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十六章 红衣招魂

第十六章 红衣招魂

  望着这个同学落寞的身影,我真的有些哭笑不得,难以理解原来男男之间也可以拥有如此复杂的感情,而且这种感情一点都不比男女之间的情爱浅薄。

  我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对彼此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是爱情,还是亲情,亦或是友情?

  后来这个男生用行动告诉我,他们之间的情感:叫做爱情。

  那一天,凌晨时分,我们正在床上睡得香甜,忽然一个沉闷的响声忽然间炸起,传遍了整栋宿舍楼。

  后来我们听到楼顶上有人喊,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因为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所以我们很快的便都反应过来,蹭蹭蹭的从床上爬起来。

  我清楚的记得在我刚爬起来,还没走到窗口的时候,便听到我们寝室长大喊了一声:“嘿,又有孙子跳楼了嗨,快来人啊,谁给急救中心打电话?”

  当我走到楼层上往下边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跳楼的,竟是那个死鬼的基友。死状同样相当的凄惨,而且瘦高个躺的位置和姿势,竟和前一任一模一样!

  等到我冷静下来之后,我对自己展开了深深的自责,都怪我,都怪我多嘴,都怪我爱多管闲事儿,如果我不把情书交给他,如果我不给他说,这情书是男生跳楼之前给我的,那他就不会这么动情,也就不会去跳楼了。

  我走到了洗手间里边,给了自己好几巴掌,心中的罪孽感依旧是那么强,根本就没办法压抑住。

  我心中忽然坚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为了减轻罪孽感,为他们招魂!

  做好了这个打算之后,我一整天都没有上课,只准备着为他们招魂的材料。

  自古以来招魂的方式数不胜数,《楼观道法》之中同样有为数不少的招魂方式,我在脑海中仔细的过了一遍之后,最后选择了一种最简洁,最有效的招魂方式。

  方法仪式都非常简单,那就是在午夜十二点,穿着一身大红,用一碗倒扣着的黄米饭燃香来招引鬼魂。

  我花费了仅仅不到五十块钱,便将这些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其中大部分钱都花在了这身红衣服上。这身红衣服是我在十九元店里买来的一套大妈跳广场舞的戏服,没办法,我找遍了所有的服装店,发现红颜色的衣服都他娘的太贵了,我这样的无产阶级,怎么舍得买那种动不动就几百上千的奢侈品呢?

  于是经过精挑细选,最后我还是在一个小店里找来了这套舞蹈服。我现在甚至还在想,要是待会儿我穿上这身舞蹈服,模样肯定特滑稽,甚至都可能跟广场舞大妈一个级别的。

  但事实证明,我的确高估了自己,说我和大妈是一个级别的,简直就是在侮辱广场舞大妈。

  当我站在镜子面前欣赏到自己的模样的时候,一下没忍住笑了起来,足见我这模样究竟有多可笑了。

  深更半夜的,我穿着红色衣服,小心翼翼的扛着一个行李包走到了宿舍楼下。现在所有的学生都已经睡了,整个校园万籁俱寂,没有一点动静。

  除了偶尔会吹来一阵诡异的邪风,吹起一两个塑料袋来,在半空中来来回回的飘荡着,很是吓人……

  我的大脑不受控制的幻想起来,心中总是觉得那俩塑料袋是俩白色的大眼珠子,正满是嘲弄的眼神看着我。

  我战战兢兢的带着道具来到了目的地之后,四处看了一眼,发现并没人注意到这里之后,便开始了招魂!

  这身红色的衣裳在黑夜里特别的显眼,即便是我看自己一眼,心中依旧会砰砰的狂跳,这玩意儿实在是忒邪乎了,所以我说话的时候声音也颤抖的厉害:“哥们,我知道自杀死去的人在七天之内是不会离开死去地方的,所以如果你能看见兄弟的话,麻烦你给兄弟打声招呼啊。这碗黄米饭送给你吃了。”

  说完后,便跪在地上,从背着的背包中掏出了早准备好的黄米饭。

  这黄米饭是我偷偷的在老鬼的房间里煮熟的,我这时才发现原来哥们我的厨艺还算不错,至少煮出的这黄米饭色香味也算俱全,我吃了一碗,心中觉得我的手艺不比五星级大酒店的差。

  后来我就五星级大酒店的厨师到底做不做黄米饭这件事上纠结了好长时间。

  将倒扣着的黄米饭放在瘦高个死去的地点后,我又点燃了三炷香,口中念叨着救苦往生咒,倒退到了两米的位置,对着黄米饭便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便将一面圆镜子放在了三炷香后边,目光灼灼的盯着镜子看。

