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三十二章 当年美男子

第三十二章 当年美男子

  于是我问圆圆:“你说的校草,长什么模样?”

  女孩道:“这个校草,是我一个人的校草。是我有一次逛一个高年级同学的空间,结果就看到了一个很帅气的同学,是上一届的,我一看见这张照片,就深深的被这张照片给吸引住了,就自封他是校草了。”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有时间得找这个所谓的校草,好好的聊聊了……”

  车艳艳问道:“怎么,你觉得这个校草有问题?”

  我点点头:“不是,我只是觉得咱们现在毫无头绪,或许这个校草,是咱们唯一的线索了。”

  车艳艳同样点了点头:“恩。只是,咱们不知道那校草到底长什么模样,不知该怎么联系对方啊。”

  “这个简单。”圆圆忽然道:“我手机里有他的照片和联系方式,只是我一直都没敢和他联系。”

  我心中一喜,忙打开圆圆的手机,将联系方式记了下来,之后又将照片通过微信传送到了我的微信号上,这才是匆匆忙忙的带着车艳艳离开了。

  车艳艳利用她校长孙女的身份,混进了学生档案室,我们根据那学生的信息,开始查找起对方的档案来了。

  因为有对方的资料以及所在的班级,所以我们很快的便找到了那个学生。果不其然,这学生长的的确是有些清纯,典型的小白脸啊。

  不过哥们最讨厌的便是这种小白脸啊,凭着自己的一张俊俏脸蛋,不知骗过多少女孩的感情,不知糟蹋了多少女性的身体。

  这样的小白脸,就应该斩草除根,油头粉面的,肯定是玩女人的高手。

  我们看了看他的档案,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在我准备利用电话联系对方的时候,车艳艳忽然惊喜的道:“刘百岁,你看这里。”

  我看了一眼车艳艳手指的方向,这才发现档案最下边的一栏上,写着留校任教四个字。

  真没想到这小白脸校草还在学校啊,这样找起来也方便的多了。

  得知这小子在初三的某个班级里当任课老师的消息之后,我和车艳艳立刻心中惊喜。有车艳艳这个校长女儿的身份,我他娘的还怕个毛啊。

  于是乎,我和车艳艳浩浩荡荡的便去找那个校草了。

  当我们找到校草赵德泉的时候,这小子正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呢。

  看到这家伙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看错了,这小子就是照片上文静帅气的美男子?只见这老师额头上满是褶皱,脑袋上还有几根白头发,戴着一个厚重的金丝眼镜,就跟年老沧桑的老教授似的。

  这典型的一个书呆子啊,当年的青春已经不复存在,有的只是时间留下的满脸皱纹。那一副厚厚的金丝眼镜之下,双目充满了无尽沧桑。

  要是让圆圆知道他心中的校草是这幅形象的话,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惨状了吧。

  赵德泉慢慢抬起头,用手习惯性的扶了一下眼镜,看了我们一眼,语调不冷不淡的问道:“下次进来先敲门,知道了吗?”

  我点了点头。

  “现在老师都已经下班了,你们要找人下午再来吧。”赵德泉说了一句,然后继续炯炯有神的开始批改作业。

  我笑了笑道:“老师,我来是找你的。”

  “找我?”赵德泉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你是哪个班级的?”

  “我叫刘百岁。”我笑着介绍道:“这个是我女朋友,车艳艳。”

  对于我的称呼,车艳艳先是脸红了一下,继而便恢复了正常,似乎脸上还洋溢着一股幸福的味道。

  看到她这么坦然接受女朋友的身份,我的心中也美滋滋的,嘿,哥们以后是不是可以说,哥们不再是光棍儿一个了?

  但后来一想到车艳艳那高贵的身份,以及保送到清华大学的名额,我的心中就是一阵失望外加绝望,我和车艳艳是不可能的,我又何必要祸害人家呢?

