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十一章 阴阳先生

第二十一章 阴阳先生

  我好奇的转过身,想看看声音的来源,可我刚回头,便蓦的看到一道黑影从眼前一闪而过,然后是一股轻微的风吹过我的脸庞。

  那风中竟还夹这一股女性特殊的体香!

  我的心猛的一紧,妈的,该不会这就是那股能吞噬掉魂魄的怪风吧?我擦,怎么还偏偏让我遇见了。那玩意儿神出鬼没的,速度忒快,我根本看都看不见,更别说对付它了。

  我刚想完,便再次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凉飕飕的感觉,那阵诡异邪风再次从我耳畔一闪而过,伴随着那股呼噜呼噜的声音。

  我忙转身,那声音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操,撞鬼了啊。

  我惊慌失措到了极点!

  这玩意儿速度太快了,我想用符也根本用不上啊。

  而我刚想说话,却是忽然感觉到背后又是一阵凉飕飕,于是我立刻毫不犹豫的把手上的符朝那阵风贴了过去。

  而这么一拍,我竟摸到了一些冰凉的,软软的类似于人的头发之类的东西,吓得我尖叫一声,忙缩回了手。

  从小到大我最害怕的便是有毛的东西了,那玩意儿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更何况这是有毛的鬼啊,我的符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

  嗖!

  又是冰凉的气体从身后吹过,我鼓足勇气再次拍了过去。这么一下,还真他妈拍到了点东西,软绵绵的,手感挺不错。

  鬼也有这么好的触感?我愣了一下,还没等我回过身来,便听到一个女孩子羞涩的声音:“呀,刘百岁,你耍流氓。”

  我嘞个去。

  感情哥们这不是撞鬼,而是踩了狗屎,走了狗屎运啊!

  深更半夜的遇见一个这么好声音的女孩子,那不是狗屎运是什么?我刚才紧张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忙打开了手电筒,照着那倒在地上的小姑娘。

  而这么一看,我才发现,原来这个竟是我同学的平方啊。在这所初中,我们是同学,而在驾校,我们同样是同学,两个同学相乘,不就是同学的平方吗?

  不知道这算不算知识灵活运用的表现。

  看着这个清纯可爱的萝莉式女孩,在这个诡异的点儿出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又做出些诡异的事儿,着实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哥们当时心中那激动已经让我忘却了恐惧,我甚至都准备把我是楼观道传人的事情告诉她了,当然了,捉鬼的事咱必须得说的牛逼哄哄的,这才能更能让人小姑娘产生崇拜感不是?

  一旦这小姑娘对咱产生崇拜感,那接下来的事,嘿,哥们都已经满心欢喜的做好了打算,先是请她吃饭,然后看电影,一点点的熟悉,利用哥们死人也能说活的好口才,彻底取得小姑娘的信任。

  赢得了小姑娘的心思之后,那要进行接下来神圣的一件事,就没那么大的麻烦了。

  我想要在一个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氛围,然后鼓足勇气,拉她的手。

  然后,就是拉手了。对于那个年纪的我,还没有太多坏的想法。

  “车艳艳同学,你好啊。”我尽量保持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伸出手,想把车艳艳拉起来。

  车艳艳伸出手,这么一下,可真把我给吓坏了,因为车艳艳的手,竟冷的好像一块寒冰,没有一点温度。

  这温度,不是只有死人才有的吗?

  那车艳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车艳艳,百思不得其解,同时脑海中跳出了一个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来,这个女孩可能是鬼,或者体性属寒,亦或者她是一具行尸。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原本准备好的数以千计的说辞,这会儿却都难产了,最后只憋出了这句算不上是搭讪的话来。

  “我愿意呗。”车艳艳笑嘻嘻的站起来,对我说:“那你的手又怎么这么凉?”

  “我是被吓得。”也不知道为啥,看着她这纯洁无暇的笑容,哥们我连撒谎的勇气都没有了,竟说出了实话。

  车艳艳扑哧一声便笑了起来:“真没看出来,你倒是挺诚实的嘛。”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开始有些后悔刚才实话实说了。不过撒谎哥们还是挺擅长的:“我刚才逗你玩的,你还真相信啊。”

  “呵呵。”车艳艳笑了一笑,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在这两个字的威胁下,我的谎言不攻自破。

  “对了,你深更半夜的在这儿干嘛?”我好奇的问道:“这里刚死过两个人你不知道啊。”

  “知道啊。”车艳艳笑了笑:“那你先回答我,你深更半夜的在这儿干嘛?”

