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十章 怪风

第二十章 怪风

  哎,真是一个仇迷心窍的家伙。我在心中无奈的叹气:“既然你一意孤行,我也没办法了。为了避免你祸害更多的人,我今天必须得给你一个了结,或许对你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对了,在我了结你之前,还有一件事要问,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我。”

  女鬼看着我,冷冷的道:“你要问那对死基佬吧。”

  我心中诧异,心想这个女鬼怎么这么清楚?女鬼冷冷的道:“我观察你已经几天了,知道你是阴阳先生。为了确认你到底能不能帮得到我,所以我才用刚才的法子测试你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刚才是在测试哥们啊,不过你测试我有个毛用啊,反正我不会帮你犯法杀人的。”

  “放心吧,不是让你杀人。”女鬼冷冷的道,声音依旧如刚才一般沙哑:“答应我,我才会告诉你那对死基佬的下落。”

  “好吧,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称呼那人为死基佬?那是我同学,我特讨厌死基佬这三个字。”我说道。

  “可以,其实我也挺讨厌死基佬三个字。”女鬼说道。

  “说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我问道。

  “帮我超度了那个老妈妈。”女鬼说道:“另外还有一个小忙,不过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好,这个好说。”我说道:“那现在可以告诉我,那对死基佬的下落了吧?”

  “那两个家伙,现在都被一个神秘的存在给掳走了……”女护士鬼说道。

  “什么?”我愣了一下:“什么叫神秘的存在?是鬼是神还是道士?”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女护士鬼说道:“总之不是鬼,那东西就是一阵风,轻轻的一吹过,那个基佬的鬼魂就消失不见了。”

  “一阵风就把鬼魂给带走了?”我皱了皱眉头,越发的感觉这玩意儿不正常了:“你这是糊弄鬼的吧,一阵风能把人给吹跑?什么风这么厉害,最炫民族风吗?”

  “我不管你信不信,总之这就是我亲眼看见的。”女护士道。

  我看了一眼女护士那双瞎眼,哭笑不得:“你连眼珠子都没有,你是用什么看的?”

  “这个不用你管。”女护士瞪了我‘一眼’:“我已经告诉你想要的答案了,现在,放我离开,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把我的要求告诉你的。”

  “好。”我点点头,然后撕开了门上的符咒。女鬼冷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道:“看来,你的道行还不够。”

  这是什么意思?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女鬼,不明白她这句不明不白的话暗示着什么。

  “我只是用简单的幻术迷惑了你一下而已,没想到你都没有看出来,这不是道行低算什么?”女鬼冷冷的道。

  我这才恍然大悟:“你用了幻术?那你可不可以撤掉幻术?”

  “看你挺善良,就撤掉幻术吧。”女护士鬼说了一句,然后只看到她的身上冒出了一股白烟,之后,一个妙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

  刚才那个丑八怪,瞬间消失不见了。

  一时间,我都看呆了,天啊,鬼也有这么漂亮的吗?这哪是一只鬼,根本就是一个天仙啊,细皮嫩肉,唇红齿白的,更动情的是身上穿着一件短裙护士装,修长的美腿,优雅的高跟鞋,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些,不过却是给人一种病态美。

  跟林黛玉似的。

  而且穿着高跟鞋的个头,绝对不比哥们儿的矮,这身材这样貌,啧啧,放在俺们学校,就算是校花都根本没得比。

  “现在去找你那死基佬同学吧!”女护士鬼再次瞪了我一眼,然后消失不见了,而我却是怦然心动,这才忽然想起,我的‘武器’现在还亮在外边,并且已经有感觉了呢。

  麻痹的,真是太失态了!

  我忙收拾了一下,这可是我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展现小兄弟的伟岸雄姿啊,没想到第一次就这么浪费了,说起来挺伤心的。

  今天的招魂,再次以失败告终,而我的心里则重新添堵了,那股风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一下能把人的鬼魂给掳走?

  难不成还有其余更厉害的道士故意将鬼魂给收走的?如果是的话,那会是谁呢?该不会是老鬼故意在跟我开玩笑吧。

  不过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回宿舍,整个人都蔫儿了吧唧的。这么一折腾,都已经到了凌晨三点钟了。我得赶紧补充睡眠,免得第二天课堂上的睡眠时间不够用。

  大清早的,我就被那欠揍的蠢货寝室长给拽起来了:“刘子,刘子,赶紧去跑操了啊,今儿个班主任亲自查人啦啊。”

  麻痹的,你才瘤子呢,你全家都瘤子!

