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十七章 宿命

第二十七章 宿命

  我毫不犹豫的一拳砸了下去,因为有泰山石敢当的缘故,这一下可是把基佬给砸了个结结实实啊。那家伙一阵惨叫,而后好像畜生一般的快速倒退。

  有了这个小小的胜利,我的自信心开始爆棚。心想这玩意儿最牛逼的地方也就是长的丑点,而咱手上有对付这玩意儿的法宝,咱一个大活人又何必害怕这一个怪物呢?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手中拳头朝着这俩家伙便是一通狂揍。

  但这两个家伙躲闪的速度太快了,我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对方。所以尽管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但那俩玩意儿却基本上没受到什么伤害。

  不过,哥们我可不是那种蛮干的家伙,在对方第一次躲闪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发动大脑思考了,我想这玩意儿既然躲的这么快,那哥们我要是再这样蛮干下去,也不会伤害到对方。

  想来想去,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金钱剑的铜钱之上。虽然这些铜钱已经散开了,但铜钱之上的阳气还是有的,只要这上边的阳气足够,相信对方就不敢接触。

  而且我刚才还仔细的观察了,发现这两个怪物果然是避着铜钱走的,这就已经足够说明他们对铜钱的害怕了。

  我将他们逼到了墙角之后,便大声的命令车艳艳:“车艳艳,将铜钱都捡起来,然后摆成一条线!”

  车艳艳立刻答应了一声,而后快速开始行动起来,抓起地上的铜钱,便在地面摆起了一个“一”字,这样的话,只要他们想过去,就必须得经过铜钱线。

  我看车艳艳摆好了,便迅速的倒退了去,这会儿那俩家伙已经一左一右的摆好了姿势,就算我再怎么牛逼,也只能对付一边的鬼怪。

  他们是准备跟我来个鱼死网破了!

  如果是刚才,我还真会被他们的这姿势给打的不知所措,但现在,我一点都不担心。麻痹的,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看咱们谁能干的过谁。

  在对方一起发动攻击的瞬间,我转身蹭的一声便逃了,这俩基佬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块,来了一个结实的亲吻。

  他大爷的,真恶心。

  我则匆忙跑到了铜钱线的另外一边,冷冷笑意的看着他们:“小混蛋,有本事来抓我啊。”

  那俩家伙并不知道这铜钱线的威力,果然是大幅度的扭动着身子,跑了上来。

  但当他们的身子触碰到铜钱线的时候,瞬间便被铜钱给电到了似的,身子开始冒烟,吓得他们嗷呜一声惨叫,便倒退了去。

  我趁胜追击,手中石头再次朝着他们狠狠的敲打了去。砰砰砰,砰砰砰的。

  反正我是用了全部的力气去狠揍对方,也顾不上这俩基佬会不会魂飞魄散了,虽然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但既然你们威胁到我的安全,我这也是走投无路,无奈之举了。

  这俩玩意儿似乎被铜钱给粘住了似的,根本没办法从铜钱线上挪腾开身子,我越战越勇,没多大会儿的功夫,这俩家伙便完全失去了抵抗力,只是身子不断的挣扎着,想从铜钱线上挣扎开来。

  眼看着这两条鬼魂即将魂飞魄散,我心中又开始有了恻隐之心,毕竟是一块喝过酒一块撒过尿的好哥们,他们要是因为我而魂飞魄散的话,估计我心中会痛一阵子。

  我又想起了伐魂阵,既然这伐魂阵可以将邪灵从人体内给打出去,那可不可以将邪灵从鬼魂里打出去呢?

  当下我没有犹豫,从口袋掏出一块鸡喉骨,毫不犹豫的便开始施展起法阵来,在这两个基佬之间画了一个简易的伐魂阵。

  在我完成伐魂阵最后一笔的时候,伐魂阵瞬间便起到了作用,只看到两道红光从基佬的体内释放而出,最后被弹射出了窗户,消失不见。

  而那两个傀儡,则一直都在铜钱线上挣扎着。

  我准备将两个基佬放开,不过车艳艳却是担心的拉住了我的胳膊:“刘百岁,他们真的安全了吗?”

