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三十六章 驱魔人之血

第三十六章 驱魔人之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忽然看到浓浓的黑暗之中伸出了一双手,直接抓向我的喉咙!

  当时我立刻便惊慌失措起来,没想到鬼娘仙的模样那么恐怖,却还长着这么一条匀称纤细的小手啊,这条小胳膊,近乎完美,肤色白皙娇嫩,修长匀称,跟果冻做的似的。

  她要掐我的脖子,我可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张开嘴便准备把那双手给咬了。妈的,不咬你一口,你不知道老子胃口好啊!

  可就在我准备咬对方的时候,那双手忽然被电到了一般,嗖的一声便把胳膊给缩回去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身子在快速的下降,我低头看了一压,哎呀妈呀,顿时吓得我头皮发麻。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个深不见底的悬崖上,下边黑洞洞的,根本就看不见底,左右两边都是遒劲苍老的古树,我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抓住,却是根本就抓不住。

  此刻我的身体在做着自由落体运动,速度很快,四周的情景都在快速的上升,几乎是眨眼便逝。

  我利用所知道的物理知识,还尝试着计算出我现在下降的速度究竟有多少。加速度,风的阻力等等各种因素都进行了综合考虑。

  以前老师总是出题,让我们测试一个铅球从高空落下时候的速度是多少,现在我想我这算不算是灵活应用?

  如果我可以计算得出我落地时候的速度,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死了?

  你大爷的,我现在的速度几乎都快赶上飞机了,别说能计算出落地时的速度了,就算是有爱因斯坦的大脑,充分理解了相对论,那该死的还得死啊!

  这么多年学来的知识根本没法救命啊,要想活命还是得靠着我跟老鬼学来的那几招道术。我的大脑在快速的翻阅着《楼观道法》,想要找出某些可以救命的法术来。

  随着我变得理智,我开始慢慢的分析起眼前的场景来了。我猛的出现在了这样的情景之中,或许是鬼娘仙施展了某种法术。

  但什么法术可以将一个大活人给活生生的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呢?从道术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鬼都是至阴体,而人都是至阳体,鬼娘仙的能力,根本没办法去掌控至阳体。

  所以我猛的出现在这个地方,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我被对方给施展了幻术,这一切都是假象,是对方给我造成的幻觉。

  而这也正是碟仙所擅长的东西,给人制造幻象,让人产生幻觉,昨天那圆圆不就是因为幻觉而自残的嘛?

  对,一定是这样,我的心中那叫一阵激动啊,哈哈,鬼娘仙,你没想到吧,老子识破了你的幻象。

  不过,这虽然是幻象,可带给人的感觉,却是真真实实的。虽然我清楚我下落这是幻象,但潜意识中的我,却依旧相信我是在快速的下落,一旦我‘坠地’之后,那么大脑中便会真真切切的产生疼痛感。

  也就是说,我可能会被这真真切切的疼痛感给活生生的痛死。

  我这人最怕疼了,要是真被活活疼死,痛苦一点不比凌迟少。

  因为过度害怕,我的腿开始抽筋,原本还准备靠着这双脚着地呢,现在看来,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我低头看了一眼,甚至都能看到地面正在快速的靠近,那地面上长满了满是肉刺的家伙,就跟锥子似的。我当时想的是要以怎样的一种姿势,才可以让尽可能少的锥子刺入体内。

  就在我绝望悲观的时刻,之前那双手竟又出现了,直勾勾的掐向我的脖子。

  我骂了一句该死,然后张开嘴,等待着那双手的靠近。一旦这双手靠近,我就会咬住这双手,我还真就不相信了,我一嘴铁齿铜牙,还咬不破你这肉做的小嫩胳膊。

  终于,那双胳膊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接触到我的脖子了,我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胳膊,也顾不上这是不是幻觉了,张口便咬了下去。

  松松软软的,口感很好,我都舍不得用力咬了,真想好好的吮吸两下,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和果冻布丁没啥区别。

  不过,我知道我要是不咬的话,可能会被这双手给活活掐死,所以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用力的咬了一口。

  顿时,四周的黑雾迅速的消散,悬崖和植物也都在快速的消失。片刻之后,我便重新站在了宿舍之中,只是有些头晕脑胀,恶心的很。

  不过我生怕松开嘴之后,会重新进入幻觉之中,所以一直都死死的咬着胳膊。因为这个胳膊是唯一一个没有消失的东西,我怀疑这场景是不是和咬着的胳膊有关。

  “刘百岁,你……你醒了没有?”我听到车艳艳虚弱的声音,然后顺着声音望过去,顿时便愣住了。

  没想到我咬着的竟是车艳艳的胳膊,这会儿车艳艳已经痛的睁不开眼了,声音颤抖的厉害。

  我忙松开了嘴,好奇的问道:“艳艳,你没事儿吧,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刚才我进入幻觉了……”

  “恩,你不用说话,我知道的。”车艳艳道。

  “你知道,你也进入幻觉里了?可为什么我没发现你?”我语气急促的问道。

  “我并没有进入幻觉里。”车艳艳道:“我师傅说,我家族流淌的血,具有辟邪的作用,所以永远不会被鬼上身和被鬼带入幻觉世界中。刚才我看你僵在原地,大声的嚷嚷,就知道你进入幻觉境界了,所以就想着用我的血来救你……”

  我顿时激动的都有些热泪盈眶了,看着车艳艳被咬伤的胳膊,心疼的很。要知道我刚才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啊,这痛可想而知了。

  “艳艳,真是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看着那红彤彤的牙齿印,我歉意连连的说道。

  而车艳艳则是两眼满是委屈的泪水:“刘百岁,你属狗的吗?我觉得肉都快掉了。”

  嘎!

  既然那鬼娘仙率先发动了进攻,我们也是时候反抗了,为了避免我再次进入幻觉里被活活摔死,这次我一直都扯着车艳艳的胳膊。心想就算是进入幻觉里边,但喝一口车艳艳的血,绝对不会再发生意外了。

  虽然这个想法很没良心,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唯一可以保证自己不被幻觉所杀死的方法。

  车艳艳对我没良心的行为也表示了默许。没办法,环境所逼啊,大不了待会儿咬的时候下嘴轻一点喽。

  不过车艳艳的胳膊口感就是好,咬着就跟小孩子的皮肤似的,软绵绵的。要是在夏天能躺在床上舔着这胳膊入睡,那才叫舒服呢。

  想着想着,哈喇子就流出来了。

  我和车艳艳早就已经利用各自的手段,开通了阴阳眼,一旦有脏东西靠近,我们立刻就能察觉。

  但让我们失望的是,看了一圈,也没找到鬼娘仙的踪迹,这让我们很是疑惑,心想难不成鬼娘仙不敢正面跟我们较量,所以才躲起来不肯跟我们正面为敌吗?

  好,既然你不肯正面和我们为敌,那老子就把你给引出来。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便把从赵德泉那里偷来的扇子抓在了手中,朝着四周招摇了几下,为了确信鬼能发现这扇子,车艳艳还在扇子上滴了几滴血。

  鬼对血的敏感度,远比对人的要强的太多,所以一滴血落在扇子上,很快便有了反应!

  寝室中忽然出现了一股凉风,嗖嗖的吹着,吹得人心发寒,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这应该便是腐朽之气,是鬼魂靠近的味道了吧。

  我和车艳艳都紧张极了,一想到又要看到那个女鬼的鬼样子,能不紧张吗?就好比看日本的恐怖电影《咒怨》似的,虽然已经看到过好几次那恐怖模样,但只要以后再看,一想到女鬼快要出现的时候,心中也绝对会紧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