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十四章 这爹坑大了

第十四章 这爹坑大了

  “小鬼,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就说明我已经确定你找不到我了。这不是捉迷藏,警告,这不是捉迷藏。”

  “至于离开的原因,我只能说天机不可泄露,日后能否遇见,也只能交给缘分了。这两座法阵,我们已经合力布置成功,能不能启动,就看你的了。”

  “这两个半截翁,交由你自己处置,乃是你成为楼观道一员所必须祭祀之物,珍重,老鬼……”

  尼玛!

  我当时连坐到地上大哭的心思都有了,这么好一个老头就这么走了?老子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最可恨的是,老鬼把这两残疾鬼交给我自己了?

  我擦,早知道是这情况,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来跟这两个玩意儿纠缠的啊,这尼玛太吓人了啊。

  之前心里还有个依靠,觉得老东西护着,没啥问题。但老头儿的短信一来,我这心立刻就空落落的,除了恐惧就是恐惧,这种恐惧让我产生一股强烈的窒息感。

  我多希望这是老东西跟我开的一个玩笑啊,可是我喊了几声都没有老鬼的声音,我就知道玩完了,彻底完了!

  “原来你在这儿啊,原来你在这儿啊,桀桀,桀桀!”就在我还抱着找到老鬼心思的时候,身后忽然再次传来半截翁的声音,我立刻转身,发现那两半截翁已经追到了棒子地边缘,马上就要冲出法阵了。

  尼玛,要是这两怪物冲出法阵的话,那他们的实力将会得不到束缚,到时候我一人想干过这两半截翁,除非做梦啊。

  当时的我知道已经没别的希望了,除了破釜沉舟,就只有把小命交代在这儿这一种选择了。于是我深呼吸一口气,鼓足勇气之后,便一下跳进了棒子地里:“混账王八蛋,跟老子来啊。”

  说完后,转身就往棒子地深处跑去。

  那个半截翁似乎刚学会说人话不久,所以特别的想过过嘴瘾,不断的怪声怪气的喊着:“我来抓你喽,我来抓你喽。”

  “抓你妹啊!”看着他们钻进了天罗地网法阵,我当即怒吼一声,而后猛地咬破中指,瞬间钻心的疼痛弥漫全身,同时开始念叨着法诀,在虚空中用血画出了一道法印,画完之后,朝着东方的方向打了过去。

  瞬间,法印化为一道闪着红光的网状物质,迅速的将东面给拦截住了,然后我又如法炮制,迅速的用法印将其余三个方位给堵上了。

  两个半截翁很快发现了我的位置,追了上来,桀桀的阴森笑着:“去屎,去屎……”

  丫的普通话都说不标准,还要我去死,你做梦吧!

  之后我朝两个东西丢了一张驱魔符,便快速的朝白天发现坟墓的地方跑去。

  也不知道这两半截翁咋这么高兴,一个劲儿的跟在我屁股后边,桀桀的笑着,也不上来攻击我,只是跟在我后边跑。

  我想他们肯定认为我是胡乱跑,正好朝他们的大本营,也就是今天被我们布置了法阵的地方跑去。我不知道他们逼我去他们的大本营到底有什么用,甚至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知道了法阵的事,是不是知道法阵对他们不起作用,所以才有恃无恐。

  当时我只想赶紧到达目的地,然后赶紧引动法阵,就算法阵不起作用,也让我早点了结了算球。

  长时间处于这种担惊受怕的状态,人真的可能会崩溃的。我不知道我脸上被棒子叶划出了多少道血口子了,汗珠浸入伤口,让我感觉一阵阵的刺痛感。

  不过估计当时我全部的精力都在怎么引动法阵上边了,所以也忽略了脸上的疼痛感。

  几分钟之后,终于到达了坟墓附近,我当时想都没想,直接再次咬破手指,开始引动押煞阵!

  当时跟在我屁股后边的两个半截翁看见我咬破手指准备启动法阵,这才意识到我和老鬼早早的便埋伏上了法阵,立刻大感不妙,砰的一声就飞上来,把我给撞了个大跟头,我感觉身子在地上翻了好几圈才终于停了下来,五六米远的棒子都被我的身体给压断了。

  我甚至感觉我的腰都断了,努力地挣扎了两下却是动弹不得,我也不想着起来了,心道赶紧启动法阵要紧,手上的血朝着法阵上甩了去,同时默默念叨法诀。

  两半截翁似乎知道法阵的厉害,拼了命的上来阻止我,其中那个骷髅在我的小腹上狠狠的踹了一脚,我的身子再次被踹的倒飞。

  我感觉半条命都被那一脚给夺走了……

  不过好在我意志力还算坚定,虽然半死不活的,但嘴巴依旧没停止念叨着法诀,我甚至都不确定距离这么远,法诀到底起不起作用。

  随着我喊出法诀最后一句话:急急如律令之后,我瞬间感觉到一股狂风吹来,天空上原本便稀疏的星光,更是瞬间消失,紧接着,空气中是一股股浓浓的腥臭味,四周是完全的黑暗。

  我忙打开手电筒照亮,总算驱逐了内心的一丝恐惧和慌乱,这时我看见了恐惧的一幕。

  原本那个被掏了一半的坟墓,此刻里边竟想起了一阵砰砰砰砰胡乱碰撞的声音,同时还传来撕心裂肺般鬼哭狼嚎的声音。

  那碰撞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地面都跟着轻微的颤抖了起来,这阴森诡异的夜晚听着凄厉尖叫声,也能让人毛骨悚然到极点,更别说还有两个半截翁陪着你呢。

