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五章 鬼差做总结

第十五章 鬼差做总结

  这时,白无常也说话了,牛兄弟说的没错,好好的一处万葬你来折腾个啥玩意,看看现在这马蜂窝给你捅的。我告诉你,这事可把阎王大人都惊动了,万一收不了场,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我现在是连哭的心都有了,被他们一顿数落,于是我也就破罐破摔了,开口叫屈道,弟子也并不是有心为之的,我原以为只是这里的窑神作怪,凶魂作恶,所以为了能保这个地方的太平,所以我就想着把他们给解决了。可是……哪知道这儿是处万葬坑!

  话刚一说话,突然一阵热浪扑了过来,接着我只感觉面门挨了一拳,一下直接将我砸得退了好几步,差点栽倒在地。

  我站稳之后一看,他娘的打我的人竟然是窑神。此时他和之前那位鬼将已经来到了我们面前,死死的瞪着我,特别是窑神,怒目而视的瞪着我,那眼神中都快冒出火来了。

  “你个小阴阳,净瞎搞,连万埋坑都看不出,当初这处万葬坑就是闹得太凶了,所以才在这个万葬坑上面造了个窑,把我派来用真火镇压着这儿的凶魂。可是你倒好,竟然还给我摆‘活水阵’来压制我,把这儿的凶魂给放了出来,差点把本神给害死,本神真想把你给活活捏死得了!”窑神本还想催残我,不过被夜游神和黑白无常他们给拉住了。

  听到窑神这么说,我的确挺自责的,当时只以为这儿只是因为以前的窑出了事故,所以死的窑工在闹事,没想到这里本身就是个万葬坑,而当初造窑竟是为了镇压这里的凶魂的。唉,亏了我之前还摆活水阵压制窑神,这也难怪他会这么恨我。

  这边,夜游神拍了拍窑神的肩膀说,窑神,你也别动气了,他也是想帮助这里的人化灾解难,本为行善,奈何没看出这里头的凶险,所以也并非故意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发火,呵呵,别发火。

  “自己人?我才不跟他是自己人呢,反正这次惹出了大祸,这事我可不帮他担着。”窑神冷喝一声,将头一扭,不再吭声了。

  这倒把我给听蒙了,自己人?难道他们指的是我吗?想到这里,我急忙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心想自己铁定是想多了。

  这时,那个长得一脸凶神恶煞的鬼将说,这里基本上已经搞定了,只是还有一部分凶魂逃走了如今无法追回,下面的事情就得靠你们接手了,本将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大家答话,跨上高头大马,便大斧一挥,那些待命的阴兵便与他呼啸而去了,整个窑厂就剩下了我们几个愣愣地站着。

  阴兵走后,我弱弱地问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黑无常说能怎么办,那些跑出去的魂又不知该祸害多少人了,唉,以后有得忙喽!

  白无常对我说,这么多凶魂怨鬼跑在外边去了,你小子不是好多管闲事么,以后你小子就天天给我满地方跑吧,哪里有鬼怪为乱,你就给我到哪里去,总之这次的大祸你是惹上了,我们可不帮你担着,一因一果,也只能如此了。

  白无常的话我听明白了一些,他的意思是要我以后就负责解决阳间鬼怪作乱的事情。看来以后是没有好日子过了,跑江湖的日子我可是知道的,每日风吹雨淋,天为被地为床,餐风宿露的,而且最要命的是,我才这么年轻就得跑江湖,那我这辈子岂不完蛋了?我可还想着谈场恋爱娶个老婆好好过个正常的日子呢。不过我也知道,这都是我自己惹出来的祸,他们没有说要把我拘下地府受罚已经算是走了狗屎运。

  交代完这些,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就转身离开了,只不过在离去时,那马面还不忘回头丢下一句:“你小子以后可别再给我惹出祸事来了!”

  看着他们离去了,我很想对着他们的身背影竖个中指,你妹的,活脱脱像阳世的一些领导,跑来啥事也没帮上忙,就只会对老子一顿数落,然后完事了还不忘做个总结。

  不过夜游神这个人倒特别和善,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别太为这次的事自责了,只要按黑白无常所说的做,地府那头还是不会追究你的过错的。何况行善积德,对你自身也会有好处的。

  夜游神这话倒说的比较能让人接受,不知为何,见到夜游神,我就感觉他这人特别的亲近,就好似有多年的交情一般。当然,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他一直在替我说好话吧?

  我叹了口气,虽然我的人生不能按照我自己所想那般走,但是最起码捅了万葬坑这个马蜂窝后我还能活着,这已经应当知足了,何况夜游神也说的没错,做我们这行本来就应当行善积德。算了,认命吧,也许我本就注定了就是吃阴阳饭的命。先是父母早亡,跟着爷爷这个老阴阳长大,然后是高中毕业后爷爷死后还非逼着我学阴阳,而如今更是得一辈子为今晚的过错买单,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吧!

  不过经过今晚的事,我心里倒有了不少疑惑,最迫切想知道的就是,我那块所谓的“鬼印”玉佩到底是啥来头呀,怎么能有这么大能耐,竟然真将地府兵部的阴兵阴将及一班阴帅给请上来了,为什么爷爷从没说起过它有这功用呢?

  感觉夜游神人和蔼可亲,于是我便试探着问他关于我那玉佩的事情,问他我这块玉佩到底为何物?

  夜游神对我打了个哈哈,只说了一句时机未到,以后你自会知晓。然后便称自己要去忙了,便转眼消失不见了。而窑神更是在黑白无常离开前就走了,继续镇压着万葬坑,整个窑厂再次恢复了宁静,风不再起,鬼不再现,整个窑厂冷冰冰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傻愣愣的还站在那儿发呆……

  天亮后,我回到了店铺,我想郭村那边应当可以平安了吧,必竟勾魂树解决了,万葬坑也重新被窑神镇住了,而付老板也离开了窑厂,那里将不再烧窑做砖了。

  店铺是重新用木头造起来的一小间木屋,回想起这几天的遭遇,我感觉好似度过了极长的一段日子,先是莫明其妙一把火将我的店铺给烧了,然后是在郭村差点死在了勾魂树的魔爪下,接着又差点死在了万葬坑,如今还得承担起闯祸后的后果。唉,郭村太平了,可是我却迎来了苦日子了。

  回到店铺的第二天,我便收拾起东西,准备按黑白无常的吩咐跑江湖,防止鬼怪在世间害人作乱。可是就在这时,店里却进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

  这个人并不是我们本村的,甚至都不是邻村的,因为我从小在这个地方长大,若是周边村子的人,我就算不知道他们名字,也一定会觉得眼熟。

  见到这个陌生人,我于是继续忙着手头上的事儿,头也不抬的对他说,本店不再做生意了,你还是到别家店去买纸物吧!

  哪知对方并没有离开,反而问我:“你们老板在吗?”

  我心想,这人这是咋了,难道他以为我是故意不做他生意,所以想找老板投诉我么?可是这个也太不长眼了吧,这种小纸铺哪里会有请人帮忙的呀?

  于是我很不耐烦的说:“都说不做生意了,你还是到别处去买吧,这儿没老板,我就是老板。”

  他皱了皱眉,然后便转身走出了店铺。我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人果然是以为我只是个看店的员工,所以想投诉我。

  可是没曾想,那人走出店铺后,回头看了看我的店铺牌匾,然后竟然又走了进来。我一见这架势,心想这人这是咋了,难道非跟我纠缠个不完么?

  那人再次来到我面前,愁着个苦瓜脸,就好像谁家欠了他三斗米没还似的,他再次问我:“这个店铺的当家是姓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