  估计班主任那孙子记仇,所以在看见我晚来了之后,又把我给臭骂了一顿,得亏哥们儿的脸皮练出来了,否则这会儿早就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

  “跑步回去之后,到门口站着,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能进教室,听见了吗?”那孙子班主任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听见了。”我爽快的答应道,嘿,你不让我进,我还懒得进呢,哥们在外边正好可以欣赏欣赏这美妙的世界,蓝天白云什么的,好好的陶冶陶冶情操……操,不对,老子今天还要趁着上课的时候睡觉呢,让我站外边,我还怎么睡?

  不过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没事儿千万别跟班主任对着干,否则班主任拿出杀手锏的话,可就麻烦大了。

  班主任的杀手锏,不知各位兄弟姐妹清楚不清楚,不过哥们儿我还是顺带提一句吧,杀手锏也就三个字儿:叫家长。

  当时在教室外边站着,我感觉脑子乱哄哄的,好像有几百只蚊子在脑子里边开演唱会似的,嗡嗡的响,头重脚轻的厉害。

  终于,最终还是瞌睡虫占了上风,在听着班主任那似乎放慢了几百倍的语速的情况下,我最终成功的一头砸在地上。

  然后这么一磕,我立马变得清醒无比,刚想爬起来接受班主任的批评。这时坐在最前边的狗屁寝室长救了我一命:“报告班主任,刘百岁晕过去了。”

  “啊,快点来两个人,把刘百岁送到学校医务室去。”班主任惊慌失措的道,同时又在后边加了一句:“你们都看见了,刘百岁同学只是站了一会儿而已,这根本算不上是体罚……”

  这孙子,这会儿想着的并不是赶紧治病救人,反倒是先撇清和自己的关系。行啊,你孙子不把人命当回事儿是吧?那好,爷爷我今儿个还真就得好好吓唬你。

  我故意闭上呼吸,小声的对抱着我双手的胖子道:“胖子,我没呼吸了。”同时小心翼翼的冲他眨巴了一下眼。

  胖子那混蛋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有时候我真怀疑胖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胖子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不好,老刘没呼吸了。”

  啊!

  我分明听到班主任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然后便从教室里跑出来了。我还以为那孙子来探我呼吸呢,谁知道那孙子竟朝他宿舍的方向跑了去。

  我擦,这货该不会是准备跑路吧?

  不过既然戏都已经演到这一步了,也不能喊停,我就直接让胖子把我抱到了医务室。

  这么一检查,我才发现原来我真的发烧了,高烧三十九度,差点就四十度了,胖子还没心没肺的说:正好是孵小鸡儿的温度。

  孵你妹的小鸡儿啊,哥们我得抓紧输液啊,免得让那孙子认为我故意吓唬他。

  输液退烧了之后,我感觉好多了,重新又变成了生龙活虎一条。而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孙子班主任果然是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跑路了。

  而且东西都准备齐全了,结果给医务室的一朋友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我只是普通的发烧感冒,这才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夜幕终于降临,我再次准备齐全,准时出现在了那对死基友殉情的地方。

  虽然尚且不清楚那阵怪异邪风究竟是咋回事儿,但哥们无论如何得调查清楚,谁知道这玩意儿会不会伤害到我那帮混账又王八蛋的同学朋友们呢?

  现在想想,我那时似乎就是挺多事儿的,如果说是正义感,当然也可以。

  因为多事儿和正义感,其实就是一码事儿。有时候,你多点事儿,举手之劳能帮人家解决掉大麻烦,这就是正义了。

  我早就已经熟悉了这样的夜色,而且身心经过前几天的锻炼,也有了相当程度的提高,换句话说就是脸皮厚了一些。

  开通了天眼之后,我就在那死基佬附近开始转悠起来,希望能找到那诡异邪风,或者是那对死基佬的身影。

  最令人心惊胆战的凌晨时刻,终于来临,我甚至都已经做好和鬼魂大战一场的准备了。

  但现实是残酷的,我等了足足几个小时,等来的,却是那片安宁无声,这次连我那死鬼同学的老爹都没有出来打扰我。

  这让我很是失望,心想难不成今天的努力又要白费了吗?

  就在我放弃,准备回去好好歇息一会儿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一阵呼噜呼噜的声音,就好像是什么大型的鼓风机启动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