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十九章 寝室自杀事件

第二十九章 寝室自杀事件

  “校花啊,车艳艳啊,我日啊,今儿个学校发福利啦,不看白不看。”寝室长兴奋的对我道。

  我看了一眼车艳艳,发现车艳艳正朝我们这边走来,而且正看着我,似乎是来找我的。

  “哇靠。”寝室长的身子开始抖动起来,声音颤抖的厉害,就跟憋尿似的:“来找我了,来找我了,哇靠,校花要光临我了,我……老刘,我的状态还可以吗?待会儿我要怎么跟她打招呼?我日啊,我这会儿死了都值的了。”

  正说着,车艳艳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寝室长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鼓足一口气,准备和车艳艳打招呼。

  不过,还没等寝室长说话,车艳艳却是先跟我说话了:“刘百岁,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可以陪我一会儿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恩,可以啊,我们去操场走走吧。”

  “恩,好。”车艳艳点了点头,然后低头跟在我的身后。

  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寝室长还傻逼兮兮的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面无表情。

  我当时还真担心寝室长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而当场嗝屁呢。

  我们找了操场上一个无人的角落,找了个干净的地儿坐了下来,车艳艳的眼泪就来了,满是悲哀的语调道:“有人死了,都是我们太疏忽大意了。”

  我同样是愧疚的厉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说啊。”

  车艳艳眼泪汪汪的看着我:“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就这么多的杀戮呢?难道人和鬼,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又管不了这事儿。

  我只是催促车艳艳赶紧把女生寝室发生的事告诉我。

  原来,今天早上,车艳艳回去了之后,便感觉女生寝室里阴阳不协调,似乎有股阴气在四周蔓延弥漫,她当即便把泰山石敢当握在手中,蹑手蹑脚的走了上去。

  当她走到闹鬼的那一层楼的时候,果然发现了一丝异常,在楼梯口处,她发现了几滴血迹,这几滴血迹蔓延向走廊末端的寝室门口,她立刻便感觉大事不妙。

  于是她匆忙跑上去,结果却看到一个女生正站在窗户旁,背对着自己,似乎是在偷偷的吃着什么。

  那些血迹,正是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脚下。

  车艳艳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忙喊了一声:“喂,同学,你在干嘛呢。”

  那个女同学缓缓的转过身来。

  当车艳艳看清女同学的面孔的时候,顿时吓得不能呼吸了,同时两人的谈话,也惊醒了其余三个正在熟睡的女同学。

  那几个女同学看见同寝室的女孩竟变成这幅诡异模样的时候,也是一个个吓得鬼哭狼嚎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向门口。

  车艳艳对女同学究竟变成了什么样一字不提,我不由得好奇问了一句:“到底变成什么样了,你倒是说说啊。”

  车艳艳扭头看着我:“你真的想知道?”

  我连连点头:“恩,是啊,想知道。”

  “那你闭上眼。”车艳艳道。

  我很诧异,不明白他让我这么做究竟要干嘛。不过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看车艳艳的这模样,到十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念清静经。”车艳艳命令道。

  于是我便按她的命令,开始念起清静经来。

  但凡道教弟子,都是必须要学《清静经》的,可以说,这《清静经》是当道士最基本的条件。

  你想啊,道士也是人,在遭遇到危险或者某些超过心理承受范围的东西的时候,要是惊慌失措,后果肯定相当严重。

  但如果能用《清静经》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的话,结果就不一定了,人在理智的情况下,会做出很多理智的决定和行为,结果自然而然就可以好很多了。

  我立刻开始念起清静经了。

  慢慢的,我的心境便完全的沉静下来,我竟逐渐的幻想自己好像是一个大隐于市的老者,正坐在无人的高山之上,轻轻的品味着一杯绿茶。

  我的眼前是祖国的大好河山,波澜壮阔的画卷,耳畔听着不知从哪儿传来的笛子和弦乐声,好不惬意啊。

  不过,就在我准备欣赏这幅水墨画的时候,忽然我的眼前一黑,等到我终于可以看清周围的东西的时候,才发现我竟出现在了一个现代化的建筑物中。

  我仔细的看,这不是宿舍的场景吗?这会儿视线在逐渐的前行,地上的两行血相当的明显,触目惊心。

  我立刻明白了,我这是在看车艳艳的记忆啊。

  当时我挺好奇,在门内,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场景。于是我瞪大眼睛,期待着视线能转到宿舍里边。

  很快,我便来到了门口,看着门内的场景,瞬间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地面上两行血相当明显,一个穿着红袍的长发女孩背对着我,正低头吃着什么东西。

  然后我听到车艳艳的声音:“同学,你在干什么?”

