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三十七章 猛鬼来袭

第三十七章 猛鬼来袭

  砰!

  一扇窗户被吹开,然后一道红色身影从窗口一闪而逝。

  我和车艳艳对视一眼,都知道是鬼娘仙来了,分别将早就准备好的护身符贴在了身上。

  “畜生,别在外边躲躲藏藏了,赶紧给我滚进来!”我骂了一句。

  一个红色的身影,缓缓的从远处飘了过来,最后以一个十分诡异狰狞的姿势,从窗口爬了进来!就那么的傻站着,站在我和车艳艳前方不远处。

  六目相对。

  这是我第一次明目张胆的直面一只鬼,而且还是一只如此恐怖的鬼。我们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女鬼的恐怖面孔,再次吓了我一跳。

  “人,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坏我好事。”鬼娘仙说话了,我头一次知道小说里边经常用到的阴阳怪调的语气,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讲话,这让我感觉相当的欣喜,说不定我们可以说服鬼,不要再对同学们下手了呢。

  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女鬼去监狱里边,找那些贪官污吏好了。反正他们活着也是浪费社会资源,而且还口口声声的廉洁为公,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我……”看着她的面容,我多少有些紧张,说话也是有点小结巴:“我不是坏你好事儿,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能害我同学,她们都太可怜了。”

  “她们可怜,她们有我可怜吗?”女鬼骂了一句:“给我滚开,否则我让你们来陪我。”

  “她们挺可怜的,而且无辜。”车艳艳忽然义正言辞的道:“别以为会说北京话,我们就害怕你了!”

  我晕,这是哪儿跟哪儿的逻辑啊,也就车艳艳能想出这么荒唐的理由来。

  很明显那女鬼也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想通车艳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逻辑。

  不过车艳艳这么一说话,鬼娘仙的注意力倒是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她冷冷的笑着道:“好聪明伶俐的女娃,跟我去结冥婚正好。哈哈。”

  “结你个大头鬼啊,死百合!”不知我哪儿来的勇气,听到她要祸害车艳艳我就特别的生气,毫不犹豫的便骂了一句。

  一想到这么古灵精怪的女孩就这样被一个鬼给糟蹋了,我就是好一阵心疼,虽然这只是我的YY,并不是现实。

  “车艳艳是老子的女人,谁动她,老子就动谁的女人。”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这句话的,但喊完之后又后悔了。我原本是想说谁动她老子就跟谁拼命的,但因为平日里开玩笑,说这句话说顺嘴了,这关键时刻倒是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完了,好好的一次表白机会就这样浪费了,我甚至能感觉得到,车艳艳看我的目光火辣辣的。

  鬼娘仙也被我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镇住了,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骂了一句:你们玩我,之后便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

  “马拉个币的。”我也恼了,抓起一张符,便要朝着女鬼的额头上贴去。

  砰!

  我的符贴在了女鬼的额头上,女鬼的身体同样撞在了我的身上,我只感觉到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反弹力给弹了回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那女鬼同样被我的符给攻击到了,只见她额头发出了一道璀璨的亮光,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同样被弹出去了老远。

  我松了口气,心中暗自庆幸。心想幸亏我天资聪颖,虽然是第一次画符,但幸运的是画出的符还是挺管用的。

  我要是毕业之后没工作,干脆开一家专门卖符的店好了,雇两只鬼为我打工,那一定非常的赚钱。

  最好是去香港那边去开店铺,因为听说香港深圳的老板们都特相信这个。我要是给他们画一个请财神的符来,我不就发大财了吗?

  哈。

  不过,还没等我做完白日梦,便忽然间看到,一道红影再次从窗外快速的逼近而来,因为速度太快,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等到我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的时候才发现,那鬼娘仙的红衣袖子已经把我的脖子给紧紧的缠绕住了。也不知道这袖子到底有多长,反正是从窗户外边钻进来的,而我顺着袖子看,也没看到女鬼的踪迹。

  我感觉到一阵窒息,忙用手拽着红衣,想要把红衣从脖子上给拽下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红衣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我根本就拽不开啊。连呼吸都不能够……

  草泥马!

  我从牙齿缝里边挤出了这三个字来。

  但随着我骂完,那红袖子竟在慢慢的缩短,尽管我用了全身的力气,依旧敌不过对方,我的身子在缓缓的靠近窗口。

  “放开老子,否则老子要你命。”我嗷嗷叫骂着。

  但我转念一想,心想一个袖子怎么可以延伸的这么长呢?会不会是我又进入了幻境里边?对,一定是这样。

  想要解决幻境,很简单啊,于是我拼了最后一点力气,大喊了一声:“喂,车艳艳,让我咬你一口。”

  “你上瘾啦。”车艳艳骂了一句:“你这不是幻觉。”

  “啊?”我再次愣住了,这不是幻觉,那我要怎么办。

  车艳艳快速的掏出了那把纸扇,然后对着窗外晃了一下:“鬼娘仙听好了,你要是再不放开刘百岁,这把扇子我可就烧了啊。”

  说着,便掏出打火机,做出一副要烧了纸扇的动作来。

  没想到这招还挺管用,随着车艳艳喊出那一嗓子,绑着我脖子的红丝带终于松了一些,我也可以喘气了,

  没多久,鬼娘仙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窗口,莫名其妙的看着车艳艳手上的扇子,片刻之后,终于反应过来,发出一声难听的吱呀怪叫:“这是我的纸扇,这是我的纸扇,呜呜,把纸扇还给我,把纸扇还给我。”

  说着,便不再理会我,将红袍收了回去,然后一步步的靠近车艳艳。

  车艳艳紧张的站到了墙角处,大喊了一声:“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可就把纸扇给烧了。”

  鬼娘仙竟哭泣了起来,两个血洞眼里边竟汩汩的流着血泪:“还给我,还给我好不好。那是我的,那是我的,呜呜,呜呜!”

  “再上来我可就烧了。”看鬼娘仙还要往前走。车艳艳立刻打着了打火机。

  鬼娘仙这才停下来,眼泪汪汪的看着车艳艳,甚至有些可怜兮兮起来:“把纸扇给我好不好?把纸扇给我好不好?”

  车艳艳道;“还给你可以,但你必须得跟着我去见一个人。”

  “好。”鬼娘仙点了点头。

  我在后边为车艳艳保驾护航,车艳艳带着纸扇在前边走着。只要女鬼想要偷袭车艳艳,夺回纸扇,我就会立刻动手,帮车艳艳对付女鬼。

  车艳艳也有时间准备,用纸扇威胁对方。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赵德泉的办公处。

  赵德泉除了担当教师外,还有一份看大门的差事,所以晚上基本上都是住在学校的门卫室里边。当我们带着鬼娘仙来到前台的时候,果然见到了正睡在床上的赵德泉。

  鬼娘仙竟然没认出来这个就是她曾经的情人。她依旧是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纸扇,苦苦哀求道:“把纸扇换给我,把纸扇还给我。”

  “这怎么是你的纸扇呢?”我冷冷的道:“这分明是我们赵德泉老师的纸扇。”

  “赵德泉?”鬼娘仙愣了一下,接着情绪激动起来:“赵德泉,赵德泉,赵德泉在那里?在哪里?”

  我指了指门卫室里边的那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笑着说道:“就在这里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