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三十九章 六字大明咒

第三十九章 六字大明咒

  “赵德泉,你还记得我啊。”鬼娘仙的声音冰冷的问道。

  “小倩,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不对,我在这里等了十年了,就是要等到你的魂魄,然后向你真诚的道歉,小倩,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赵德泉这会儿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德勇,你是我的男朋友啊,我怎么会怪罪你呢?”鬼娘仙用柔和的声音道:“其实,我等你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今天终于等到你了。德勇,跟我走吧,我们以后一定会幸福的。好不好?”

  赵德泉想了想,然后痛苦的闭上眼,摇了摇头:“小倩,你知道的,人鬼殊途,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要等到你,给你一个答复,要是有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做夫妻,我一定要补偿你。小倩,这辈子是我负你的,你还是去投胎吧,我这辈子对不住你,但我下辈子一定会对你还的。”

  “下辈子?”鬼娘仙的态度再次变得冷淡起来:“你觉得,人真的有下辈子?”

  赵德泉有些搞不懂小倩的态度为何忽然变得这么生硬,还是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小倩,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啊,我们已经为了我们的事,彼此痛苦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放手了,你还是去投胎吧!以后我也要重新拾回自信,重新做人,我们两个都要好好的,好不好。”

  听赵德泉这么一说,鬼娘仙竟然哈哈狂笑了起来,那笑声中透着凄惨悲凉,听得我不由得伤悲起来,让我觉得挺委屈。

  就好像被夺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般。

  “来生?你觉得我还有来生?我唯一转世投胎的机会,都因为你而浪费了。”这句话,鬼娘仙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尖锐,就跟刀子在玻璃上边划似的。

  我知道我的计划已经全乱了,本以为鬼娘仙见到赵德泉为他变成这样子,她会感动,从而会化解了怨气,从此悔过自新,重新做鬼。

  但我忽略了一个条件,那就是鬼都是自私的存在,尤其是这种厉鬼,更是一根筋,会为了一口怨气,而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去闯到最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小倩,你……”赵德泉还想说什么,不过鬼娘仙已经不给他机会了,一个猛子便扑了上去,双手成爪,要抓赵德泉,同时面容也是在眨眼间的功夫,变成那副狰狞恐怖模样。

  啊!

  看到这幅鬼样,赵德泉完全吓傻了,僵在原地,甚至都忘记了逃避。而我飞出一脚,准备把鬼娘仙给踹跑,但我的力气明显不是这修炼成精的鬼的对手,所以我的身子被撞的倒退了好几步。

  而鬼娘仙一下掐住了赵德泉的脖子,那张狰狞恐怖的鬼脸凑在赵德泉的脸前,阴阳怪调的道:“桀桀,现在,你还要跟我谈下辈子吗?”

  赵德泉眼珠泛白,然后彻底晕死了过去。

  我骂了一句畜生,抓着一张符便朝女鬼的身上贴去。不过鬼娘仙似乎已经知道了驱鬼符的厉害,所以身子一转,便躲开了,依旧是死死地掐着赵德泉的脖子。

  红蕊姐劝了一句:“小倩,做鬼就要有做鬼的觉悟,我们不能扰乱阳间的事,否则地狱的惩罚必定会落到你头上的。”

  “哈哈,少跟我谈地狱的惩罚,在我眼里,除了赵德泉的鬼魂,其他的我一概不感兴趣。”

  说完之后,便拽着赵德泉的脖子准备离开。

  车艳艳快速的咬破了手指,在鬼娘仙要逃走的方向,用血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这符号我没见过,不过应该是类似于佛教六字大明咒之类的东西吧?

  鬼娘仙的身子刚碰到墙壁,那个符号便释放出一股璀璨的金色卍字,一下打的鬼娘仙跌落在地,赵德泉也从她的手上跌落出来。

  “嗷!”鬼娘仙发疯了,嗷呜的一声惨叫,然后朝车艳艳猛扑了上去。只可惜,车艳艳有晕血的毛病,所以这会儿正头晕目眩呢,根本没有一点反抗余地。

  红蕊姐忙飞上前去,挡在车艳艳前边,准备拦住女鬼,不过红蕊姐在鬼娘仙眼里,不过就是个新兵而已,她飞起一脚便狠狠踹在红蕊姐的胸上。

  红蕊姐倒飞出去,最后撞在墙壁上,引发了符咒,她也被金色卍字给打的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连红蕊姐这种有一定火候的鬼,都被咒语给打的爬不起来,而鬼娘仙却跟没事儿人一样,足见这鬼娘仙是修练到何种牛逼的程度。

  当时我就怒了,麻辣隔壁的,这是不把老子放眼里啊,当着老子这个护花使者的面打女人,而且还是这么漂亮跟老子有一腿的女人,老子能放过你吗?

