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五十章 硕鼠之患

第五十章 硕鼠之患

  不过吓人归吓人,罪魁祸首绝不能放过。

  于是我鼓足勇气站起来,拽出金钱剑便准备攻击那只眼!

  但我刚站起来,那扇门便推开了,文文的奶奶一脸古怪笑容的看着我:“小伙子,你这是要干嘛啊。”

  文文也发现了我的怪异举动,也是匆忙跑上来:“刘哥,你这是要干啥?”

  我忙看了一眼她奶奶的眼,果然发现她奶奶的眼睛红肿的厉害,眼圈发黑,甚至有一只蛆虫在入冬,一看就知道尸体死了不止一两天了。

  我说道:“没什么,对了,老奶奶,您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不?”我指了指金钱剑。

  “不知道。”那老太太阴阳怪调的道:“我要吃花生,我要吃核桃,快给我去找啊。”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愣了一下,她的话怎么这么耳熟啊,好像刚刚在哪儿听过。

  这不就是车艳艳在被救醒之后,经常说的一句话吗?

  说是她的一魄之中融合了老鼠的一点习性,因此爱吃花生等坚果类食物。

  难不成,老太太也是夺过了一只老鼠的魂魄?

  不过不可能,老太太已经嗝屁了,那现在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老鼠的灵魂,彻底占据了这具肉身。

  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我心中暗暗感叹,这个世界真是小啊!两个几乎没什么关联的女孩,身边竟会发生如此巧合的事,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如何才能把老鼠的魂魄,从老太太的肉身里给弄出来呢?

  文文看我一直都在发呆,不由得小心问了一句:“刘哥,你怎么发起呆来了。”

  我笑了笑道:“没什么事儿。对了,把门打开吧!”

  文文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了。

  我走了进去,顿时一股血腥味传来,我还看到文文的奶奶身上到处都是血,配合上她这身脏兮兮的行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小子,你怎么又来了。”老太太看见我,尖声尖气的和我打招呼。

  我笑着道:“没把你从老太太身体里赶出去,我怎么能不来呢?”

  趁着这机会,我忙用阴阳眼观察了一下房间,发现房间里弥漫着大量的暗黑色气体,估计这就是煞气了。

  我还从来都没看到过如此浓厚的煞气呢。

  老太太嘎嘎嘎的笑了起来:“嘿嘿,臭小子,少在这儿跟我胡言乱语。”

  老太太说着,便走到床上,随手从枕头下抓出了一块骨头,便轻轻的咬了起来,口水都哗啦哗啦的往下掉,说不出的恶心:“你以为你是老几啊?”

  我冷冷的道:“虽然我不是老几,但你也算不上是老几,你放心,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化为灰烬,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的。”

  “哈哈,你要把我给火化了吗?哈哈,正好,给我那帮孝顺的儿子剩下了一大笔的火葬费啊,哈哈。”

  说完之后,老太太继续啃骨头。

  文文看着那块还带着血迹的骨头,差点没吐出来:“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啊,那块骨头是不能吃的,快吐出来啊。”

  说着,文文便要上去把那块骨头给抢过来,我看文文心疼的都落泪了;“奶奶,待会儿我去给你买炸鸡吃啊,你等着。”

  “我不吃炸鸡,我才不吃炸鸡。”老太太惊声尖叫起来:“我要吃花生,我要吃花生!”

  “好,我这就去给你买花生。”文文哭丧着语调说道,同时转身就要往外跑,我也紧跟了上去。

  等到走出了这家小院儿的范围之后,我才终于拉住了文文,道:“文文,不要走了。”

  文文转过身对我道:“刘哥,不怕你笑话,我父亲和我二叔都不孝顺我奶奶,我奶奶都这样了,他们也从不让我奶奶去家里吃饭,都让我奶奶自己做饭吃。我奶奶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她要吃花生,我要给她买一些。”

  我对文文道;“文文,你听我说,那个不是你奶奶,你奶奶已经死了……”

  文文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可是你刚才没看见我奶奶还活的好好的吗?怎么能叫死了?”

  我耐心的解释道:“我猜,你奶奶上次中风还没到医院,就已经死了。只是半路上不知怎么回事儿,有一只修行得道的老鼠钻进了她的身体之中,暂时控制了她的身体,所以你才会看到你奶奶能活动,实际上她现在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啊?”文文听我这么一说,瞬间脸色惨白,惶恐不安的看着我:“刘哥,会不会是你搞错了,老鼠的魂魄……怎么会进入我奶奶的身体里?”

  我说道:“实际上老鼠乃是和人类经常接触的动物之一,沾染了人的灵性,能修出道行的并不在少数,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文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依旧是有些质疑:“那刘哥,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想,现在估计只有一种法子可以把那只老鼠的魂魄从你奶奶的身体里边给弄出来了。”我说道。

  文文忙问道:“什么法子?”

  “今天晚上,我们得先把你奶奶给引出来才行。”我说道。

  文文点了点头:“恩,好。不过如果我奶奶还活着的话,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到我奶奶。”

  看来文文还是有点不相信我啊,于是我便对文文道:“文文,我知道这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我告诉你,你奶奶早就已经停止心跳了。而且按理说应该也没了呼吸,你要是不相信的话,现在可以跑回去检查检查。”

  文文看了看我,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恩,我这就回去看看。”

  我担心文文摸到她奶奶的脉搏停止跳动之后,会伤心哭泣,要是露馅了可就不好了。

  于是我便嘱咐文文道:“文文,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因为你奶奶脉搏停止跳动而伤心哭泣,否则要是你也怀疑你奶奶了,我担心会影响今天晚上的计划。”

  文文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刘哥,其实如果我奶奶真死了,对她来说未免不是一个解脱。哎,她这样活着,简直就是受罪啊,有时候心疼的我都落泪。”

  我拍了拍文文的肩膀:“去吧。”

  望着文文离去的身影,我又陷入了良久的沉思,在心中暗暗想着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活了大半辈子了,把儿孙都养大了,到最后自己却落得这样一个凄惨的下场。

  哎,都说养儿能防老,可这他娘的防个屁老啊。

  对此我只能说人的命天注定,这种事不是我能左右的了的,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就在我思考着的时候,文文有些失魂落魄的走过来了,看见我之后,竟没忍住一下子哭出来了:“刘哥,我……我奶奶真的……没了脉搏,呜呜,呜呜。”

  虽然文文不忍心看着她奶奶受这种罪,但是猛的一接触这种事,谁心里也受不了啊。

  我对文文道:“文文,别哭了,哥的肩膀借给你。”

  文文看了一下我的肩膀,一下子扑进我的怀中,嘤嘤的哭了起来:“刘哥,我……我……呜呜,呜呜。”

  文文哭的好伤心,眼泪把我的衣服都湿透了。直等到她哭的全身都有些虚脱了,才终于停了下来,擦了一把眼泪,道:“刘哥,谢谢你的肩膀,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我笑着道:“是啊,我这肩膀可是万能的呢。”

  文文破涕为笑:“刘哥,你真会开玩笑。”

  “走吧,现在距离天黑还早着呢,我们先找一家饭馆吃点东西,晚上再来!”

  文文点了点头:“恩,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