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十五章 掌心血符

第十五章 掌心血符

  可这么一摸,才知道有个屁的符啊,都已经掉光了。我想都没想,直接将一道符咒贴在我的后背,免得再被那玩意儿给攻击了。

  这个想法尚没有付诸行动,我的肚子便再次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作用上了,紧接着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同时胸腔中涌入一股温暖的液体来,透过嘴,吐了出来。

  是粘稠的血!

  我感觉我的两只眼睛都充满了血丝,看这个世界都是血色的。

  我向你们保证,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承受过这样的痛苦,也从来没听人说过世界上有这样的痛苦。

  幸亏我还死死的拿着手电筒,拿着手电筒在我身边四处乱晃了起来,这才总算为自己赢得了片刻的安稳。

  可是这安稳也只是片刻的,我躺在地上还没有喘几口气,耳畔便忽然传来一阵破土而出的风的呼啸声,我忙扭头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双腿哆嗦。

  麻痹的,一只阴森森的爪子,竟从泥土下边钻了出来,黑乎乎的指甲,触目惊心,我甚至还看见一片指甲里还蠕动着一只白色的蛆虫。

  更恶心的事情发生了,那玩意儿的爪子直接朝着我的脖子上招呼,死死的把我的脖子给卡住了。

  呕!

  我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惨叫,而后大脑一片空白,完全的窒息,喉咙里好像被塞住了一个橡皮塞,甚至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麻痹的这是开挂了啊,竟然钻到了地下面,这玩意儿还有这功能呢啊。

  我一边拼命的挣扎着,一边手忙见乱的抓着驱魔符便朝它掐我的手指上贴去。

  滋滋滋,滋滋滋!

  符咒贴在那双手上,好像是浓硫酸丢到了水里似的,发出一阵滋滋的声音,同时开始冒起一股股的黑色烟雾来,那股烟雾好像烧的皮鞋发出的黑烟,呛得我眼泪鼻涕一块流出来了。

  可是我知道现在不是我享受这烟雾的时候,把符咒贴在手上,然后死命的掰着对方的爪子。

  估计对方是准备跟我玩命,所以尽管对方的手指都已经快要被融化了,甚至都露出了森森白骨。不过依旧是不松开,而我也是快到大限了,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动作用手掰着对方的胳膊。

  我的大脑昏昏沉沉,眼前完全的黑暗,耳畔的声音也逐渐的消失,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我要睡觉,马上就要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这种窒息到几点的感觉,非但没有痛苦,反倒还有些让人享受,让人只想闭上眼睡一觉,不再理会这个肮脏的世界。

  咔嚓!

  不过就在我要睡去的时候,忽然耳畔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刚想进入睡眠状态的我,立刻睁开了眼睛。

  我这才惊讶的发现,麻痹的,是那玩意儿的手指被我给掰断了一只啊,因为掰断了一只手指头,我得以喘气,虽然是很小的一口气,不过依旧让我兴奋。

  我重新变得活跃起来,咬着牙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将剩下的一张符咒也用上了,然后使劲的掰对方的手指头。

  咔嚓!

  又是一根手指被我给掰断了,我日啊,我当时兴奋的比中了彩票还要兴奋,越来越多的空气进入我的身体之中,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能呼吸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啊。

  我咬着牙,鼓足最后的一点力气,再次掰断了一根手指,然后是第四根,第五根……

  等到对方的手指都被我掰断之后,那货竟又用胳膊搂着我的脖子,不过这更难不倒哥们了,我拿着符咒就往胳膊上边卷,不过对方的力度减小的并不是很明显,我依旧是处于窒息之中。

  我快速的把中指咬破,然后在符上边重新画起血符来,老鬼说过,符咒要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用血祭出的符,才可以施展。

  果不其然,这一下果然起到了作用,我刚祭完,符上的黄光瞬间化为红色,与此同时藏在我身下的半截翁也终于疼的受不了了,嗷的一声,就从泥土下边蹦了上来。

  我也被半截翁的身子给撞的飞了好几米远,真没看出来,这东西虽然失去了双手,可力气依旧是这么的大。

  看来他是想趁胜追击,所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迈着俩骷髅腿朝着我踩了过来。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可能是人在危险之中爆发出的潜力吧,我竟想出把骷髅腿给拔掉的想法,心想反正这骷髅腿是从棺材里那冤鬼身上夺过来的,在他身上应该不是太牢固,只要我把这玩意儿给拽下来,这半截翁不是一样不能动了吗?

