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四十九章 阴森煞气!

第四十九章 阴森煞气!

  “好,不管这龙根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我刘百岁一定要找到,哪怕是付出性命。”

  我咬牙切齿的道。

  为了车艳艳,为了心爱的人,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

  “哎。”车校长叹了口气,然后说了一句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话:“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早熟啊。”

  我回来之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一直都是龙根。

  于是我深更半夜的从床上爬起来,偷偷摸摸的溜到了网吧里边,用度娘搜索起龙根来。

  结果搜索结果挺让人失望的,我记得度娘上边说总共搜索出一百多万条结果,然后上边全都是《龙根膨胀丸》《龙根延时环》等各种成人用品,看得我面红耳赤的。

  最可气的是那网管每隔一会儿就到我身边转悠一圈,最后估计实在是憋不住了,小声说道:“哥们,注意一点,最近有和谐大军来转悠,别把咱网吧给搭进去了……”

  他大爷的!

  看了一晚上的小广告,我感觉头晕脑胀的,一闭上眼,脑海中便全都是那些小广告,真是恶心到家了,结果弄得我一个晚上也没睡着觉,偶尔闭上眼,脑海中还总是徘徊那句广告词:做健康男人,重振男人雄风。

  雄风你妹啊。

  大清早的好容易睡着了,没成想刚闭上眼,便听到文文的声音:“刘百岁,刘百岁在家吗?”

  我妈先出去的,看见这水灵小姑娘,欢喜的不得了:“呵呵,找小百的吧?快进来坐坐吧。”

  我知道这老太太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看见漂亮姑娘都不自觉的把对方当成儿媳妇儿。

  我三下两下的穿好衣服,脸也没洗,便冲了上去:“妈,没事儿,这是我同学,我今天有点事儿,就先出去了啊。”

  说完之后,便拽着文文出去了。文文还没来得及跟我妈说句话呢,出来之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刘哥,我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多不好啊。”

  我笑着道:“没事儿,我妈这人忒热情,我怕你受不了。”

  文文笑了笑:“呵呵,刘哥,我觉得你和你妈倒是不错啊。”

  我道:“也就那样吧,对了,伯母怎么样?都说女孩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你妈应该和你更近吧。”

  文文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脚下,小声的道:“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我立刻一阵抱歉:“对不住啊文文,我不知道。”

  “没事儿。”文文笑了笑:“多大的事儿啊。反正我早就已经适应了。对了,刘哥,昨天关于我父亲的事,你可别生气啊,自从我母亲走后,我父亲就变成这样了,我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嗨,没事儿,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我笑着道:“对了,今天你父亲怎么样,我们去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文文说道:“我奶奶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了?”我立刻一脸紧张的看着文文。老太太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出事儿,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所以我才会如此的紧张。

  “今天一大早,我们都还在床上睡着呢,我奶奶忽然在房间里好一阵的大喊大叫。当时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忙爬起来就往奶奶的房间跑去。”

  “当我们跑到奶奶房间的时候,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只见我们家的大花猫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奶奶的床上,我奶奶正用力的在那只猫的身上撕扯着,竟把那只猫的肚皮给撕破了一个口子,血和肠子内脏都流出来了,我奶奶的手上也都是血,恐怖之极。”

  “我奶奶看见我们进来之后,还冲我们诡异的笑着,甚至用嘴舔了一下手掌上的血,阴阳怪调的道:想让这只猫害死我,嘎嘎,你们还嫩了点!”

  听文文这么一说,我更确定文文奶奶中邪了。

  我对文文说道:“文文,现在你奶奶的房间还有人吗?”

  文文摇了摇头:“我父亲和我二叔把奶奶的房间打扫干净之后,就去大棚里忙了,现在家里就我奶奶一个人。”

  我心中一阵欢喜:“好,正好趁着这会儿你家没人,咱赶紧去看看你奶奶吧。”

  文文点头答应了,于是我骑上我的二八自行车,驮着文文便朝她的家中驶去。

  我们两家不在同一个村子里,相聚也就二十里地吧!文文一大早的就步行来了,可见她来的有多早。

  我挺心疼这丫头的,说道:“丫头,这么长的路,你一个人用脚跑着来的啊,真傻啊,下次一个电话,直接让我去接你多好。”

  文文的声音有点小哽咽:“我就是怕你生气,毕竟昨天我父亲那样……”

  “哎,文文,你这就见外了啊。你喊我一声哥,那以后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有什么麻烦尽管跟我打招呼,只要我帮得上的,我一定帮你啊。”

  文文的哽咽更厉害了;“刘哥,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

  我说道:“你是一个女孩子嘛,你不对自己好一点,我这个当哥的还不能对你好一点?”

  文文差点哭起来了:“哥,你知道吗,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我好的男生,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啊。”

  ”额,文文,没事儿,这是应该的。“我也有点木讷,看见女孩子哭有点紧张,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一个劲儿的骑自行车。

  好容易来到了文文的家中,她的情绪总算稳了不少。我们从车上下来之后,文文便跑上去敲门。

  今天文文的奶奶甚至连那一扇小门都没开,窗户也是紧闭着,要不是房间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尖锐的窃笑声,我恐怕会怀疑这房间已经空了有一段时间了。

  文文敲了好一会儿的门,也没见文文的奶奶来开门,文文都有些急起来了,我看她拿了一块砖头,似乎是想把门给砸开。

  我忙拦住了文文,道:“文文,等会儿,不要敲门了。”

  文文走了回来,表情有些郁闷:“哎,我奶奶今儿个是怎么了?以前也没说不给开门的啊。难道……”

  我当然知道文文所说的难道后边是什么内容,估计文文是怀疑他奶奶已经归西了。

  她刚想上去砸门,我却喊住她:“文文,等等,待会儿我过去看看。”

  我看见院子里有一颗柳树,当即便走上去,在柳树的树根旁挖了一个小坑。

  然后将带来的半瓶子白酒以及一袋子食盐都倒了进去,之后便用这水洗了洗眼睛。

  文文看得目瞪口呆,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刘哥,你这是干啥?”

  我笑着说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等到我的眼睛适应了这股酸涩之后,这才慢慢转过身子,看着那座小瓦房。

  猛的一看,就会发现这小瓦房并没什么异样。

  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屋顶上有一些半透明的雾霾在围绕着房顶旋转!

  这其实便是传说中的煞气。

  一般煞气出现在什么地方呢?当然是阴魂不散的墓地或一些孤魂野鬼经常出没的阴森之地了。

  只是,这大白天的,人住的住宅怎么弥漫着这么多的煞气呢?这就说明文文的奶奶不正常了。

  我慢慢的摸上去,想看看房间里究竟是怎样的景象。我轻轻的用手指戳穿了窗户上的白纸,然后朝里边看。

  但这么一看,顿时吓得我浑身打了一个机灵,差点没一屁股蹲在地上。

  一只血红色的眼,就在窟窿里边看着我,那眼红的就跟能滴出血来似的,眼圈是黑色的,阴森恐怖,甚至还有一只白色的蛆虫在眼睛上爬来爬去。

  妈的,这真是太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