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四十一章 十字锁,阴阳扣

第四十一章 十字锁,阴阳扣

  我想了想,然后也犹豫了。

  如果继续,可能我们的小命也得搭进去,但要不去救人,或许我的良心会一辈子受到谴责。

  我又看了一眼红蕊姐离去的方向,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艳艳,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车艳艳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觉得,这个红蕊姐,并不是真的红蕊姐。”我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被对方给听到。

  “你瞎说什么啊。”车艳艳道:“这个怎么不是红蕊姐了?”

  “你再仔细看看,难道你没觉得这个红蕊姐,有些奇怪吗?”我问道:“首先,红蕊姐是一个善良的鬼,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受害而无动于衷,更不可能劝阻别人去救人,这一点就值得怀疑。”

  车艳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也觉得红蕊姐今天有点不正常。”

  “而且,红蕊姐之前不是被你画的符号给伤害到了吗?这会儿怎么一点都看不出受伤的样子。所以,我猜测,这个红蕊姐,可能并不是真的红蕊姐。”

  听我这么一说,车艳艳也有些醒悟了,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红蕊姐,是鬼娘仙变的?”

  我点了点头:“是啊。”

  车艳艳忙准备咬手指,看来又要准备用血符来攻击对方了。我忙拦住车艳艳,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个绝佳的偷袭机会啊,可绝对不能这么白白浪费了。

  “现在我们尚且不能确定这个到底是不是假的红蕊姐,还是让我试探一下吧!”

  我拍了拍车艳艳的肩膀,看到她冲我点头之后,这才咳嗽一声,笑着和红蕊姐道:“红蕊姐,你不是说让我们帮你找到尸体,然后转世投胎么?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反正回去也睡不着了。”

  红蕊姐转过身,满脸笑意的看着我:“算了,今天你们也累了,明天再说吧。”

  我有点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故意转身,装作要离开。

  实际上我转身,只是做给鬼娘仙看的,让她放松警惕。然后我回过身,准备给他一击。

  我转过身之后,红蕊姐果然没起疑心,正朝女厕所的方向飘了过去。

  麻痹的!

  我在心中冷冷的骂了一句,心想连老子都敢骗,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实际上,红蕊姐根本就没让我去帮她找尸体,我这么做只是想试探红蕊姐,如果她承认的话,那就说明她是假的。这么一试探,还真试探出来了呢。

  刚才她那一番话,差点就劝到我们,我那叫一阵羞愧啊,心想自己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好歹大家都是同类啊,而且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能继承《楼观道法》,基本上已经算是默认把斩妖除魔当成责任和义务了。

  我悄无声息的将几张符咒贴在怀中,车艳艳有些心疼,估计是想起之前我被到处乱撞的惨痛场景了。

  不过我却是冲车艳艳笑了笑,小心翼翼的道:“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说完之后,便一咬牙,憋足一口气,朝着对方便狠狠的撞了上去。

  鬼娘仙根本没想到我会怀疑到她,所以并没有任何防备。

  我轻而易举的便靠近了她,并且在靠近之后,一下跑到鬼娘仙前边,瞬间跳起来,从正面死死的抱住她的脑袋。

  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多符咒,而且还紧贴在她的脑袋上,她还能逃窜!

  果不其然,这么一下对她造成的打击非常之大,鬼娘仙漂浮着的身子猛的坠落在地,同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然后,她的身体疯狂的挣扎着,试图将我从她的脑袋上给弄下来,而且她的身子在快速的恢复成原貌,很快便成为了鬼娘仙的模样。

  “放开我,放开我。”鬼娘仙嗷嗷惨叫着,声音那叫一个悲凉啊,听得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不过,就算哥们儿心里再怎么恐惧,可也知道要是我放开了,那可就相当于把小命给丢在这儿了。

  所以我死死的咬着牙,同时十指交叉,互相环绕,十指以道教中的阴阳锁的造型锁在了一块!

