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四十五章 再遇阴阳事

第四十五章 再遇阴阳事

  当我们踏入迎宾小饭馆,进入一个包间儿的时候,才发现包间中已经有一个女孩在那坐着了,而且这人我还挺熟悉,正是圆圆和文文的宿舍长。

  我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也在这儿?”

  孙德厚立刻牛逼哄哄的撒开我,站在女孩身边:“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女朋友,女生宿舍302宿舍的宿舍长,陈梅娟同学。”

  他大爷的,我这才明白这小子大方一回请我们来到底是要干嘛的,让我们当绿叶的啊。

  我笑着道:“嫂子,今儿个兄弟们头一次见你,也没啥准备,呵呵,抱歉啊,待会儿咱们可都得多喝点才行。”

  “哎呀,刘百岁,你怎么这么流氓啊。”陈梅娟立刻羞的满脸通红:“瞎说什么呢,什么嫂子嫂子的,这八字还没一撇儿呢。”

  “啊?”孙德厚那孙子一听,立刻就眼急了:“娟子,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这辈子就喜欢我一个,这八字都有一撇了啊。”

  “哎,我说孙德厚,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都听不明白?”陈梅娟生气的瞪了一眼孙德厚。

  我和二胖则是哈哈笑了起来。

  很快,菜便上齐了,我端起一杯酒,对孙德厚道:“孙老哥儿,别的废话就不多说了,全都在酒里了,咱干……”

  “别啊!”孙德厚拦住我:“什么都在酒里了啊,你还是跟我说明白吧!我这人啊脑子不好使,喝不出来你这酒里到底有什么玩意儿。”

  “这完蛋玩意儿啊。”二胖骂了一句:“我都喝出来了,这是祝你们两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我去,你俩还是别祝福了,你俩这是在盼我早死啊。”

  “你妹,这场合怎么说这丧气话啊。”

  “滚犊子,废话真多,赶紧喝,喝完之后我再说。”

  就在我们仨贫嘴的时候,忽然包厢的门被推开了,我还以为是服务员来了呢,所以没回头,只是笑着和娟姐道:“娟姐,你们宿舍里的文文和另一个女孩都还好吧现在?”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会忽然想起了文文,或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因为刚才推门而入的,正是文文。

  或许你们会觉得这巧合很狗血,但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么狗血。

  娟姐忽然表情变得悲痛起来,有点伤心的道:“哎,别提了,文文啊……算了,说出来只会让人伤心。”

  “文文怎么了?”看娟姐欲言又止,我心中立刻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你这么关心她干嘛?”娟姐道:“反正你当初拒绝人家了。”

  “娟姐,我当初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害文文,文文学习不是挺好吗?因为我这个混混耽搁了,我内疚一辈子啊。”我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就是想让娟姐说文文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估计文文现在纠结着呢。”娟姐忽然笑了,笑的我一愣一愣的,我说娟姐你笑啥,你解释解释,文文有啥好纠结的。

  我估计她在纠结要不要跟你打招呼。

  “跟我打招呼,你什么意思?”我不自觉的浑身颤抖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忙转身看了一眼,却发现文文正羞涩的站在我身后。

  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很是好看。

  “我……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还没来得急打招呼,你……你们就说上了。”文文低着头,很是局促不安的搓着手。

  瞬间,我的脸也通红起来,简直比红富士还要红。

  我和文文都愣住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咋办才好。

  “那啥,老刘,你还愣着干毛啊,看见美女走不动路啊,赶紧让座啊。”孙德厚声音急促的催促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连道:“那啥,文文,快坐,快坐,孙哥请客啊。”

  我左右两边分别是孙德厚和二胖,文文只能到我对面和陈梅娟坐着。

  孙德厚却主动发话了:“胖子,你到那边坐着去。”

  二胖不满的嘟哝着:“到哪儿坐着还不一样嘛?反正就算他俩挨着坐也偷摸不成啥,喝完酒之后自个儿偷摸去。”

  “哎我说,胖子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孙德厚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好,好,等我吃完这个肘子,麻痹的,挺好吃。”

  孙德厚端起那盘肘子,便放到了对面,于是二胖也跟着磨蹭了过去:“孙子你再不放下老子跟你拼命!”

