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四章 阴兵阴将

第十四章 阴兵阴将

  我无可奈何的对窑神叹了口气,可是窑神却不以为然的瞪了我一眼,他说:“你个小阴阳不是很了不得么,万葬坑也敢来惹,现在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数落我几句之后,窑神接着说:“你身上不是有个鬼印么,只要握着鬼印请他们,他们就会来的。”

  鬼印?听到这话我一时脑子都给整蒙了,啥鬼印啊,我哪有那玩意?

  “你个小阴阳发什么愣,还不快拿出鬼印叫人来帮忙,你真想死在这不成!”窑神挥舞着手臂将扑向他的鬼魂逼开,一边冲我吼道。

  听到这话我急了,鬼印鬼印,干嘛非说我有鬼印……这时,突然我好似想到了什么,难道窑神说的鬼印是那个东西?

  是的,我想到了之前清理店铺时清理出来的那块玉佩,那块玉佩上面就有“鬼印”这么两个字。

  想到这,我急忙从口袋中将玉佩掏了出来,然后举起来问正在打得火热的窑神问道:“大神,您老说的鬼印是指这个东西?”

  窑神看了我一眼,咬牙切齿的叫道:“难道你还有别的鬼印不成?”

  虽然窑神那样子看上去好似恨不得把我胖揍一顿,但是我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手上的玉佩就是他口中所说的鬼印。

  只是让我好奇的是,这块玉佩很普通不过,只不过有一面刻有“鬼印”二字而已,难道就会这么厉害,用它就能将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及牛头马面等诸阴帅给叫上来?

  要知道这块玉佩可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在这之前,爷爷可从未说起过它有多特别,也没说过它有多厉害。在我的印象中,爷爷就是曾说过,这玉佩是个信物,他的师弟那还有另一块,两块是一对的。所以,要我好好保管,以后遇到了啥大麻烦,才好拿着这半块玉佩去找他的师弟帮忙。

  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将这块玉佩给放在了身上,好好保管,要不然在当天店铺失火时,我只不定就会将这破玉给扔了呢。

  不过现如今窑神竟然都说这块玉能请到阴帅了,虽说心中还是有些怀疑,但是必竟人家可是一方之神,他说这玉佩就是鬼印,用它就能请来阴帅,自然有他的道理。

  想明白这个,于是我就将玉佩握在了手上,然后打出指诀开始念请神咒:“天清清,地灵灵,一咒开天,二咒地裂,三咒五方神明鬼将出鬼门,一请地府兵部众兵将,二请七爷与八爷,三请牛头与马面,四请日夜二游神,……到弟子坛前显威名,急急如律令!”

  请神咒一念完,敕令一打,接着我整颗心都提起来了,这能不能请到,就看现在了。

  正想着,突然阴风阵阵,只见整个天地都瞬息万变,刚才还是明月当空,这会儿就变得乌云摭月,狂风四起,飞沙走石,那阴风吹得呜呜作响……

  一看这情景,我是又惊又恐。惊的是看这架势,好像真的把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给请上来了,因为只有他们出动时,才会乌云摭月,阴气铺天。而恐的是,如果阴兵阴将真的请来了,那我还能活命么?要知道他们可是一群死神呐,所过之处,凡是生人都将难逃一死。

  就在我惊慌失措之时,从远方忽然响起了轰隆隆的轰隆声,细细一听,那阵阵的轰隆声原来是马蹄声。

  只是这蹋在地上的马蹄声实在是太过澎湃了,听上去就好似有千军万马从远方奔驰过来一般,这种感觉直压得我连气都喘不过来。千军万马由远而近的奔腾过来,在这种蹋碎一切的气势前面,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眇小,除了心慌还是心慌……

  很快,就在转瞬之间,我便看到在千军万马的奔腾的方向,现出了一道道黑色巨浪,这股巨浪如同来势汹涌的潮水,直接朝我这边压了过来。

  黑色的洪流速度极快,渐渐地我也能看得清楚了,只见他们人头涌涌,黑雾笼罩着的阵容中,个个穿着一黑色盔甲,手握刀斧,骑在同样裹着黑色盔甲的高头大马背上,挥着手中的刀斧,在震耳欲聋的蹄声之中,凶神恶煞的压了过来……

  我敢肯定,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感到打心底里的恐惧,这些兵将像极了电影中的古代军队,那种冷兵器时候,千军万马冲阵的气势,相信任何人面对它们,都将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近了,近了,黑色巨浪瞬间奔流到了我近前,只见当先一个将军模样的大将,骑在一头高头大马背上,举着一柄巨斧一挥,身后的黑色洪流便就像泄闸的洪水一般,顿时分散了开来,从四面八方往凶魂恶鬼压了过去……

  只见黑色洪流所过之处,刀斧横劈砍杀,顿时凶魂恶鬼个个魂飞魄散,惨叫声震天,更多的鬼魂更是四散而逃。

  而那位立在万千洪流中间的鬼将,此时突然转头瞟了我一眼,只是那么一眼,就让我心里一惊,汗毛直栗,因为他的眼神就像是地狱中的幽幽鬼灵一般,让感到是那样的冰冷与恐惧。

  还好,他只是瞟了我一眼,然后便将脑袋转了回去,然后奔向了阴兵们的队伍中去了。

  那名鬼将离开后,这时阴风再起,只不过不像之前阴兵们来时那样大的气势了,只是阴风一卷,我身前就多出了一群人。

  我打眼一看,这来的人竟然就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和夜神游。

  前面有说过,黑白无常就是和牛头马面一样,是隶属于地府的拘人司,专门负责给阎王拘魂。

  据说黑白无常里的白无常名叫谢必安,黑无常就叫范无救,二人也称七爷、八爷。这也是为何我请神时,直接请的七爷八爷了。

  关于他们二人,其实民间还有这么一个传说。据说,谢范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有一天,两人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七爷要八爷稍待,回家拿伞,岂料七爷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八爷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被水淹死,不久七爷取伞赶来,八爷已失踪,七爷痛不欲生,吊死在桥柱,所以很多白无常的形象是伸著长长的红舌。阎王爷嘉勋其信义深重,命他们在城隍爷前捉拿不法之徒。有人说,谢必安,就是酬谢神明则必安;范无救,就是犯法的人无救,当然这都是民间传说。

  言归正转,而另一个夜游神,则是专管人间善恶的阴帅。民间传说,地府有两大游神,日游神和夜游神,他们均为地府阴帅,负责在阳间四处巡游,监察人间善恶,你所做的一善一恶都将被他们记录在善恶薄中,只等你阳寿终了之时一并偿报。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一善一恶阎王案上善恶薄中记。所以,为人在世几十年,还是多行善莫作恶为好。

  话说他们一现身,并没有立即扑向凶魂,而是在我面前站着,个个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把我看得心里直发毛。我心想,难道是我今日惹出了大祸,所以他们几位这是想把我给抓去地府受罚么?

  就在我担惊受怕之时,牛头开口了,你个小阴阳净惹祸,那日在王麻子家做替身害我跟马面回去交不了差,我还没跟你算帐,今日你竟然更是把这个马蜂窝给捅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尽给我们找麻烦。

  听牛头这么骂我,我哪敢回话呀,心想这回我算是把地府中的这几位给得罪尽了,今日若是没把我给抓走,它日我阳寿尽时下到地府,铁定会被他们给折腾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