  车艳艳这样的家室,前途必然是一片光明啊,我这样注定给人打工的屌丝儿,干嘛要扰乱人家的生活啊。

  正是这样的自卑,让我和车艳艳之间,产生了许多不必要的不愉快,即便是现在,每每想起这些不愉快,我的心中也是后悔万分。

  我深深的自责起来,当初的我怎么就这么傻逼啊,真是傻逼到头儿了,既然车艳艳没有反对你们的身份,那就说明车艳艳已经将自己的一生紧紧的联系在一块了。身为男人,你就要去争取,就要为她的心愿而去奋斗。

  一味的逃避,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是娘们儿的表现,我特么的特恨当时的自己。

  或许当时只要我主动一些,勇敢一些,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过光棍节的悲惨地步了。

  “你是车校长的孙女?”赵德泉上下打量了一番车艳艳,明显是不明白我们来找她,和陈艳艳的校长孙女身份到底有什么关系。

  “是。”车艳艳点了点头。赵德泉点了点头,显然是因为车艳艳长相和车校长的确有些类似而相信了:“找我什么事,坐下说。”

  我和车艳艳坐在赵德泉对面,问道:“赵老师,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知道不知道一个叫圆圆的女孩。”

  “圆圆?”赵德泉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看着我道:“这个圆圆,我应该认识?是我的学生吗?我的记忆不好,可能是我们班的学生而我没记住。”

  我摇了摇头:“她的确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但不是您所在班级的学生。”

  “哦。”赵德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我就不认识了。你们说的这个圆圆怎么了?”

  “今天早上女生宿舍发生了很严重的自残事件,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问道。

  赵德泉叹了口气,而后点了点头:“哎,又是一个冲动的姑娘啊。”

  从赵德泉的又字上,我察觉到了赵德泉这句话中的歧义,忙好奇的问道:“赵老师,您所说的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前还有过类似的自残事件?”

  听我这么一说,赵德泉瞬间变得有些支支吾吾起来:“不是……不是,我随便说说而已。”

  赵德泉吞吞吐吐,这其中必有蹊跷,看来这赵德泉是不老实啊。

  我目光灼灼的看着赵德泉:“赵老师,您知道吗?那个圆圆自残,可是因为你啊。”

  “放屁。”听我这么一说,原本文静沉稳的赵德泉,竟瞬间变得愤怒起来:“我根本就不认识圆圆,怎么能说她自残因为我呢?你们这是诬陷。”

  赵德泉的过激反应,立刻让我意识到其中的不正常。只是看赵德泉这会儿愤怒不已,明显不是跟对方沟通的好时机,所以我便委婉的告别了赵德泉,带着车艳艳出来了。

  起初车艳艳有些不服气的看着我;“刘百岁,你出来干嘛,那小子肯定有什么事隐瞒着咱们,咱们必须得刨根问底儿。”

  我笑着道:“算了,你没看赵德泉情绪这么激动,要是逼急了,指不定那孙子会动手呢。要是咱们打草惊蛇了,让赵德泉隐藏的更深,对咱们不利。”

  “哦,我明白了。”车艳艳点了点头:“你这是准备暗中调查啊。”

  我点了点头。

  当然了,想要调查这件事,难度可想而知了,毕竟当年赵德泉上学的年代,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当时的那批同学早就已经毕业,知道赵德泉事迹的人并不算多。

  我和车艳艳想来想去,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人选,那就是车艳艳的爷爷,车校长。

  车校长算是学校的老资历了,据说在学校呆了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赵德泉的一些事,车校长肯定知道。于是我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车艳艳。

  车艳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毕竟学校接连出了这么多的事,车校长的压力也挺大的。我们斩妖除魔,实际上也是在帮车校长。

  车艳艳欣然同意。原本车艳艳想邀请我一块去询问他爷爷的,但我觉得我这种穷屌丝跟那种上流社会的人没法沟通,便婉言拒绝了。

  虽然这车校长并不算上流社会的人,但在当时的我看来,那应该已经算是可以和中南海的官儿对话的级别了。

  车艳艳倒也并未勉强我,一个人去找她的爷爷了。

  我一个人显得无聊,便准备去学校外边吃羊肉泡馍,然后回宿舍继续补充睡眠。我必须在白天补充好体力,不然到了晚上,剧烈的运动恐怕会让身子吃不消。

  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刚走进那家饭馆,我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仔细一看,竟是文文,也就是那个暗恋我的文文。

  文文看到我,很是高兴,立刻笑着跟我打招呼:“刘百岁。”

  我望过去,看见了文文,同样是礼貌的笑笑:“文文,你也来吃饭啊。”

  文文笑了笑:“是啊。”

  我在文文对面坐了下来,看她的情绪,倒是好了很多,心中也没来由的替她感到高兴:“文文,你吃什么,今天我请客吧。”

  “不用了。”文文笑着道:“我已经付过钱了,下次再请我吃吧。”

  “好吧。”我笑着道:“老板,来一份羊肉泡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