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十二章 押煞阵

第十二章 押煞阵

  老东西的讲解,再结合我的聪明才智,我很快便和《楼观道法》上的东西联想了起来,结果有很多老鬼疏忽的地方,我自己又补全了,老鬼还一个劲儿的夸我聪明,夸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这样我们足足等了一个星期,也没见半截翁出现。老鬼也有些急了,说该不会那玩意儿要成精了吧?

  于是在星期天,老鬼带着我,到初次遇见半截翁的棒子地里开始转悠起来。

  我也不明白这老鬼带着我在棒子地里瞎转悠什么劲,而且那天天气很热,棒子的叶子也弄得我的皮肤痒痒的,我都抓出了好几道血印子了。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开始抗议:“不行,我走不动了,你跟我说,你在这里到底瞎转悠个毛啊!”

  老鬼笑笑:“我怀疑那半截翁要成精了,前几天要了你同学的命,给他补足的阴气,要是利用那股阴气修炼成人的话,估计你们整座学校都得玩完……”

  “啊!”我惊的瞠目结舌:“不会吧,那玩意儿也能修炼?都市修真?”

  哥们我也经常看网络小说,所以对于修真还是挺了解的。

  “修真个屁。”老鬼骂道:“它这是修妖。要是修成妖道了,估计比我厉害得多,到时候再想去收服它,可就难上加难了。”

  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要是连老鬼都不行的话,我就更不行了,忙问道:“老鬼,那我们现在到底要怎么做啊?”

  老鬼掐手算了算,最后道:“现在正值正午,阳气正旺盛的时候,我们只要在它经常出没的地方,布置下一个小法阵,然后我再在村中布下一个大法阵,应该可以将对方降服了。”

  “那要怎么判断,半截翁经常会出入什么地方呢?”我忙问道。

  老鬼道:“找坟墓吧,要是有可疑的坟墓,那应该就是半截翁的家了。”

  我点了点头,便跟在老东西身后开始搜寻了起来。

  果不其然,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我们便在浓密的棒子地里发现了一座可疑的坟墓,按理说现在坟墓上应该长满了杂草才对,可这座坟墓的表面却是寸草不生,甚至土层都有翻新的迹象,好像刚刚被挖过似的。

  “这怎么回事儿?”我拽住老鬼问道:“这算不算可疑坟墓?”

  老鬼蹲下身子轻轻的抓了一把土,放在鼻子上嗅了嗅,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半截翁应该在这里出没过。”

  我很是诧异:“你能闻得出来?这是什么门道?”

  “这叫装逼门道。”老鬼道:“一般装逼的时候,我都会用鼻子去嗅嗅,怎么样,刚才是不是觉得我特牛逼?”

  我好一阵无语,我就想这老鬼怎么就这么开朗呢。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我看着老鬼问道。

  “布法阵。”老鬼道。

  “什么法阵?”我好奇的问道。楼观道法上也有不少的法阵,而且我也清楚的记得不少法阵的布置方法,可真正要用的时候,却是不知该布置什么法阵了。

  “天罡三十六大阵,地煞七十二小阵中的押煞阵,你还记得吧?”老鬼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我。

  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你未免太小瞧我了吧,当然记得了。”

  “好,你配合我。”说着,老鬼便掏出六柱香来,递给我三根,点上了之后,便开始默默念叨法诀。

  我也跟着闭上眼照念起来。

  念法诀讲究的是要心神归一,心中要对祖师爷充满无尽敬仰,那样祖师爷才会显威力,让你的法阵显灵。

  接着便是祭血的时候了,老鬼轻轻松松的便咬开了右手中指,然后在每柱香上都沾染了一滴血液,之后便将三根香,围了半个圈,插在了泥土里。

  我用牙咬了一下,虽然我已经下了狠心,可依旧没能将手指咬破。妈的,太疼了啊!别看电影里道士咬手指的时候那么轻松,可真正轮到自己咬手指,才知道其中的疼啊。

  “老鬼,我记得《楼观道法》上说,要是用两个人的血的话,阳气会混杂,会被对方察觉出的,要不还是用你一个人的血吧……”我急中生智,很快想出了一个解决之法。

  “滚蛋。”老鬼瞪了我一眼:“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赶紧动手吧啊,要是下不了手,我不介意帮你。”