  我笑着拍了拍车艳艳的小手,那叫一阵爽滑柔嫩啊:“放心吧,没什么问题了……”

  看到我这么自信,车艳艳也是选择了相信,连连点了点头。

  我捡起了鬼魂下边的铜钱,小心翼翼的,唯恐这两个鬼魂会再次张狂放肆起来。

  不过好在这俩鬼魂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只是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看着我。这会儿我发现他们的容貌在逐渐的复原,并没有了之前那般恐怖了。

  “哎,刘百岁,没看出来啊。”瘦高个冷冷的道:“原来你这么猥琐风骚的外表之下,还隐藏着阴阳先生的身份。”

  我骂了一句:“妈的,做鬼了还这么贫嘴,老子可比你们强得多了。”

  “呵呵,真是抱歉啊,让你发现了我们的身份。”因为这个地方的阴气挺重的,所以这两鬼在吸收了大量的阴气之后,竟在缓缓的复原。

  没多长时间,这俩家伙便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了,如果不是他们面色苍白到几乎透明,我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俩鬼。

  “刘百岁,谢谢你了。”瘦高个鬼说道:“要不是你的话,估计我们这会儿已经魂飞魄散了。”

  我说道:“你们接下来也要小心了,小心再次被那玩意儿给抓走。对了,你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吗?”

  两人都齐刷刷的摇了摇头:“谁知道呢。”

  “白老爷在召唤我们了。”就在我准备仔细打探一下那鬼娘仙的详细资料时,瘦高个忽然小声的说了一句,而后两人瞬间变得肃穆起来,身子缓缓的冲着窗口的方向飘荡了去。

  我喊了一声:“喂,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会不会是鬼娘仙在召唤你们?”

  我刚说完,车艳艳便快速的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别说话,跪在地上,不要睁开眼!”

  说完后,车艳艳便立刻有点哆哆嗦嗦的跪下了,我看车艳艳这正儿八经的模样一点都不像开玩笑,于是也跟着跪下去了。

  没多大的功夫,我便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寒风吹来,吹得我后脊梁骨发凉,就跟一块冰放在衬衫外边似的。

  然后我还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压制而来,怎么形容呢,就好比是古代的平民老百姓看见了皇帝出巡般的感觉。

  等到那阵寒风消失了之后,我心中的压迫感才逐渐的减轻。等到四周毫无动静之后,我才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慢慢的抬起头。

  让我没想到的是,车艳艳这会儿正趴在窗户上,望着俩鬼离去的方向。她的背影很好看,不过却也很落寞,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挺可怜,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保住她娇嫩的身子,好好的安慰一番。

  我慢慢的走上去,车艳艳依旧是出神的望着窗外,而我这时才惊诧的发现,车艳艳的眼角上,竟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我当场便愣住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车艳艳为何会望着白老爷的背影哭泣?难道她和这白老爷是亲戚?不可能啊,白老爷是地狱的公务员,要真有阳间的亲戚,估计早就已经勾到下边享福去了。

  那车艳艳哭什么啊哭。

  “女王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我小声的问了一句。

  车艳艳忙急促的擦干了眼泪,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呵呵,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伤感的事来。对了,白老爷走了,这下你的心愿也了结了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

  车艳艳诧异的看着我:“你还有什么心愿?”

  “我想除掉这鬼娘仙。”我叹了口气。

  车艳艳同样叹了口气:“哎。”

  我问她,你叹什么气啊。

  车艳艳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反正我就是觉得,但凡天下有鬼的地方,我就必须得出现,按照现在时髦的话来说,那就是犯贱!”

  嘿,真他妈的是红颜知己啊,哥们我不止一次的嫌自己犯贱了。

  我连连点头:“是啊,我不止一次的跟你有过相同的想法。”

  “那,我们这次不犯贱了,可以吗?”车艳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