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四十六章 山村妖老太

第四十六章 山村妖老太

  我感觉这一人一鬼之间的消失,肯定有什么关联。

  我在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这辈子我一定要找到车艳艳,哪怕是付出一生的时间。

  我要亲口问问她,既然我们是恋人,为什么还要分彼此?为什么还要有你我?为什么不把你的困难告诉我?

  很快,我们便坐着小三轮来到了文文的奶奶家。

  虽然文文一家已经住进了小楼房里,但文文的奶奶依旧住在一间破旧的小瓦房里边。外边脏兮兮的,里边同样乱糟糟的。

  一进入瓦房,扑面迎来一股尿骚味,同时房间中的昏暗,也让我有些难以适应。

  虽然这瓦房的房门和窗户朝阳,但因为窗户都关着的原因,所以房间中比较阴暗,有些潮湿。

  “奶奶,你怎么又把窗户关上了?”文文责备了一句,然后便随手把窗户给打开了。

  “关上窗户,关上窗户……”一个尖锐的,如老鼠尖叫般的声音从墙角的床上传来。

  这声音太他妈吓人了,我还从来都没听过这么尖锐的声音呢。

  “奶奶,跟您说过多少次了,晒晒屋子,要不房间里该发霉了。”文文责备道。

  “发霉了好,我就爱发霉,嘿嘿。”那个苍老尖锐的声音嘻嘻笑道,更像老鼠了。

  “奶奶,您到门口坐会儿,我同学来看你了。”文文说道。

  “你同学来看我,拿什么好东西来了吗?我要磨牙,我要吃硬的东西。”苍老的声音道。

  刚说完,便有一道阴森森的人影,蹭的一下就跑到了我的面前,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看着这个老太太,我差点没吓得尿出来。

  这老太太满脸褶子,蓬乱的头发脏兮兮的,身上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儿,身上衣衫褴褛,不少的地方都破烂了,似乎是被老鼠给咬破的。

  老太太的眼睛很是浑浊,眼球很小,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基本上都发现不了眼珠。

  黑色的眼珠挤向中间,这眼神非常的怪异。

  更怪异的是,那老太太竟一边舔舌头,一边在我身上闻来闻去的。

  “哎呀奶奶,你这又是要干嘛呀!”文文不耐烦的拽着我跑了出来。

  文文的奶奶原本是准备跟出来的,但估计是害怕外头的阳光,刚跑到门口,便又赶紧缩回去了。

  文文一脸歉意的对我道:“真是对不住啊,刘哥,我没想到我奶奶看见你竟然这么兴奋。”

  我笑着道:“没事儿。”

  “刘哥,你不会笑话我吧?”文文一脸忐忑表情的看着我:“我奶奶以前可不这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反正是半个月前大病了一场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文文竟开始称呼我为刘哥了,我的心中一阵感动。别管我们俩以后会怎么样,就冲她这一声哥,这事儿我也管定了。

  不用看,文文的奶奶肯定是撞邪了,人除了变成神经病才会如此的神经兮兮,否则绝不会行为这么怪异。

  而很明显,文文的奶奶并不是神经病。

  “没事儿,文文,你奶奶上次得的是什么病?”我问道,准备循序渐进的问出个头绪来。

  “好像是中风。然后还没送到医院,我奶奶就一下子好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爸就把我奶奶拉回来了,拉回来之后,我奶奶就变成这样了……”

  “回来之后,基本上都不怎么吃流质食物,只是吃一些坚硬的东西,比如干馍馍,生米还有红薯花生等硬果类的。对了,还挺怕光,基本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拉着窗帘,看见阳光就害怕。”

  我皱了皱眉头,越听就越觉得邪乎。

  但我也不敢随便诊断,毕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于是便问道:“文文,不知伯父有没有找人给奶奶看过啊。”

  “看过。”文文叹了口气。

  “不过只是找了附近的一些老中医。老中医看过之后,都说没什么问题,或许是因为不想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多呆,所以只是简单的把了下脉,嘱咐两句就匆匆的离开了。”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道:“好,文文,你去帮我找一袋盐,还有一瓶白酒,越快越好。”

  文文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我说道:“你快去准备吧,到时候就知道了。”

  文文也没有多问,估计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她匆匆忙忙的便跑开了。

  而这会我却挺纳闷的,心想那些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只是给老太太把脉之后就吓跑了呢?

  难不成是脉有问题?

  虽然我不懂脉,但是在这儿傻站着也不是办法啊,说不定可以看看她的心跳到底是快速还是缓慢呢?

  跳得快,就说明身体不正常,跳的慢,说明身体正常。

  于是我重新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这会儿老太太正站在门口阴暗处,冲我嘿嘿的笑着,两尖锐的门牙露在外边,很是诡异。

  我说道:“老奶奶,我帮您检查一下脉搏,麻烦您把手伸过来。”

  “嘎嘎!小伙子,有很多人帮我检查脉搏之后,都吓跑了,你不会也被吓跑吧。”老奶奶一脸阴森笑意的道。

  我说道:“没事儿,我胆儿大。”

  我这心里还纳闷儿呢,心想把个脉有什么吓人的?这老太太说的未免太玄乎了吧。

  老太太干枯的胳膊伸了上来。

  当我看见这胳膊的时候,瞬间便愣住了!

  这胳膊细的就跟一棵小树似的,典型的皮包骨啊,几乎没有肉,我甚至可以看得见骨头的轮廓。

  我鼓足勇气,伸出手在她的胳膊上摸了一下,不过,却始终都找不着跳动的脉搏。

  我皱了皱眉头,还以为是找错位置了呢,便又摸索了半天。

  这次可真把我给吓惨了,因为我虽然摸到了血管,但血管硬邦邦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跳动的迹象。

  也就是说,她没有脉搏,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心脏停止跳动这意味着什么啊?这意味着这老人家是死人啊!

  我去啊!

  我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差点没屁滚尿流的跑出来。不过好在我的肾功能良好,并没有当场尿出来。

  “嘎嘎,嘎嘎!”那老太太竟阴森诡异的奸笑了起来。

  走到了阳光下,我才终于松了口气,回头看看老太太,确认对方不会追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冷静下来,我越想越觉得老太太是死人了。

  你想啊,一个农村老太太,吃的东西原本就不好,体质很弱,若是中风了,即便送进医院,能活下来的概率也不大。

  更别说没送进医院就自己好的呢,从小到大我还真从来没听说过中风了还能自己痊愈的。再看着老太太,腿脚健全,哪有半点中风的样子?

  所以这老太太很可能已经死了,或许这会儿是被鬼魂附体了,撞邪了所以才能继续行走的吧。

  虽然以前也和鬼接触过,但像这样的行尸走肉,还真是第一次见,我不由得想起了欧美的僵尸片,《行尸走肉》之类的电影。

  这老太太可比欧美的丧尸要高级的多啊,毕竟这老太太还有理智,而且还会说话,行动自如。

  至于这老太太究竟是什么情况,还真不好确定,还得等文文带那些东西来,让我开了阴阳眼,或许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等来的并不是文文,而是一个粗犷汉子,典型的农村抠脚大汉啊,五大三粗的,赤裸着上半身,胸口上还有一连串胸毛。

  看见我,大汉就没好气的问道:“你就是那什么刘百岁?”

  我愣了一下,心想这老农民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十有八九是文文告诉他的吧。于是我点了点头:“是啊,请问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