  于是我和文文搭配一对儿,孙德厚和陈梅娟搭配一对儿,二胖和肘子搭配一对儿,大家都喝的不亦乐乎。

  “文文,你考试发挥的咋样。”我笑着和文文搭讪道。

  实际上,当时我也不清楚我这心里到底是咋想的,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在和文文谈恋爱,反正我和她在一块,倒是挺有感觉。

  至于这种感觉到底是情侣还是兄妹,我也说不清楚。我想就这么含含糊糊的交往,顺其自然吧。

  不过我想,无论我和文文到底是什么关系,总之是影响不了我心中对车艳艳深深思念之情的,毕竟我和车艳艳是同生共死过的。

  “还行吧。”文文说道:“我觉得被一中录取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我笑着道。

  二胖一边啃肘子一边满嘴塞着肉道:“还真别说,咱俩还挺有缘,我也觉得我被一中录取没什么问题。”

  当然了,二胖的‘觉得’和文文的‘觉得’概念是不一样的。

  “哎,可惜了我啊。”孙德厚一脸的郁闷表情:“为了我们家的娟娟,我故意考砸的,这样我就可以和我家娟娟上同一所学校了。”

  陈梅娟瞪了一眼孙德厚:“你就不能有点出息啊。”

  “哎,这又怎么啦,我秀恩爱犯法啊,有种他们也秀恩爱去,一群光棍儿。”

  二胖有些听不下去了,这会儿他正为只有自己光棍儿儿生气呢:“我说寝室长你说谁呢,信不信我把你打飞机的事儿说出来?”

  孙德厚立刻涨红了脸:“胖子,你这不是瞎说吗,我什么时候打飞机了?”

  “那你买黄瓜为什么不吃就扔了?”胖子咄咄逼人的问道。

  孙德厚看陈梅娟要变脸,连忙解释道:“娟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掏空了用,不是从后边用啊。”

  当时可把我们给笑惨了。

  我记得我和文文从始至终总共也没说几句话,反正喝完了酒之后,我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就想和文文多说几句话,想把我心中的委屈给说出来。

  当时我已经有些头重脚轻了,走路都想晃荡,我当时真想抱着文文那柔弱的身子,好好的站一会儿,让我好好的感受一下体温,好好的醒醒酒。

  我们来到了学校不远处的湖边,看着平静的湖面,我们两个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这时我的脑海中无意中想起当初我和车艳艳也在这个地方,看着平静湖面的场景。

  想起那个时候,我的两眼不由得湿润了。

  看见我流泪了,文文很是关切的掏出手绢给我擦眼泪儿:“刘百岁,你怎么哭了?”

  “没事儿。”我笑着擦干了眼泪:“这是我醒酒的一种方式,酒精从眼里边钻出来。”

  “你挺厉害的啊!”文文笑着说道,很明显对于我这荒唐的解释并不以为然:“对了,刘百岁,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我说道:“让我帮你什么忙?”

  “你现在还在做阴阳先生吗?”文文问道。

  我笑着点头:“当然了,一日是阴阳先生,那一辈子都是阴阳先生,斩妖除魔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哦。”文文点了点头,说话中竟夹杂着一丝恐惧:“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你跟我回去看看行吗?”

  我看文文表情严肃,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本着斩妖除魔的原则,我还是点了点头:“成,我跟你回去看看。”

  这都小半年的时间没有和鬼神打过交道了,猛的又要和这种怪事儿打交道,我心里感觉挺唐突的,有点紧张。

  其实这小半年的时间,我也不止一次的去厕所那边去找红蕊姐,心想或许能从红蕊姐那里知道一些关于车艳艳下落的消息。

  可是让我失望的是,自从上次消灭了鬼娘仙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红蕊姐,红蕊姐似乎和车艳艳一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