  “我……我这是天机不可泄露。”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暂且不跟她说我会捉鬼,免得被误认为脑子不正常。

  是啊,估计是个人都不会相信我的话。你说世界上有鬼?那你捉来一只给我看看?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有鬼,那就是在人的心里。

  你妹啊你妹,一群愚昧无知的混蛋。

  “我这也是天机不可泄露,阴阳先生。”车艳艳笑嘻嘻的道。

  “啥?”我一下就目瞪口呆了,哥们感觉自个儿的神秘感一下便消失了,就好像这个姑娘知道所有关于我的一切似的。

  没想到我是阴阳先生的事这丫头都知道,要知道这件事恐怕只有老鬼一个人知道吧。

  那这个小姑娘是怎么知道的?我一脸警觉的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调查我?”

  “切,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你还用的着调查?”车艳艳笑着道:“我一眼就瞧出来了。”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车艳艳:“难道我脸上写着阴阳先生这四个字儿了?”

  车艳艳扑哧一声就笑出声来:“你这人可真逗啊,看来你这个阴阳先生的本事还不够深啊,你不懂观察阴阳二气的啊,普通人身上是阳盛阴衰,霉运者会阴盛阳衰,而你阴阳平衡,自古以来,恐怕只有阴阳先生才可以将阴阳二气平衡到如此程度吧。”

  我笑笑:“看来你也是干这行的啊。”

  “差不多吧。”车艳艳道。

  “对了,不知道你师傅是谁。”我问道。

  “这个……我不方便说。”车艳艳道。

  “嗨,你看我,我所有的信息你都知道,你说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有意思吗?”我有些生气的道。

  车艳艳似乎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毕竟我觉得她出现,肯定是有求于我的,所以犹豫了再三之后,最后还是说道:“我师父是释尼蝶大师。”

  “释尼蝶?是你爹!”我一下被这个法号给逗乐了,哈哈笑了起来:“哈哈,你师父可真够逗的,他到底是你爹啊还是你师傅啊。”

  “哼,不理你了。”车艳艳狠狠瞪了一眼放肆狂笑的我,转身就要离开。

  我笑着追了上去:“好了好了,我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这总行了吧。对了,你是何门何派啊。既然你师父自称大师,肯定是出自名门正派吧。”

  “那是当然了,我师父可是高人……”一说到她师父,车艳艳再次变得兴奋起来,喋喋不休的开始介绍他师父究竟多牛逼哄哄。

  可她说来说去,就是不说她师父到底是哪个名门正派的,最后我实在是憋不住了,还是忍不住的打断了车艳艳:“车艳艳同学,请问你到底隶属于何门何派的?该不会是嘴皮子利索派吧。”

  “呸,你才是嘴皮子利索派呢,我们可是佛教净土宗的。”车艳艳狠狠瞪了我一眼。

  “佛教……”我瞬间感觉到这两个字亮堂堂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佛教净土宗的?嘿,真没想到原来佛教里边也有女的啊。

  哦,不对,车艳艳说不定是尼姑呢?我当即便一脸笑意的看着对方:“哦,那你一定是尼姑喽。不对,尼姑也不对,如果是尼姑的话,为啥不是光头?还有,尼姑的师傅应该是女的,这是你爹大师,一听就是个男的啊。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车艳艳被我给问的极其不耐烦,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说你就不能别那么多问题?问的人头疼,有问题以后再问,还是先干正事儿要紧。”

  “额,好吧。”我点了点头:“那不知你所说的正事儿是啥?”

  “昨天红蕊姐已经告诉我了,说了你的事,我看你这人挺正义挺热心肠的,所以就想让你帮个忙。”

  “红蕊姐,哪个红蕊姐?”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车艳艳,心想我的事也没几个人知道啊,这个红蕊姐我更是不认识。

  “哦,忘了告诉你了。你昨天在教师厕所里遇到的那个护士鬼,就是红蕊姐!红蕊姐被人施了法术,困在里面出不来,我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帮她脱困。”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并不是第一个发现女护士鬼的人啊。

  不过我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把车艳艳打量了好几遍,却怎么也不肯相信如此瘦削的身材之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挺牛逼挺神秘的驱魔者,连我在她面前都弱爆了,用古话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让我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