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十八章 厕所冤鬼

第十八章 厕所冤鬼

  哥们当场便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霸道不讲道理?你听谁传说的,你认识我?”

  小姑娘笑笑:“是啊,我认识你,你可是学校的名人,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是同学啊。不过至于我究竟如何出名,我倒是挺纳闷儿,便好奇的问道:“这位同学,那你跟我说说,我怎么个出名法?”

  “敢在学校大门口抱着砖头打架,你可绝对是第一个啊。你这么猛的人,不想出名都困难呢。”

  我心中一阵苦笑不得,妈的,原来是因为这而出名啊,我还以为是上次我扶老奶奶过马路而成了同学们的道德楷模了呢。

  这可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啊!

  我决定暂时还是不管这些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通过这次的考试再说。

  很快我们便进了驾校,然后在教练的安排下,和其余的几个同学汇合,然后等待着出发。

  之后我们便坐上了前往考点的大巴,而且我很幸运的和车艳艳坐在了一块,看着这个萌妹子,我甚至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成年?

  不过哥们胃口比较广,别管是熟女还是未成年萝莉,哥哥统统有兴趣,我并没有挑食的毛病。一路上发挥我的嘴上功夫,把车艳艳逗的波涛汹涌。

  年纪这么小胸就这么发达,真是人小志气大。

  “对了,我们培训也是要在考点进行培训吗?”马上就要到考点了,我的心中莫名的惶恐起来,估计这是考试惧怕症吧。

  “培训?培训什么?”车艳艳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这是科目一,都是自己在电脑上做题的啊。”

  “你跟我开个毛玩笑。”我看着她,一脸的不可思议:“不用驾校培训?”

  “开玩笑?”旁边一胖哥们满是嘲讽的语气看着我:“哥们,我看你才是玩笑吧,你真不知道科目一是要自己在电脑上练习的?”

  我知道你大爷啊,当时我都快哭出声来了,我一直以为是我们快考试的时候学校进行统一培训呢,毕竟听说科目一很简单,稍加培训就能通过。

  于是我果然成了驾校同学们的笑话,我甚至觉得所有同学都在偷偷的对我冷嘲热讽。

  好在一热心肠的哥们有培训的书籍,借给了我看,我临时抱佛脚,孜孜不倦的开始阅读起来。

  真是书到用时方很少,钱到月底不够花啊!

  不过结果还是挺遂人愿,可能是因为我这人天资过人(别打我)的原因吧,所以经过我开考前一个小时的培训,竟然也通过了培训。

  而借给我书的那哥们,最后却因为两分而名落孙山,看着那哥们儿垂头丧气的模样,我一边还给他书一边拍着他肩膀劝说道:“哥们,不要气馁,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下次不行,还有下下次……”

  于是那哥们要揍我,因为我的那一句‘下下次’惹怒了他。

  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都在寻找车艳艳的身影。不过并没有找到她的身影,哥们我心中开始有些失望起来,心想该不会她对我比较厌烦,所以自己租车走了吧?

  回去之后的一整天,我都是魂不守舍的。

  白天谈完恋爱之后,晚上又到了成全那对基友的时刻了,这次我选择用直接见鬼的方式,寻找那对苦命同性鸳鸯的鬼魂。

  既然这俩哥们都是在七天之内一块惨死,那么俩鬼魂肯定还在学校,我开通了天眼,说不定还能偷偷的看见这俩哥们儿搞基进行时呢。

  我买来了白酒,食盐,又从学校外边找到了几根生长的极其旺盛的柳树枝,到了深夜,在小树林的一颗粗壮的大树底下,挖了一个不大的洞,将白酒全都倒了进去,又倒了半斤的盐,充分的搅拌匀之后,便用柳树枝沾了一下,然后在眼上抹了一下。

  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我所看到的和平常所看到的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觉得眼睛有点发痛。

  我再次开始怀疑起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了,《楼观道法》真的管用?为什么我所看到的情景,不跟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孤魂野鬼四处飘荡?