  然后女孩缓缓转过身来,我看到了她的脸。

  她的脸皮惨白惨白的,好像一张白纸,两只眼睛空洞洞的,一些肌肉组织翻卷在外边,两行血泪,正在不断的滴着。

  而在她的手掌心中,则捧着一双眼睛,那双血淋淋的眼珠子,就那样的盯着我看,甚至黑色的眼珠还时不时的转动两下。

  我愣住了,怎么都没想到,鬼娘仙竟如此的残忍,竟忍心把一个姑娘的眼珠子活生生的挖出来。

  一个花季女孩,甚至于还没来得及真正尝到人生的美好,便这般陨落了……我的心中一阵悲哀。

  据权威机构统计,全中国的男性,比女性要多出百分之十,这也就意味着,得有上千万的男性得打光棍。如今又有一个女学生嗝屁,这也就意味着,女性比男性,要比百分之十这个比例,还要少了。

  我不禁替我们男同志们感到一阵悲哀。

  “好了。”车艳艳的声音响起,我眼前的画面也瞬间消失。车艳艳长长的吸了口气:“现在,你都看见了吧?”

  我同样也叹了口气,低头沉思了良久。在心中默默的替那个女生感到难过。

  同时我也很纳闷儿,为什么鬼娘仙一定要找那四个女生,而不去找别的女生呢?如果是去找别的女生的话,估计早就已经得手了吧。

  毕竟我们不可能照顾得到所有女生宿舍的女生的。

  想到这一点后,我的头脑中终于有了一个头绪:“对了,车艳艳,你说为什么鬼娘仙一定要找那四个女生呢?如果找别的女生的话,不是昨天晚上已经得手了吗?”

  车艳艳怔了一下,而后连连欣喜的点头:“哎,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咱们是钻进死胡同了啊,幸亏你把咱们带出来了。以前只想着怎么对付鬼娘仙了,却完全忽略了为何鬼娘仙要对她们四个下手。”

  “只要调查清楚这点,一定可以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

  我也点点头;“好,咱们现在就出发,去问问那几个女生,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我们两人急忙朝女生宿舍的方向跑去。

  顺便在这里提一下,车艳艳可以让我看到她的记忆,其实属于他们净土宗的一门阴阳之术。是由车艳艳口述,然后利用改变周围阴阳气息,利用天干地支几个方位的变换,来让我脑海中产生详细画面的一种方法。

  表面上看着挺高级,实际上却是一种很简单的幻术,基本上就是利用暗示的方式,让脑海中产生幻觉。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宿舍楼跟前,和死者同宿舍的三个女生,这会儿正被几个女教师安慰着,不过看她们神智有点不清醒,只是一个劲儿的哭着,明显是惊吓过度,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啊。

  我看了一眼车艳艳,车艳艳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是女孩子,和她们沟通起来,也更方便一些。

  车艳艳走上去,在那几个安慰的老师耳畔耳语了几句,那几个老师都笑着点头,然后起身离开了。

  不用说,车艳艳肯定是利用了校长女儿的身份了。

  见几个老师都走了,我也匆忙走了上去。起初车艳艳让她们到安静的地方,好好的沟通沟通,几个女孩子却都是摇头不语,看来是被吓坏了,不愿意离开现场的工作人员。

  没办法,我只好说,我们知道你遇见鬼了,是来帮你们的,只有相信我们,你们才有活路。

  听我这么说,那三个女生都愣了一下,面面相觑,明显是有些不相信。但我说出鬼娘仙三个字的时候,这三个女生浑身大幅度的哆嗦了一下,然后睁开猩红的眼盯着我看了好长时间。

  最后终于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跟在我身后。

  走到了小树林里边,其中一个跟头最高,貌似是大姐大的女生目光灼灼的看着我:“你们怎么知道鬼娘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