  “去!”我说道。老鬼下嘴那么狠,现在他的手指尖还在滴血,真要让他咬一口,估计我手指头都能被咬掉了。

  我努力在脑海中幻想着我那死鬼同学惨死的模样,然后闭上眼,猛的一咬……

  妈的,还是没出血,现在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皮厚的原因了。

  之后我又尝试了好几次,我的手指尖都疼的受不了了,这才总算咬破了一个小口。我忙在香上滴了几滴血,然后又在地上画了一张血网,完成了驱鬼法阵之后,总算松了口气。

  而这会儿我也感觉到,我的手指头似乎没那么疼了。

  之后,老鬼便带着我走出了棒子地,开始围着整个棒子地转悠起来。我看他走走停停走走停停,时不时的在地上挖个坑,然后让我在里边撒尿,脑海中不由的闪现出了天罡七十二煞法阵之一的天罗地网法阵。

  我问道:“老鬼,你这个是不是天罗地网法阵啊?”

  老鬼点了点头:“恩,是啊,你能看出来,倒是挺出乎我意料的。”

  我笑着道:“那可不,嘿,要不祖师爷咋选我当徒弟了呢。”

  “尿性。”老鬼瞪了我一眼,便继续带我围着棒子地转悠。

  “等等。”我忽然意识到一个相当严肃的问题,忙喊住了老鬼。

  老鬼看着我:“啥事儿?”

  “你说,咱们楼观道,是不是挺讲究辈分高低的啊。”我问老鬼道。

  老鬼点点头:“可不是咋的,咱楼观道是文明宗教,比什么正一茅山的要文明多了。”

  “哦,那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听见你尊称我一声师爷呢?”我一脸坏笑的看着老鬼。

  “呸,我还尊称你师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老鬼冷嘲热讽的道:“我这都多大岁数了。”

  “辈分可不是按年纪来的啊,当时我可是在梦里拜的你祖师爷,我理所当然的是你的师爷了,你不是我的徒孙吗?”

  “滚!”老东西骂了一句:“你讲的都是歪理。”

  “歪理。”我哭笑不得的问答:“我就纳闷儿了,我这个怎么就成歪理了呢?你说说,辈分不是这么讲的吗?”

  “那我还教给你不少楼观道的道法了呢,你是不是该称呼我一声师傅?”老鬼道。

  “行啊。”我笑笑:“那祖师爷就要跟你称兄道弟了。”

  “你……”老鬼被我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我说不过你,我不说还不行吗?”

  “行啊。”我笑了笑:“那以后我可就称呼你为徒孙了。”

  “随便你。”老鬼瞪了我一眼。

  按老鬼的说法,他这是要将这片棒子地阴阳流通的途径给堵上,这样阴阳暂时就不能流通了。只要半截翁没有修炼成精,那在押煞阵中,就无法判断东南西北,实力将会大大的减弱。

  到时候我们再用早就准备好的计划对付它,一定可以降服了这妖怪。

  今天晚上便是我们和半截翁决一死战的时间,所以我回去之后就早早的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外边已经完全黑了。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我还发现了好几个胖子的未接电话,有五个之多,胖子给我打电话,无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去野炊。

  当然,我们所谓的野炊,是最原始最简单的野炊,需要携带的工具只有一个,那就是打火机。到时候找个没人的地方,点上一堆篝火,掰几个棒子,挖几个红薯,运气好的话,再打两只野鸟,烧两只鸽子,一个星期天就可以像是在天堂里过的一样。

  我估计胖子是早就已经把半截翁的事情给忘记了,我心想二胖果然不是降妖除魔之人,维护宇宙和平的任务,还得我一个人扛着。

  顿时我再次感觉到一阵亚历山大。

  “醒了?”老鬼笑着对我道。

  老鬼这会儿竟穿上了一件杏黄色的道袍,守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碟丰盛的小菜,以及一壶老白干。

  老鬼估计一个人喝了有一会儿了,脸都是红彤彤的。不过桌子上的菜倒是没怎么动。我看了一眼,发现都是一些熟食,酱牛肉,烧肘子,还有一个烧鸡,以及几样肉菜。

  老东西今儿个是怎么了,这么挥霍?

  我点了点头,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老鬼:“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老时间。”老鬼笑道:“先过来陪我喝点。”

  我看着这满桌子的好酒好菜,顿时感觉饥肠辘辘起来,坐在老鬼对面,倒了一杯酒之后,便开始和老鬼对碰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相对无言,我只顾着吃自己的。当时我家的生活水平也只算一般,平日里很少有机会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所以面对美食的诱惑,我没忍住,一个劲儿的吃菜,只是老鬼偶尔叫我喝酒的时候,我才会端起一杯,象征性的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