  《楼观道法》上说,只要心中一心想着死去的鬼魂,那么就会在镜子里看见出现在后脑勺上边的鬼魂。要是能一次性的将这两个家伙给招来的话,那可真是一箭双雕啊,成全了他们,自己也不用再做这种法事恶心自己了。

  我在心中不断的念叨着这两个基友的名字,念着念着,心中就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种幻觉,觉得自己是他们的第三者似的。

  这个想法可着实把我给恶心到了,我把自己给狠狠的鄙视了一通,心想怎么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了?估计是在和老鬼相识了之后吧。

  一想起老鬼,我的心中再次一阵伤心起来。不知道现在老鬼到底去了哪儿,为什么要不辞而别。而且我看老鬼一辈子没有娶妻生子,那他是不是也是一名同志?

  如果是同志的话,那和这两个死鬼倒是挺相映成趣的。

  我在心中胡乱的想着,竟不自觉的把自己给逗乐了。

  刷刷,刷刷!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顿时便愣在原地,目光一点点的聚焦在镜子上,心想难不成那死鬼这么快便听到了我的召唤,开始显灵了?

  当我的目光最终成功聚焦在镜子上边的时候,顿时便被镜子里的情景给吓了个半死。

  麻痹的啊,这不会是真的啊!我分明看到,在我身后五六米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孝服的‘鬼’。因为环境实在是太暗了,所以我只能勉强看到那鬼魂白色的孝服部分,根本就看不见肉身。

  不过这正是其恐怖的地方。你想啊,深更半夜的,你穿着一身广场舞大妈的装束,在举办招魂仪式,然后忽然一个诡异的白色身影闯进了眼帘里边,而且还是通过镜子看到的,也就是说,那白色的身影,很可能是你用肉眼看不见的物件儿。

  越是这种看不见的物件儿,就越是能勾引起人心中的恐惧。

  只见那白色正一步步的走上来,沉重的脚步和地面摩擦,发出刷刷刷的声音,看着那玩意儿在镜子里边越来越大,我只感觉到后脑勺是一阵阵的发凉,脑子在快速的运转着,我心想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那对基友的其中之一啊?

  可是有点不对啊,那俩家伙死的时候,身上穿的可是校服啊,可是为什么这玩意儿出现的状态却是孝服呢。

  难不成是人死了之后,鬼魂都会变成穿孝服的模样?但《楼观道法》里的介绍,却并不是这样啊。

  一时间我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虽然我这会儿吓得有点哆哆嗦嗦,甚至都有些被吓尿裤子了,可还是努力的保持着理智,思考着该如何和这个鬼玩意儿打交道,第一句话该怎么说。

  这时,哥们我忽然发现,这穿孝服的家伙手上,竟举起了一个粘满了白条的麻杖来,看模样是准备打我的脑袋啊,我的脑子立刻就明白了过来,麻痹的,老子这是碰到了勾魂使者白无常了啊!

  你或许会奇怪,为什么勾魂的不是牛头马面,而是白无常了呢?实际上这里边还是有点学问的。黑白无常,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黑白老爷,和牛头马面一样,都是勾魂的当差。

  只是这黑白老爷勾的魂,都是好人。既然是好人,那下辈子转世投胎也会做好人。

  而牛头马面勾的魂,都是一些坏人,下辈子转世投胎都要做畜生的。我心想我这俩死鬼同学平日里老实巴交的,甚至都不打飞机,无论怎么说都算不上是坏人啊。

  所以来勾魂的理所当然的就是这黑白老爷。

  估计是白老爷看我在这儿抢他老人家的差事儿,所以就生气,要跟我来一个生死决斗吧?

  妈妈的,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儿和公务员抢饭吃啊,当下便嗷的一声跳了起来:“白老爷住手,这是误会!”

  “误会个屁。”身后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愤怒的叫骂声:“早就知道你们会来毁灭证据,老子等一天了……”

  擦,果然是个误会,哥们儿我的心瞬间放松了下来,狗日的原来不是白老爷啊,刚才真是让我白白的害怕了那么长时间。

  只是到底是谁深更半夜的穿着孝服在学校里乱窜呢?这不是要吓死人嘛,我一边撒丫子狂跑一边快速的思考着。

  “狗日的玩意儿你给老子站住,你给我说清楚,我儿子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

  我这才清楚,原来这狗日的是我那死鬼同学的老爹啊,估计是看儿子死的不明不白,所以在这儿蹲守,想要为儿子讨还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