  这种手势的锁非常结实,充分利用了手指之间的摩擦力,最大力道的让手臂不至于轻松被挣扎开。

  果然,我的目的达到了,尽管对方如何的挣扎,就是解不开我的锁。

  我紧紧的锁着对方,尽管身体和心理上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但一想到待会儿鬼娘仙嗝屁了之后,我就又能安安稳稳的过一段日子,和车艳艳好好的恋爱恋爱,我的心中的痛苦就消失了大半。

  鬼娘仙的痛苦似乎也不比我小,因为符咒和她的脑袋接触的地方,这会儿正发出啪啪啪的响亮声音,同时还释放出一股股璀璨的光芒来。

  她努力地站起身来,狠狠的撞着墙壁,我感觉我的后背都被撞断了似的,疼痛难忍,后背火辣辣的疼。

  正所谓最毒不过妇人心,光撞后背,这女鬼还不觉得解气,这想让我正面撞墙。

  我操,这是要让我毁容啊!

  我尽可能的让脸朝后,不过这样倒是委屈了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得到,我的胳膊应该快要断裂了,骨头都跟着生疼。

  原本我以为,只要我咬牙坚持着,哪怕是疼的晕过去,只要我不松手,这鬼娘仙肯定会被符咒给打的魂飞魄散。

  但是我想错了,我画的符威力有限,在对女鬼进行了无数次的攻击之后,竟自燃起来。

  这玩意儿一旦燃烧起来,那就是彻底的没用了。鬼娘仙又重新拥有了之前强悍的实力,竟是硬生生的将阴阳锁给掰开,然后用力的把我丢到地上。

  操他妈的,我真的要死了,鬼娘仙几乎用了她最大的力气啊,我感觉胸口中一团热气升腾上来,然后通过喉咙喷了出来。

  一股红色的鲜血,把我的脸都给染红了。

  也不知是口中吐出的血侵染进了眼睛里边,还是眼睛里边直接流血了,我看这个世界都是血色的了,好像被蒙上了一层血红色的薄膜。

  鬼娘仙似乎是想把我给彻底解决,一脸冷笑的步步逼近:“死,死,必须去死。桀桀,桀桀!”

  桀你大爷啊。

  我当时努力的想要爬起来,不过全身散架一般,别说爬起来了,就算是喘气儿屁股都跟着疼。当时我也挺纳闷儿的,喘气儿为啥屁股会疼呢?

  这事儿太他妈离谱了。

  看着鬼娘仙的爪子一步步的靠近我的脖子,我也有点害怕了,心想要是真被这玩意儿给抓住了脖子,那我还不得活活被掐死啊。

  以前无聊的时候我也经常会想如果是要死的话,我会选择怎样的死法。比如是打镇定剂,吃安眠药之类比较舒服的死法,我最害怕的就是被活活掐死啊。

  那样太难受了。

  难道今天我就要被活活掐死吗?那样未免太残酷了吧。我想哭,心里替自己感到委屈,我还是个初哥儿呢,这要是下去了,会不会被人给笑话啊。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车艳艳忽然冲了上来,拿着金钱剑便朝鬼娘仙的身上乱刺。鬼娘仙吓得一惊,连连倒退了好几步,我总算和死神说再见了。

  再见不等于不见,谁知道死神待会儿会不会还会来?反正我是挺害怕的。

  “刘百岁,你没事儿吧。”车艳艳的声音满是哭腔,看来她是心疼我了。我的心里暖哄哄的,心想就算死了也值了,能有车艳艳这个大美女关心,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但是我怎么能死呢?我要是死了,车艳艳也没办法自保,说不定跟我一块去下边了呢?为了车艳艳,我也绝对不能死。

  正是这股力气,竟让我支撑着身子站起来了,鬼娘仙在远处冷冷笑意的看着我们:“桀桀,好一对苦命鸳鸯啊,今天就让你们下去做一对鬼夫妻。”

  “好啊。”我冷冷的笑着道:“那老子就下去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