  不过我现在并不能确定我这双眼睛到底管用不管用,所以决定找个地方试验一下。我听说以前学校的女厕所是学校的医务室,里边曾经死过一个护士和一个老太太,具体怎么死的并不知道,只是听说死的挺惨的,她们俩死后,那个地方就开始闹鬼,然后学校医务室便被拆除了,改建成了现在的女厕所。

  在那个地方撞鬼的可能性一定很大,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脑子一热,就去了。

  当时我脑子里真的没什么杂念,一心想着就是想撞鬼。如果你们心中有鬼的话,我也没办法,我只是想说,你们那些肮脏的心啊,嘿!

  不过结果再次让我失望,我围着女厕所转了一圈,除了在厕所外找到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之外,再也没有找到任何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有点憋得慌,于是我准备去男厕所里方便一下。

  可在经过男教师厕所的时候,我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来。我以前听同宿舍的人说,学校老师的厕所,可比咱们学生的厕所豪华的很啊,里边都是单间。

  我很好奇我那同学所说的单间到底是以怎样的一种形式存在,我当下便打定主意,去男教师厕所里解决,也享受一些老师的VIP待遇。

  这样以后吹牛的时候也有资本了。

  果不其然,老师的待遇和我们学生的就是不一样,非但里边特别干净,甚至我觉得比我们的宿舍都要干净,而且的确是单间,虽然是用板子隔开的,可在我看来,撒尿拉屎的时候都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麻痹的,这些人可真是会享受啊。

  哥们我哼唱着:大河向东流,一边优哉游哉的撒尿,着实享受了一把单间待遇。

  可就在我撒完尿,准备提裤子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单间的门被敲了两下,啪啪,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

  哇靠!

  我瞬间便僵住了,麻痹的啊,这深更半夜的是谁敲门啊?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关键是哥们我做亏心事了啊,占用了男教师厕所啊,这可是一项重罪。

  “谁啊?”我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心中期盼着是门口的门卫老大爷。

  只要是人敲门,那这件事就好解决。

  但是门外没有人回答,而且敲门声也没了,我终于放松了不少,心想说不定是刚才我产生了幻觉,又或者是小石子儿被风吹着砸在了门上。

  我鼓足勇气,准备打开门。

  可是在我的手触碰到门扶手的瞬间,门再次被砰砰的敲响,我再次僵在原地,身体不自觉的便再次抖动了起来。

  妈呀,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在外边啊,我都快被急哭了。

  “谁啊!”我再次喊了一声,可是门外依旧没人。

  虽然经历过了半截翁事件,但深更半夜的再次遇见这等诡异的事情,我依旧是害怕的不得了。

  这时我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通过厕所门下边的缝隙,看看外边有没有脚。

  如果有脚的话,岂不是就说明外边的是个人类了吗?如果没有脚,就说明外边是个鬼。

  想通了这一点,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蹲下了身子。

  可是让我失望的是,下边根本就没有脚,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心想该不会真的是鬼?因为鬼的脚一般都是不着地的。

  我并不准备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便睁大了眼,目光灼灼的仔细观察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忽然一双血眼,猛的出现!在黑夜之中显得相当诡异,散发着血色的光芒,就那么一眨不眨盯着我看。

  当时我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忙闭上眼,然后抬起头来,同时一脚将门给踹开了。

  然后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

  一个全身白色衣服的小护士,正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太太,恐怖的是,这小护士的脸,竟是乌黑色的,没有了眼珠,血糊糊的,而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则没有了脑袋,脖子上甚至还爬满了蛆虫。

  小护士和轮椅都悬在半空,此刻那小护士正咧开黑洞洞的大嘴,冲我嘿嘿的笑着,并且已经伸出了黑乎乎已经腐烂了的手臂,抓向我的脑袋。

  抓你大爷啊!

  我骂了一句,而后快速掏出一张符咒,朝着小护士身上丢了去,同时大喊了一声:急急如律令。

  这符咒是我从老鬼的房间里拿来的,朱砂配雄黄,再加上一等的辰州黄纸,是专门用来驱鬼的。

  在道教中,道士施展法术和符咒,往往会加上一句:急急如律令的后缀,当然这并不是口头禅,而是一种命令的方式,‘急急’是匆忙的意思,而‘律令’则是雷部的一个神仙,因为行走飞快而著称,大概连起来的意思就是:我的咒语,要急速得像律令一样去执行。这些基础知识《楼观道法》上并没有,而是老鬼一点点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