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十三章 死战半截翁

第十三章 死战半截翁

  直等到桌子上的东西都快被我吃完的时候,老鬼才终于嘿嘿笑笑:“行了,别吃了,也给我留点……”

  我这才放下筷子,道:“给你吃吧,反正我也吃饱了。”

  老怪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只是慈祥的目光看着我,倒也是没有动筷子,只是笑着道:“如果今天你能通过考核的话,那你就是楼观道的正式弟子了,以后就要担当起降妖除魔的重任了。”

  看他这么严肃,我不由得再次联想到周星星的电影来,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别说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交给我了啊。”

  “也可以这么说。”老头儿依旧是严肃的很:“你不要把这当笑话,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

  “好吧。”我点点头,虽然我一点都不相信这老头儿所言。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老鬼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来道。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吧,不要那么不开心嘛,我们都把法阵布置的那么隆重了,我还就不相信那帮半截翁不上套。”

  “不要小瞧任何一种生命形式。”老鬼语气严肃的对我说道:“存在,就是真理,一定不要疏忽大意。”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耐烦的道,总觉得这老鬼有些啰嗦:“反正我们两个呢,还怕对付不了一个残疾鬼?”

  老鬼笑笑,并未多言,跟着我便朝那片棒子地走去。

  这片棒子地周围都没人家,尤其是今天还是周日,所以连学校的路灯都没有亮,这里简直就是恶魔的世界,乌漆抹黑,什么都看不见。

  就算是打着一把手电筒,依旧给人一种昏暗的感觉,总感觉周围有什么东西,正在耻笑我们,耻笑我们的计划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而且随着我们越靠近棒子地,这种感觉也就越强盛。

  “老鬼,就在这里吧?”我转身对跟在后面的老鬼问道。

  老鬼点了点头:“你进去把那东西引出来,引出来之后就往外跑,我会在这里启动法阵的。”

  “成!”我欣然点头答应,然后一步两回头的往棒子地里走去。

  我深刻体会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道理,别看我一鼓作气的往里走,实际上心里害怕着呢。

  “不要回头,小心肩膀上的三把阳火灭了!”老鬼说道。

  “我知道。”我半开玩笑的道:“我就是想看你最后一眼。”

  没想到我这话还真应验了,这果然是我见老鬼的最后一眼。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走进了黑乎乎的棒子地,我的恐惧感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状态,真担心那玩意儿一出来,我直接被吓的嗝屁啊。

  越往里深入,我的心中就越是恐惧,虽然手中拿着一个手电筒,不过却不起一点作用,依旧感觉屁股后边跟着个人似的。

  我按老鬼的说法,慢慢的朝着坟墓的方向走去。我现在感觉全世界就只剩下了我自己,周围都是我的身子和棒子叶摩擦发出的声音,参差不齐,我感觉全世界就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种世界,脑袋发懵,没有任何意识的前行。

  半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来到了那个白天做好记号的坟墓旁,用手电照了一下,瞬间感觉全身发麻。

  麻痹的,我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墓葬的一半,竟然被掏空了!

  我站在没有被挖开的这一段,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挖开那一条空荡荡,黑乎乎的大洞,延伸到墓葬里边去。

  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一步步的走了上去,想要看清墓葬里边到底有什么。

  当我用手电照见了黑洞里边的东西之后,瞬间吓得头皮发麻起来,麻痹的啊,这黑洞里边竟是一具白森森的骷髅,棺材板子从中间折断了,中间那阴森的骷髅,竟是如此的清楚,让人心中骇然。

  我直接看傻了,目光呆滞的盯着那玩意儿看了好半天时间,甚至都忘记了下一步计划。

  骷髅下半身没有了,只剩下了上半身,而在断裂处,那断狠明显是新鲜的,就好像刚刚被折断没多长时间。

  啪!

  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忽然一个手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木讷的转过身,还没看见到底是什么人,耳畔便传来一阵相当清晰的冷笑声:“桀桀,桀桀,你是在找我吗?你是在找我吗?"