  只要他不能动,我一个够格的阴阳先生还没办法对付他?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是一阵冷笑,然后不躲不闪,看着那双朝我踢来的腿,便张开怀抱,一把给抱住了。

  嘿,哥们我这招还真起作用了,半截翁竟因为惯性,而一下摔倒在地上。

  而且从他摔地上发出的沉闷声音上判断,这货摔的还真不轻。

  我也没时间理会那么多,手上抓着符咒,便狠狠的贴在这货的双腿上。瞬间,之前还不断踢蹬挣扎的双腿,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

  我知道这招起到了作用,心中一阵兴奋,忙从地上抓起了一块砖头,朝他的小腿骨上狠狠的敲了去。毕竟是死去多时的骷髅,竟被我轻而易举的给砸断了。

  再然后是另外的一根腿骨,确保对方失去了腿骨无法动弹了之后,我抓起贴在腿骨上的符咒,便是朝半截翁的额头上贴了去。

  瞬间,刚才还拼命挣扎的半截翁,瞬间停止了蠕动,我心中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却也不敢怠慢这玩意,在他身上撒了泡尿,又滴了几滴血,确保暂时压制住对方之后,这才匆忙起身,按跑来的路线,重新往回走了一遍。

  找到了几张坠落在地的黄符之后,便粘在脚掌上,把这只鬼给踹成了粉末,这才总算松了口气。

  夜已经很深了,我拿着手电筒步履蹒跚的往回走。现在我感觉自己丢掉了半条命似的,全身乏力,耳鸣眼花,那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经历了这次的事,我的胆量瞬间膨胀了数倍,基本上在这种诡异的夜色中独行,一点都不害怕。

  我的心中充满无尽希望,我希望在我打开老鬼的太平间房门的时候,老鬼会忽然跳出来,一脸坏笑的道:“臭小子,被我给耍了吧?”

  可是这一切注定只能成奢侈的想象,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房间中除了一股老鬼的脚臭味之外,再也没有留下他的任何东西,甚至连一些换洗衣裳也没有了,整个房间好像经历了大洗劫一般。

  “老鬼。”我喊了一声,不过没有任何人回应,我的心中那是相当的失望啊,有气无力的坐在了床架子上。

  老东西走了,以后的捉鬼路途,只能我一个人前行了。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遇见鬼似乎都有些没头绪,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坐在老东西的床上想了很久,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一股刺眼的光芒钻进来,照的我两眼睁不开。

  我又喊了一声老鬼,希望昨天的一切都是梦,可是没人回应,加上房间中光秃秃的一切,证实昨天晚上那并不是梦境。

  我洗了把脸,扛起书包往学校走。

  虽然老鬼走了,可我下半辈子说不定也没那么倒霉,不一定非要和鬼神打交道。

  说不定我会像普通人家那样,谈一场恋爱,交一个女朋友,有一帮狐朋狗友,毕业之后找一份工作,娶妻生子,最后过上一辈子幸福的生活。

  也不一定会和鬼神打交道嘛,所以这样的话,老鬼存在与否,都跟我的生活没关系了……

  我很快便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看路边的花儿都是鲜艳明亮的。

  一提起恋爱,我便想起我那个死鬼同学留下的那张纸条。我决定将这封信交给那个人。

  我很快在我那死鬼同学的班级找到了那个叫赵亚楠的学生,当我站在教室外,看着面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的时候,愣了好长时间,有点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是真的。

  “同学,你找我有事?”那个高高瘦瘦的同学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开口问道。

  “恩,有点小事儿。”我点了点头,然后将我死鬼同学留给他的情书给了他:“我有个同学让我把这封信是交给你,你看看吧。”

  那瘦高个男生愣了一下,而后接过信封看了一眼,道:“你和他认识?”

  我点了点头:“恩,我们还是走读生的时候,走同一条路。”

  “哦。”瘦高个男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他是什么时候给你的呢?”

  “在他跳楼的那一天傍晚。”我对瘦高个男生说道。

  事实证明,我这人脑子有点缺根筋,这么煽情的时间点,我怎么可以告诉他呢?万一那个男生认为,那个男生是为了他而殉情呢?

  结果事实证明,那个男生的确误会了,而且误会的还恰到好处。

  我将那封情书交给他之后,男生当着我的面看了一遍,两只眼睛湿润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收了起来,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谢谢”。

  之后便迈着大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