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十六章 泰山石敢当

第二十六章 泰山石敢当

  至于他当天晚上吹了多少牛,我已经讲不清了,我只记得这货说咱们这帮人啊,在人校花面前简直就是个渣渣。

  你瞅瞅人校花,啊,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要模样有模样的,更重要的是人家老爹是咱们校长啊,据说早就已经被她老爹保送到清华大学了。

  人家不用学习,一样能考上清华大学,哪像咱们这些苦逼啊,就算拼了命的学习,将来也拼不过人家。哎,所以说,这人啊,投胎的时候很重要,要是让哥们我重新选择,我他娘的一定会投胎到富豪的家里,而且绝对不投胎到中国这边来。

  你瞧瞧人美国那边,小姑娘还没成年呢,就要主动跟你啪啪啪,而且个顶个的漂亮。

  你再瞧瞧咱们这边,一个个的跟恐龙似的,你求人家,人家甚至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呢,清高的不得了。

  我一听,顿时便乐了,这货说的那校花,不就车艳艳吗?哈哈,哥们早就已经和车艳艳认识了,说出来还不得羡慕死这帮傻逼?

  为了确定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小子,你知道人家校花叫啥名字吗?”

  “车艳艳。”寝室长说了一句。

  果然没错,我心里乐滋滋的,看来哥们我的确是够幸运的啊。

  不过,乐过之后,心中又开始悲哀起来,人家车艳艳可是已经被保送到清华大学了啊,而我呢?估计就算把我的大脑全都开发了,也考不上清华大学啊。

  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岂不是又要分开?

  我心中难受极了。

  但是我没想到还有比我更难受的。我们寝室长回去之后,竟然开始耍酒疯,叫嚷着要去跳楼,说你们让我去死,让我去投胎,我要投胎到美国去,我要去草洋妞。

  幸亏我们的反应快,及时抓住了这货的脚丫子,这货才不至于沦为第三个跳楼者。要是这货再跳下去,估计我们学校就跟富士康一样出名了……

  后来为这件事,我们还被教导主任给臭骂了一顿。当然了,后来寝室长的老爹又请我们大吃了一顿,毕竟是我们救了他儿子一命。

  十一点钟,我迷迷糊糊的就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拿起依旧滴血的金钱剑,便来到了女厕所门口,等着车艳艳。

  我们两个约定好这个时间点,在厕所门口等着。

  我等了一个小时,车艳艳才终于姗姗来迟。这姑娘来到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袋牛肉干,大口大口的吃着。

  我再次无语,好奇的问道:“车艳艳,你怎么这么爱吃肉啊,就不担心身材走样啊,你个吃货。”

  “你懂啥啊。”车艳艳道:“我要是能吃胖了才怪呢。对了,昨天那东西没得手,今天肯定会现出本尊来对付我们的,你有没有什么法宝对付他?”

  我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金钱剑:“看看,认识不?”

  车艳艳看见金钱剑,眼神忽然亮了一下:“金钱剑?你从哪儿弄来的宝贝。”

  “这你就别管了。”我笑着说道:“对了,你有没有带来什么宝贝,也让我开开眼啊。”

  “这个……宝贝啊,倒是带了一件来。”说着,车艳艳从口袋中掏出了两块黑色的石头。这两块石头表面发黑,光滑的很,乍一看的话,和普通的石头倒是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好奇的看着这石头,纳闷儿的道:“我看这就是普通的石头啊,你难道就准备拿这石头砸鬼娘仙?就算要砸它,也拿大一点的啊。”

  “你这就不识货了吧。”车艳艳道:“我这个宝贝,叫泰山石敢当,是从泰山石敢当庙里求来的宝贝。只要把这两件法器握在手中,就可以透过人体,打到藏匿在人体内的邪灵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哦,真没看出来,这块石头还有这种作用呢,那待会儿我要好好的讨教一番了。”