  “找你妹啊。”当时我感觉我头都大了,鼓起勇气骂了一句,然后也顾不上巴掌的主人了,拔腿就是一顿狂跑啊,甚至棒子叶在我身上划开了数不清的血口子,我也不管了。

  “桀桀!”不过看来我的逃跑根本就不起作用,尽管我努力跑了半个小时,依旧是没有跑出这块不算大的棒子地,而那阵阴森的诡笑声却依旧不绝于耳的传来。

  “麻痹的。”我咬着牙狠狠骂了一句,而后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驱魔符,边跑边警惕着四周,只要四周一有任何风吹草动,我都将会用驱魔符打跑对方。

  继续跑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果然感觉到后背被一双手给拍着了,我毫不犹豫的便把手中符咒朝身后贴了过去。

  果不其然,这一下果然起到了作用,符咒正贴在对方的肩膀上,只听对方发出一声诡异的尖叫声之后,身体化作一道光,瞬间消失。

  “哈哈,果然起作用。”我心中那叫一阵兴奋啊,拿着符咒,胆大了不少。

  可是我跑来跑去,就是跑不出那棒子地,我立刻意识到遇到了鬼打墙了。麻痹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不过这难不倒哥们,楼观道上有许多种破解鬼打墙的方法,其中一个最简单的便是童子尿。

  于是哥们我掏出作案工具便准备施法。可没想到还没开始行动,便蓦然间感觉到,手被某种神秘强大的力量给牵制住了,根本就没办法挣脱开啊。

  擦!

  我努力的挣扎着,却发现那股力量实在太大,人类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

  当时哥们也没多想,准备用另一只手掏出驱魔符,对付这个牵我手的半截翁。

  可是还没等我抓住驱魔符,另外一只手却忽然拽住了我的手,我的心瞬间凉了大半截,心想麻痹的,该不会是那两只半截翁都盯上哥们自己了吧。

  于是我左右各看了一眼,这么一看,还真是吓了个半死。可不是咋的,左右各有一个半截翁拉着我的手,面朝着我,嘿嘿的笑着,那黑乎乎的俩大洞,看得我脑袋发昏。

  “你不是在找我们吗?”其中一个看起来还强壮点的家伙,笑着对我说道。

  然后我忍不住的打量了这家伙一眼,却惊骇的发现,这家伙已经不是半截翁了,至少它已经有下半身了。

  虽然现在它的下半身只是一副白森森的骷髅,和它的上半身极度的不协调,可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半截翁啊。我立刻尖叫了一声,一脚踹向它的骷髅下半身。

  这一脚狠狠的踹在对方的大腿上,不过我却感觉好像踹在了钢筋混凝土上一般,非但不能伤害到对方,反倒是我的腿隐隐作痛。

  桀桀,桀桀!

  那玩意儿又开始阴森笑了起来,我努力的踹对方的腿,不过跟前几次一样,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然后两个半截翁开始拽着我的手,朝着坟墓的方向走去。我的身子压倒了一片又一片的粗壮棒子杆,感觉身体疼的不得了,尽管我拼了性命的挣扎,可就是没办法挣脱开。

  眼看着我就要被他们丢进棺材里了,我终于急中生智,想出了一种可行的方法。虽然现在我的双手被束缚着,可还有一个小手没有被束缚啊。刚才刚掏出来还没来得急施展,便被两半截翁给抓住了胳膊。

  现在我的第三只手可没被拽着啊,于是哥们我毫不犹豫的朝那半截翁的下半身洒了一泡尿。

  桀!

  那半截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而后便松开我,匆匆忙忙的跑开了。这正给了哥们我机会,我那只空出来的手抓住一张驱魔符,便朝半截翁的脑壳上狠狠的拍了去。

  啪!

  驱魔符正打在半截翁的脑袋上,那半截翁嗷的一声惨叫,便化为一股黑烟,从我面前消失了。

  我刚才那一泡尿,正好也解了鬼打墙,所以我跑了不到十分钟,便跑出了这片棒子地。

  而且看来两个半截翁也都受了重创,在这十分钟的时间内也没有来找我的麻烦。我成功的逃出了棒子地,准备让老东西启动天罗地网法阵。

  可等到我跑出来之后,才发现老鬼并不在商量好的地方等着,我不由得大喊了一声;“老鬼,老鬼,你在哪儿啊。出来接客啊!”

  滴滴,滴滴!

  此时,我的诺基亚老爷机响了起来,我忙掏出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信息,忙打开信息看了一眼,瞬间惊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