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三十五章 恐怖幻境

第三十五章 恐怖幻境

  我点了点头头:“是啊,我怎么把这点给忽略了呢,如果真是女孩送给赵德泉的礼物,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扇子来吸引鬼娘仙去找赵德泉呢?既然是他们这对小情人的事,那就让他们夫妻俩去解决好了,说不定不用费一兵一卒,人家俩就能和好如初呢。”

  我的建议立刻得到了车艳艳的同意:“好,我同意你的说法。那你去偷扇子吧。”

  我看着车艳艳,不知该哭还是笑,这丫头依旧是那么鬼灵精怪,这不是让我去犯罪嘛,偷盗可是重罪啊。

  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刚学过不久的课文《孔乙己》。孔乙己偷一个员外家的东西,结果被人家给发现了,吊着打,孔乙己还替自己辩解道:“偷?文人能算偷么?文人不算偷。”

  那我也是读书人,我这偷,应该也不算偷了,毕竟我这么做是为了上千名学生的人身安全。想通这一点后,我的心中稍稍舒服了一点,毕竟从小到大,我可从来都没有偷过的啊。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偷盗竟是如此的顺利,悄无声息的打开办公室的窗户,敏捷的跳了进去,在赵德泉的办公桌上进行了好长时间的搜索。

  最后终于发现了赵德泉藏在办公桌里边的扇子,我轻轻的把扇子拿出来,打开看了一眼,确认的确是赵德泉白天拿着的那一把后,便敏捷的跳了出去,匆忙逃走了。

  几分钟之后,当我拿着扇子脸不红气不喘的出现在车艳艳面前的时候,车艳艳再次傻眼了,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你以前经常偷的嘛?怎么这么快就偷来了。”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车艳艳,什么叫经常偷的啊。经常偷的那叫小偷儿,哥们我这是第一次好不好?

  第一次偷,那叫失足。哥们是失足好少年。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文文和另外两个同学都不敢继续在那间宿舍呆着了,这样正好,免得她们在宿舍里呆着会影响我和车艳艳捉鬼,而且还要让我们分神保护她们。

  为了以防万一,我把今天白天画的几张护身符给了文文和她的同学。虽然这等简单的符咒防不住鬼娘仙那样的高级鬼,但却完全可以防得住那些趁她们身上阳火弱而靠近她们的一些孤魂野鬼。

  下了晚自习之后,我和车艳艳便匆忙来到了那两个女生的宿舍。为了避免哥们儿在宿舍被别的女生发现而吵吵嚷嚷的,我和车艳艳早早的便关门了。

  关上门之后,房间里的气氛顿时便暧昧了不少。

  一来这里毕竟是女生宿舍,到处都是女孩子的衣服鞋子和食品,还有一股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味,就算再正人君子,也扛不住这么多的诱惑啊。

  更何况哥们一直都还是处男,情绪更加的紧张了,喘气不均匀,每说一句话都要深呼吸做好准备才能说出口。

  “艳艳,你说那家伙今天还会来嘛?”我忐忑不安的问道。

  “谁知道呢。”车艳艳有些闷声闷气的道,很明显这气氛同样让她很不舒服。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艳艳,待会儿要是发生危险,你躲在我身后就成。我算过卦,说我一百年之后会有一个大灾,所以一百岁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额,是坟被挖了么?”车艳艳忐忑不安的问道。

  “……”顿时间我是好一阵的无语,这车艳艳未免太扫兴了吧,我好容易才鼓足勇气说的一句暧昧体贴的话,就这样被车艳艳给堵回去了。

  我心中一阵憋屈的慌,干脆不说话了,只是睁着眼望着上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便浮现出上铺的女孩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壮观场景来,想着想着,小兄弟便不由自主的开始不听话起来。

  “你生气了。”我不说话之后,车艳艳反倒是主动跟我打起了招呼。

  我忙笑着道:“没有没有,我生什么气啊。”

  “哦,没生气就好。”车艳艳道:“今天白天的事,也是我的不对,你也不不要生气了。”

  “白天的事?”我心中一惊,心想该不会是车艳艳看见别的女孩和我接吻而生气的事吧,她这句话什么意思?是要向我表白么?