  于是我和车艳艳鬼鬼祟祟的来到了女生寝室,并且在鬼出没的楼层,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只要鬼娘仙一出现,我和车艳艳就会立刻出击。

  我和车艳艳耐心的等待着,可不知为何,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任何的动静,我甚至开始怀疑,那鬼娘仙今天是不是害怕,不敢来了。

  可没想到,我这个念头刚刚产生,便忽然感觉到脑门上一阵冰凉,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滴在了我的头上。

  我害怕极了,不过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是要镇定,因为一旦慌张,会被对方给钻了空子。而且我也不敢抬头看,免得打草惊蛇。

  我扭头看了一眼车艳艳,发现车艳艳这会儿正扭头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中,我也读出了一丝恐惧。

  看来,我们两个遭遇了同样的事情!

  我们头顶便是一扇窗户,我心中后悔极了,当初我们就不应该躲在窗户下边。现在可倒好,被鬼娘仙从头顶给袭击了吧。

  我和车艳艳面面相窥,商量着来。最后终于商量通了,那就是我们两个同时发动泰山石敢当,袭击脑袋上的鬼娘仙。

  于是我冲对方眨巴了三下眼皮,第三下眼皮刚眨下去,我们两个同时出动,拿着石头的拳头,朝窗户上狠狠的砸去。

  嗷!

  我们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看来泰山石敢当的确起作用了,我和车艳艳立刻就地一个前滚,终于远离了窗户,然后回头看。

  可这么一看,我和车艳艳都被吓的够呛。因为这次来的,并不是鬼娘仙,而正是我要找的那死基佬。

  这两人已经在地下世界重逢了,不过看上去却是相当的狼狈不堪,两人全身上下都是血洞,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一般,身子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姿势来。那张脸更是破相了,其中一哥们的脸都被摔成了煎饼果子,恶心不已。

  车艳艳扭头就吐了起来。

  “喂,是我啊,老刘,哥们来给你们送行来了。”我立刻提醒这俩基佬。不过这俩基佬根本不理会我,依旧是身体扭摆出一个个高难度的诡异动作,朝我们爬过来。

  《午夜凶铃》里,贞子从井底下往上爬的姿势,害怕吧?导演还自称曾经有人看过《午夜凶铃》而被活活吓死呢。

  但我要告诉你们,那贞子在我这俩基佬同学面前,简直是弱爆了,我这俩哥们才真算恐怖。非但面容扭曲的厉害,单单行走的方式,也足以吓得你尿失禁。

  我这哥们走路的时候,基本上都跟撇叉似的,腿都是二百七十度的往前迈,俩胳膊耷拉着,就在地上拖着,拉出一道道的血印子来。

  看着他们逐渐的逼近,我心想是哥们的金钱剑起作用的时候了。哼,就让你们看看我这金钱剑的威力。

  我冷冷的笑着,牛逼哄哄的掏出金钱剑,一个箭步便跨上去,金钱剑朝这哥们的心脏便狠狠的刺了去。

  乒!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金钱剑非但没有刺透这鬼魂的身子,竟是在刺到对方身子的时候,整个儿碎裂了,铜钱四处乱飞。而我那基佬同学却冲我诡异的笑着,同时张开森森白齿,朝我的大腿狠狠的咬了上来。

  我顾不上去想破碎的金钱剑,当即便跳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一脸惶恐的看着满地乱滚的铜钱,百思不得其解。

  麻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号称能降妖除魔的金钱剑,怎么在这俩小鬼儿面前不起作用了呢?

  车艳艳同样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眼神中的恐惧,甚至比我还要浓厚。

  “我日啊,这金钱剑难道是假的。”我心中悲痛的叫骂起来:“老鬼,你他娘的在两元店买的?”

  “桀桀,桀桀!”就在我望着满地铜钱发呆的时候,我那两个死鬼同学已经逼到了我的脚下,同时再次张开嘴,朝着我的脚便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