  两个半截翁也害怕到了极点,身子开始围着坟墓转了起来,不断的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似乎是在跟坟墓里边的东西玩互动。

  我差不多能搞明白了,这坟墓里边的东西,很可能是他们的孩子。没想到两怪物也能孕育出孩子,真是天下奇闻啊。

  砰!

  随着最后一阵沉闷的响声过后,棺材里边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两个在外边盘旋的半截翁在惨叫了片刻之后,没有得到里边的回应,也都绝望了,鬼哭狼嚎的厉害。

  “还给我孩子,还给我孩子。”那个有腿的半截翁朝我跑了过来,两只紫黑色的手直掐向我的脖子。

  “擦,还掐我。”我立刻掏出一大把驱魔符来,抓在手上,在对方靠近了之后,毫不犹豫的朝对方的额头上贴了一张。

  因为天罗地网法阵和押煞阵已经同时启动,在法阵之中的半截翁威力已经大大减弱了不少,所以对方的速度自然而然的慢了不少,我的能力相对的提高了。

  嗷!

  那家伙发出一声惨嚎之后,身子被我的符给打的倒飞出去,不过并没有倒地,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好几步,最后还是扶着棒子站稳了。

  另外一个没有腿的半截翁趁着我对付骷髅半截翁的时候,也开始偷袭我,不过速度还是太慢,甚至给了哥们我一个摆Pose的时间,我的身体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以一个贵妃醉酒的优雅姿势,将驱魔符贴在对方胸口上。

  嘎!

  又是一声凄厉惨叫,半截翁被我给打的倒飞。

  嗷呜,嗷呜!

  骷髅半截翁发现自己的婆娘被我给打的惨叫,也是心疼了,立刻顾不上危险,冲我飞了过来,那个无腿半截翁也是立刻响应,同时攻击。

  他们这是准备来一个前后夹击啊。不过哥们不怕,因为他们的速度太慢,我在前胸后背上各贴上了一张符,然后静静的等待着对方靠近。

  那两个家伙也发现了我身上贴满了符,所以立刻就停了下来,不过我可不是他们想揍就揍的啊,于是我匆忙追了上去,一个飞扑,便将无腿半截翁压在地上。

  因为我身上有符,所以那东西根本不敢动我,我则是趁着这个机会,将所有的符都掏了出来,贴在左手心和右手心各一张,然后啪啪啪的给那孙子大嘴巴子。

  麻痹的,你不是挺能吓唬人的吗?好,老子今天就让你吓唬,让你吓唬个够!

  我的巴掌每次打下去,都打的那孙子一声惨叫,还伴随着符咒和阴体碰撞发出的冥光。虽然我的手掌心都火辣辣的疼起来,不过当时我心中还是挺爽的。

  麻痹的,打鬼的大嘴巴子啊,人这辈子能有几次机会?也就哥们我幸运。

  来回打了十几个嘴巴子,那家伙已经奄奄一息了,甚至都不能挣扎了,最后我又贴在脚上一个符咒,站起身来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瓜子踹。

  踹了五六次之后,那东西便被我给踹成了黑灰,慢慢的飘散了。

  而从始至终,那个骷髅半截翁一直都是用恐惧的目光看着我,甚至都没有上来帮他的媳妇儿。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上来也是徒劳无功的。

  因为我的强大,因为法阵已经大大削弱了他们的力量。

  然后那东西开始逃起来。

  哥们我可不会给他逃的机会,冷冷的笑了笑,又往身上贴了几张符,便凶猛的追了上去。

  因为打了一个小胜仗,我也变得雄赳赳气昂昂起来,感觉这玩意儿也不过如此嘛,甚至都还没有人类强大。或许是因为我自信心爆棚,所以完全忘记了对手的狡猾,只是依旧沉浸在自己强大这个喜悦之中。

  殊不知,这是那玩意儿的一个奸计,在我狂跑的时候,身上的符咒竟被棒子给拨弄掉了,而我身上的符咒总共也就那么几张,所以追了会儿之后,我就只剩下手上捏着的三张符了。

  而在我追的正起劲儿的时候,忽然一只有力的大脚狠狠的踹在我的后背上,这次我感觉脊柱应该是真的断了。因为我的身子都往前飞了七八米,可想那股力气究竟是如何的大了,带给我的痛苦,同样可想而知。

  “桀桀,桀桀……”那类似于鸭子叫声的诡异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朵,当时我还纳闷儿,老子身上有符咒,你凭啥攻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