬼并不会知道最终会是这种结局,他们眼中只有希望,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困在此处,等待的就是这么一个希望,希望有天一日能惊动天界,希望有一天能投胎转世,就是这么一个希望,就是这么的简单……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为了能够有一日能下入地府,为了有一日能投胎转世,为了能更早的让天界看到他们的冤情,所以他们不断的索命害人,不断的让万葬坑力量越加强大……

  想到这些,我心中很悲叹、凄凉,同时也很绝望。绝望自己今日是逃不出去了,绝望自己将身死此处,更加绝望的是,我死后也将会和他们一样成为一个孤魂怨鬼,将成百上千年的徘徊在此地,或许有一天,惊动了天界,我能重新投胎转世,或许有一天,我将会被天雷辟得万劫不复!

  想到这些,我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纸剑丢在了地上,是的,一切都已经晚了,单凭我这点本事,就做真的有一柄神剑在手,也是难逃一死。

  就在我伤感绝望的时候,突然一声轰鸣,我抬头一看,接着看见一个浑身燃着熊熊大火的九尺大汉从窑口里窜了出来,一窜直飞数十米之高,然后火团一闪,落在了扑向我的凶魂恶鬼面前,迎了上去……

  只见此人就如同一个地狱之中的凶神一般,所到这处鬼魂都快速避其锋芒,他身上的火苗更是“呼呼”作响,凡是被他给打中的鬼魂,无不是被他身上的火苗给烧得白烟尽冒,好个厉害无匹!

  卧槽,这位牛人是谁?看到这个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凶神竟然如此厉害,最主要还是站在我这边的,我绝望顿时一扫而光,心里不由惊喜交集。

  见这个凶神将往我这边扑来的凶魂恶鬼给挡住了,我于是奈不住好奇的对他作揖问道:“不知来的是哪路大神,弟子潘神保在此感激救命之恩!”

  那个凶神一边挡住凶魂,一边回头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好似对我充满了怒意,看得我心中一惊,心想这丫的不会真的是凶神吧,到时可别把我也给收了。

  就在我思虑着这些的时候,那凶神开口了,他说:“本神乃是镇此窑口的神将,你这个小阴阳惹大祸了知道么,待本神解决了眼下的麻烦,看本神不收拾你。”

  听到这话,我整个都愣住了,这凶神竟然是窑神!

  不过得知他的身份后,加上他所说的话,我顿时又有了丝绝望。的确,我的确是惹大祸了,竟然整出了万葬坑这么个大麻烦,而且还用纸鱼摆了个“八方活水阵”来压制这里的火,等同于压制眼前这位窑神,自然他会恨我了。看来,呆会儿我若是没被阴魂索命,也肯定会被窑神给收合惨,唉,看来我今天注定了要倒大霉了。

  就在我为自己的命运叹息之时,前方的窑神冲我大喝道:“嘿,你个小阴阳还傻愣着干甚,还不把你的活水阵给我撤了,你难道是想把我也给拖死么?”

  我顿时反应了过来,心想自己真的是被眼前的事情给整蒙了,于是急忙起咒将布在八个方位的纸鱼给下了解咒。

  活水阵一解除,窑神身上的火焰顿时一窜,窜得老高,之前只是火苗围绕在他的身体上,现在火焰气势整个直接涨高了两三尺。怪不得那个窑神会这么恨我了,看来我的确是把他给整惨了。

  又战了一会儿,虽然窑神身上的真火厉害,但是必竟单枪匹马,抵不过对方数量上的压倒性优势。没多久,窑神身上原本涨高的火焰再次弱了下来,显然是坚持不了太久了。

  只见他怒吼一声,将扑向近前的鬼魂压退数十步后,他便再一次回头对我叫道:“快请地府阴兵鬼将上来!”

  听到这话,我傻眼了,我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他了,哪成想他却在指望着我。我很无奈的回道:“窑神,阴兵鬼将我早就请过了,可是他们一上来就被吓跑了,如今就是请来也几乎没什么作用了。”

  哪气窑神气得炸呼了起来,看那样子若是手上有空闲,铁定就跳过来给我一锤子,他气道:“谁叫你请那些小鬼了,我说的是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顺带把鬼白无常,牛头马面,日夜游神通通都给请上来,要不然我可顶不了多久了!”

  我一听窑神竟让我请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我顿时惊呆了,心想这一方之神就是不同,开口就是这些厉害的角色,也不看我是个什么角色,一个小小的阴阳先生扎纸匠,请几个小鬼上来帮忙倒还行,可是让我请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这不就好比让一个农民跑去军区调部队一样么?我哪里请得动他们呀?何况还要请鬼白无常,牛头马面,日夜游神,卧槽,你以为我也和你一样是神啊?我要有那个能力,我还用站在这里观战啊?

  当然,这些话自然不能对窑神说,于是我苦着脸说,窑神,弟子恐怕请不来这些人物,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其实别说是我了,就是我爷爷生前也请不来这些牛人。之前爷爷曾说过,请神想请来真身是不可能的,就算要请,也只能请来他们一丝的神识,而这所谓的神识是对付不了眼前的鬼魂的,神识最多只能起到一个震慑作用。

  这就好比开坛做法似的,起坛之前得请祖师爷及各方大神大仙,但是这样一通请下来,可不会真的能把他们请到坛前的,只是请到他们一丝神念,能让接下来的施法起到效果而已。

  要知道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那可是如同阳间军区的部队一般的存在,他们一般不会轻易派出,据说在阎王出巡时,他们便会出动。也有人说,当在大灾大难之时,他们也会出动,前去为五方瘟神收割人命。民间常说的阴兵过境,说的就是他们,据说凡是见到阴兵过境的生人,都不会有活命,总之他们就代表着死神。

  而黑白无常更不用多说了,民间传说他们和牛头马面一样,就是专门拘魂的鬼帅,隶属于地府拘人司。而日夜游神,则是负责白天和黑夜巡游的两位阴帅,专门监管人间善恶,民间所说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这里所说的“神明”指的就是他们这二位游神。

  总而言之,世间有谁能轻易就把这些地府中的牛人给叫到跟前,听候差遣的?反正我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