  我毫不犹豫的在身上贴了几张驱鬼符,然后一阵飞奔,猛的抱住了鬼娘仙。这可是哥们儿的第一次拥抱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把这个女人给解决了再说吧。

  砰砰砰,砰砰砰!

  身上的符咒打的鬼娘仙后背砰砰砰的乱响,鬼娘仙也发出一阵凄厉惨叫,同时努力的挣扎着,不过我咬着牙,两只手死死的扣在一块,心想无论如何,绝对不能松开。

  能不能制服鬼娘仙,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不过我刚想到这,鬼娘仙的身子竟蹭的一声飞了起来,然后我的身子也跟着飞了起来。

  再然后,我感觉我们一人一鬼在快速的倒退,我还没反应过来,后背便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当时剧烈的疼痛一下便弥漫全身了,我身上的力道似乎被全都卸掉了似的,后背火辣辣的疼,简直就跟全身粉碎性骨折没啥区别了。

  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趁着这机会,鬼娘仙逃走了。

  我的身子软绵绵的砸在地上,我感觉鼻梁骨碰到地面了,火辣辣的疼,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小子,去死。”鬼娘仙尖叫了一声,然后抓住我的后背,猛的丢向了玻璃窗户。

  砰!

  一声惨叫之后,我的身子重重的撞在了玻璃上,然后厚重的玻璃竟没能承受得住我强大的撞击力,破碎了,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的身子倒在了一片碎玻璃之间,甚至连呼吸都十分的困难,五脏六腑似乎都被搅拌成一团似的。

  这可真不是人受的罪啊!

  我第一次被疼哭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鬼娘仙发出一阵得意的桀桀笑意之后,便再次掐住晕过去的赵德泉的脖子,徐徐的飘走了。

  我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门卫室看着车艳艳,车艳艳已经被刚才巨大的声音惊醒了,缓缓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小声的道:“鬼娘仙呢?”

  “跑了。”我有气无力的道。

  “赵德泉呢?”

  “被带走了。”

  “追。”车艳艳一咬牙,然后努力的站了起来。

  我打开了门,让车艳艳出来,问道:“车艳艳,现在开年来,我们白天准备的东西,都对鬼娘仙没用啊,你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车艳艳摇了摇头:“没有好法子,你有吗?”

  我同样摇摇头:“我上哪儿弄好法子啊,我就是一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阴阳先生,对付一般的小鬼儿还行,对付这种修炼成精的碟仙,那只能束手无策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鬼娘仙继续害人了。”车艳艳正义感十足的道:“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鬼娘仙。”

  虽然我特讨厌赵德泉,但在这种人和鬼之中的较量中,我还是向着赵德泉的,可见我是如何的深明大义。

  绝对不能让赵德泉落入女鬼手中成为牺牲品,但也不能硬闯啊,否则会惹出大祸的,我的脑细胞在快速的运转着,最后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不是办法的办法。

  听了我的想法,车艳艳也是持支持的态度。因为这是我们唯一可以救命的途径,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于是我拉着车艳艳便朝老鬼以前租住的房间跑去。

  我的想法是,带车艳艳去老鬼的出租屋看看,老鬼还有没有留下什么宝贝?

  虽然上次我也去找过,但时间紧急,只是大致的扫了一番而已。

  这次有个细心的车艳艳,说不定还能发现另外的法宝呢。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老鬼的房间,一进去我和车艳艳便开始四处仔细的翻找起来。

  还没等我进入状态,车艳艳忽然小声说了一句:“刘百岁,找到了。”

  我愣了一下:“这么快?”一边说着,一边靠上去,想要看看车艳艳究竟找到了什么宝贝。

  当我看到车艳艳手上拿着一个白酒瓶子的时候,瞬间无语:“艳艳,这个也算宝贝?”

  车艳艳点了点头,然后给我看了看酒瓶底部:“你看看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