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十五章 金钱剑

第二十五章 金钱剑

  吃过午餐之后,我们两个才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确切点来说,是我一个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至于对方到底有没有依依不舍,我心中就不清楚了。

  我们两个约定好,今天晚上还得去趟女生宿舍,我们猜测那鬼娘仙是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无论如何,我们两个今天白天一定要休息好,晚上才更好对付那怪物。

  其实有时候想想,我倒是挺感激鬼娘仙的,要不是因为鬼娘仙的话,我和车艳艳也不会相认。那时我基本上都已经认定车艳艳是我的另一半了。

  毕竟捉鬼驱魔是一辈子的事,我们俩正好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和车艳艳分开了之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宿舍睡觉,而是先来到了老鬼的住所。老鬼已经把房租交到了下一个月,所以不到时候,房东是不会来这儿收房租的。

  估计房东也不会为了那么点房租,而每天去太平间催促,催急了蹦出个僵尸,那可就好玩儿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几乎一眼就能把房间中的所有尽收眼底。我心中那叫一阵失望啊,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开始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但找来找去,也根本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心中一阵失望,不过这也在我的意料之内,想那老东西这么穷,又怎么会有什么比较金贵的除魔法器呢?

  一般的法器,不是表面镶金,就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古董了,像老东西这样的,要是真捞着了这样的宝贝,估计早就已经给卖掉吃喝了。

  我转身准备离开。

  可不知是不是机缘巧合,我的目光无意中瞥见房间某个角落有一处凸起,那玩意儿似乎是什么金属,深深的插入了洞中。

  我纳闷儿的走上去,还以为是一些生锈了的铁器呢。当我把那铁疙瘩从老鼠洞里给拔出来之后,顿时便乐了,妈的,这可是碰到好玩意儿了啊。

  你们猜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竟然是一把金钱剑,虽然上边早就已经锈迹斑斑了,但铜钱的轮廓还是很明显的,一枚枚的用红绳穿在一块,组成了一把剑的形状。

  单单看这上边的铜绿,我就能判断这玩意儿着实有过一段时间了,是个宝贝古董。这玩意儿,年代越是久远,威力也就越大。

  因为这铜钱是流通性最强的东西之一,从这个人的手上,流传到另一个人的手上,这样一来,其上便沾染了数不清的人的阳气。

  阳气越是浓厚,对鬼魂造成的伤害,自然也就越大!

  我兴奋无比的摸着这金钱剑,心中跃跃欲试,恨不能立刻就到晚上,让我和那鬼娘仙一较高下。

  说起鬼娘仙,我之前已经在脑海中搜索过一番,才知道这鬼娘仙原来是人的灵魂附在了黄皮子等一些经常和人类接触的动物身上,然后和动物的灵魂慢慢融合,修炼,慢慢的便会修炼成小仙儿。

  一般只有冤死的鬼魂才会选择附身在畜生身上,而一旦它们修炼成仙,怨性也挺大,对人类是过大于功。

  有的时候,这些鬼娘仙如果想从畜生的灵魂里剥离出来,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和人类结成冥婚。一旦和人类结了冥婚,那么冤魂便会被释放出来,到时候就会化身为修炼成仙的厉鬼,比孤魂野鬼更加厉害,甚至威胁到人的性命。

  我更加坚定了要除掉这个鬼怪的想法。

  希望我手中这把金钱剑管用,而不是老鬼跟我开的玩笑。

  按《楼观道法》上记载,剑是古代的凶器,道家常用剑来威吓鬼物,或伸出两指成剑诀,或手持特殊的剑,以达到驱魔的目的。

  这些剑中最常用的就是金钱剑。

  说到这,大家可能要问了,为什么非要用一堆铜钱组成剑的形状呢?因为道教认为,铜钱外圆内方,外圆代表天,内方代表地,中间的皇帝号代表人,三才具备。再加上铜本身就五行属金,而且编织金钱剑的铜钱,大多都是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这五个朝代的,这五个朝代是清王朝国力最强大的时代,带有‘兴旺发达’‘镇压百邪’的意思,又经过了数万人的手流通,聚集了恐怖的阳气,可以说每一枚铜钱都是一个法器,你想想,把这么多法器捆成一把剑,岂不是更牛逼?

  但满是铜臭的金钱剑,威力并不是很大,只有开光之后的金钱剑,威力才是最大的。

  而开光的方式也挺简单,那就是将金钱剑丢到鸡血里边浸泡,一般浸泡上一个月,就能顺利开光。于是我便跑到菜市场上,买了两只鸡,回到了宿舍。

  现在学生们都在教室上课,所以宿舍里没人,我也就避免了被同学们嘲笑的厄运了。

  我在洗手间里,用买来的刀子将鸡脖子割开了一道血口子,然后努力的将鸡血挤进一个盛白酒的塑料桶里。

  但我没想到原来生命是如此的顽固,尽管我用了全力,可这玩意儿挣扎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咬着牙,才勉强将鸡给制服住了。

  直到血都快流干净了,那鸡的挣扎幅度才终于减弱了不少。不过依旧是在地上不断的扑棱着翅膀。

  我望着这生命力顽强的鸡,心中一阵悲哀,仅仅是为了开光一件法器,却要付出两个鲜活的生命?人类是不是太残忍了?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的性命算性命,家畜的性命就不是性命,可以随意杀戮了吗?

  或许你会觉得,杀死他们是为了执行道义,但在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才是道义呢?他们就必须为了两个不相关的人,付出性命吗?

  将金钱剑浸泡在了塑料桶中之后,我便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就在我睡得正熟的时候,我忽然间感觉到,身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发现竟是两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衣,漂浮着的女鬼。

  那两个女鬼此刻正用脚掌轻轻的踢我的身子。那脚掌上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我被这两只女鬼给吓得浑身打了个机灵,蹭的一下从床上半坐起来,随手抓起了金钱剑:“你们是谁?”

  “我们死得好冤啊,我们死得好冤啊。”那两个女鬼发出鸡鸣一般尖锐的声音,随着她们这么说话,乌黑的头发终于被掀起了一点,而我这时才发现,那张脸竟是鸡的脸,尖锐凸出的嘴巴,迷离小眼,鼻子只是坍塌脸皮上的两个黑洞,配上这个人类的身子,真是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哇靠,这是两只鸡的鬼魂来找我索命来了啊。”我当时立刻就想明白了,看见这两只鸡的脑袋朝我的脸皮啄了来,哥们毫不犹豫的飞出一脚,正踹中那两鬼的肚皮。

  哎哟!噗通!

  然后我竟然听到我们寝室长的惨叫声。以及某个沉重之物落地的声音。

  我立刻睁开眼,发现我们寝室长正穿着小裤衩坐在地上,俩臭脚丫子仰着,散发出一阵阵臭味。

  我这才恍然大悟,感情刚才撞鬼是做梦啊,实际上是我们寝室长准备爬上床,结果被我给踹下来了。

  我立刻歉意连连的上前,给我们寝室长道歉,寝室长一边摸着屁股一边哭丧着脸说道:“老刘,我他妈是不是招惹你了?招惹你了你说话啊,我给你道歉,你至于嘛你,我这屁股哎……”

  后来这货楞是勒索了我一顿酒。

  我想反正两个人喝也是喝,一群人喝也是喝,于是乎我就叫上寝室的其余俩哥们以及胖子一块去了。

  谁能想到,表面上遵纪守法,三好学生的寝室长,一看见酒就跟色狼扑在小姑娘身上似的,咕咚咕咚的先自干了三杯,然后开始跟我们吹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