  “是啊,我不该看见你和别的女孩勾肩搭背而生气的。”车艳艳道:“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我的心里就很委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你就理解为我的任性好了,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当时我的心乱极了,基本上已经确定车艳艳做好接受表白的准备了。

  她这句话不是在暗恋我吗?

  她承认自己吃醋了,只有喜欢自己才会吃醋啊。

  我该怎么办?是乘胜追击赶紧表白,还是以沉默应对这一切?对于我这个初哥儿来说,表白可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啊,可哥们偏偏就没有这种勇气。

  我该怎么办?时间在尴尬气氛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十几秒钟之后,我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对车艳艳喊了一声:“车艳艳,起来一下。”

  车艳艳疑惑了一下,不过还是按照我的吩咐,站立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什么事?”

  我立刻张开双臂,将车艳艳紧紧的抱住,把脸深深的埋在对方的肩膀上道:“艳艳,我喜欢你。”

  我只是觉得表白就跟占人大便宜似的,所以没脸见人,只好将脸深深的埋入车艳艳的怀中。

  接下来是好长时间的沉默。

  我看车艳艳没有反应,心中是好一阵骇然,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车艳艳生气了?可如果生气的话,为什么没有一点挣扎?

  直到此刻我才忽然意识到一点不对劲,我怀抱中的车艳艳,并没有想象中的软绵绵,反倒好像是石头一般的坚硬。

  我莫名其妙的扭头,这么一看,却是瞬间吓得魂不附体!

  不要嘲笑我,不是哥们胆小,实在是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

  我只是稍稍扭了一下脑袋,鼻子便碰到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定睛一看,竟是血!大把大把的血从耳朵洞里边冒出来,甚至还隐隐约约的看到乌黑的血管在耳朵里不断的跳动着,没有沾染血的地方,是白色的开裂的皮肤,犹如面具一般。

  我匆忙推开了她,更惊恐的场景闯入眼帘,女人的乌黑长发将她的脸遮挡住了一般,双目空洞洞的,满是黑色的污血,下巴径直从脸上剥离开来,仅有一点的皮肉相连接,牙齿和舌头耷拉着,污血慢慢的从伤口处滴落。

  这是鬼娘仙,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这鬼娘仙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那车艳艳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立马四处寻找起车艳艳的踪影来。可这时候才忽然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宿舍,出现在了这个满是荆棘的野森林里边。

  脚下身边到处都是荆棘,身边的树枝丛林把我的手脚给缠住,衣服也给缠绕住了,这些能缠人的树品种很陌生,我根本就叫不上名字来,不过却跟我看过的一种美国大片《地心历险》里边的食人植物长相差不多。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我莫名其妙的观察起来,恐惧甚至大于看到鬼娘仙本身。

  我看了一眼鬼娘仙,鬼娘仙咧开的嘴巴嘎嘎的笑了两下,而后便开始后退,后退,直到最后消失在了浓浓的黑雾之中。

  这时,四周的黑雾开始有生命一般,四处蔓延起来,很快便把我彻底的吞噬了,我拼命的挣扎,却发现手脚全都被奇怪的藤蔓植物给缠绕住,根本就没有活动的自由。

  这你妹的到底怎么回事儿,这玩意儿有这么厉害吗?我咬着牙,施出浑身的力气,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效果。

  我操!

  当时可把我给吓坏了,我心想这黑气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说不定是僵尸之气之类的玩意儿,我要是吸食的多了,岂不是就要变成僵尸了?

  变成僵尸?你妹的我可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想起僵尸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乱蹦乱跳的到处去咬人,我就是好一阵的头疼。

  我这人比较懒散,二十四小时的蹦跶简直比死了还难受。而且我还有轻微的洁癖,这万一要是碰上一个不爱洗澡的家伙,那我岂不是间接性的吃了他身上的泥?

  恶心死了。

  最重要的是老子还是处男啊,要是变成僵尸,下边肯定也僵了,要是真的碰上女僵尸,我会不会饥不择食啊。

  我奋力的挣扎起来,结果却根本不管用。

  我该怎么办?一时之间,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甚至都忘记了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