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五十三章 极品捉鬼人

第五十三章 极品捉鬼人

  我哭笑不得的道:“你的战斗,还是另选位置吧,这个地儿都被我们给包场了。”

  “包场,包什么场?”那家伙一下子便愣住了:“这里还有人管着吗?哎,算了,我还是跟你们说实话吧。今天晚上,我要和这个村儿的一个鬼大干一场,到时候你们在这儿会耽误我做法,我这么做也是为你们好。”

  我怔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要和鬼大干一场,什么鬼?”

  联想到这哥们儿刚才带了一只猫,我下意识中竟联想到,这哥们儿似乎也是想对付那只大老鼠啊。

  “说了你们也不信,我说是一只修炼成精的老鼠,你们信吗?”那家伙说道。

  嘿,他大爷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想到在这儿竟碰上道友了。只是很明显,我对面这哥们儿脑子缺根筋,所以到现在都没看出来我们是同行。

  “我去,我们是同行啊。”我说道:“我也是来捉那只大老鼠的,哈哈。”

  那家伙明显不相信,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你是在逗我玩吗?”

  我一下子就乐了:“我逗你玩个毛啊,我要逗你玩,深更半夜抱一只猫干啥。”

  “也是啊。”那哥们儿迷迷糊糊的敲了一下脑袋:“对了,你刚才泼我身上的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臭啊。”

  我忙说道:“没啥,那是我师傅给我特制的老君神水,挺灵的。所以我就带上了一点儿。”

  “哦,幸亏这玩意儿不是童子尿。”那脑袋秀逗的哥们儿长长的舒了口气:“刚才我尝了尝,他妈的跟童子尿一个味儿。”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哪能啊,童子尿都过时了。对了,你刚才泼我的是啥?”

  “是公鸡血。”那哥们儿道:“这玩意儿对这只大老鼠也挺有效,只可惜……哎,对了,刚才看你好像手上拿着东西晃来晃去的,不知道是啥玩意儿。”

  “哦,是一些符。”我笑着道:“只是现在全都沾染上公鸡血,失去效果了。”

  “真是够倒霉的。”那哥们儿道;“我叫卢一星,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以后就交个朋友吧!”

  “刘百岁。”我笑着伸出了手,道:“以后我就叫你卢子吧,呵呵。”

  “那我以后就叫你刘子吧。”

  瘤子?行,瘤子就瘤子吧,反正也只是一个外号,哥们儿不是那么封建迷信的人。

  “对了,你们两个吃饭了没?我都还没吃饭了,咱们第一次见面,我请你们吃饭吧。”卢一星说道。

  “行啊。”我笑着道:“走吧,正好晚饭我没吃饱。”

  然后卢一星就愣在原地了,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笑着问道:“哥们儿,你咋的了,让人给煮了?”

  “你这不按常理出牌啊。”卢一星哭笑不得的道。

  我很纳闷儿:“我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了呢?卢子你跟我说说。”

  “按理说你应该会让我,说哪能让我破费啊。实话跟你说吧,我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了,原本我还想蹭你们一顿饭呢。”卢一星一脸惭愧的低下了头。

  我晕哦,这哥们儿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看他是真的饿了,当即便是道:“行,我请你吃饭吧,咱们走……”

  反正现在身上所有的除魔物件儿都没了,今天是没法收拾那老鼠了,明天再说吧。

  半路上我问卢一星,你捡我们丢掉的花生干什么?那是我们用来吸引大老鼠过来的。

  卢一星说道:“我也跟你们想的一样,想用花生把那只大老鼠给吸引出来,不过我身上是一毛钱都没有了,就想着怎么才能弄点花生啊。”

  “正想不出招儿的时候,我就看到地上有丢掉的花生,我就捡起来了一颗,然后越捡就越多,慢慢的就捡到你们这里来了。”卢一星说道。

  哎,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没把大老鼠给吊来,反倒是吊来了一个大傻缺,不过这也不错,至少我是多了一个帮手了,这以后说不定能帮得上大忙呢。

  我看天色不早了,文文一个女孩子跟着我们终归是有些不方便,于是我就和卢一星把文文送回家了。

  文文也有些累了,所以也不想跟我们折腾,也乖乖的回家了,正好可以监视她奶奶,要是发现她奶奶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可以随时跟我们联系。

  再然后,我就和卢一星来到了今天白天来到的那家拉面馆。那老板看见我显得特亲切,我想这可能是我饭量大,能让他多做生意的原因吧?

  我先让老板上了两碗拉面,然后就问卢一星的来历,是哪儿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又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卢一星竟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就跟个小娘们儿似的,吓得我忙安慰卢一星:“没事儿哥们,有啥大不了的,有什么事儿我帮你扛着,天底下还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呢,咱们再怎么说也是……阴阳先生啊。”

  后边这四个字儿我是压低声音说的。

  卢一星抹了一把鼻子,哭的更厉害了:“哎,一言难尽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都没脸说啊,说多了都是泪。”

  我更纳闷儿了:“有啥不好说的,你给我说说,哥们儿我给你做主啊。”

  卢一星叹了口气,而后压低声音道:“我还是跟你说实话吧,我不仅仅是一个阴阳先生,而且还是一个阴阳人。”

  我嘞个去。

  我吓了一跳,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开什么玩笑?感情眼前这哥们儿还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啊,阴阳人?这种人可不多见啊。

  以前浏览网络的时候,也看到过一些关于阴阳人的报道,原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和这种人打交道,毕竟这种人实在是太稀缺了,稀缺到全世界总共也没几个人。

  但没想到哥们儿我今天就碰到了一位,而且还是脑子有点缺的阴阳人,这让我怎么都有点不可思议。说实话,这小子要是身为男人的话,那张脸还是勉强能看吧,可如果这张脸是女人的话,我嘞个去,这是要把人给活活吓死的节奏啊。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卢一星:“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不是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这都是我师傅告诉我的。”卢一星小声道。

  这会儿老板送面来了,卢一星忙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慢慢吃啊,这碟小菜儿是免费送的。”老板道。

  我知道老板的用意,这小菜儿是开胃的,吃多了胃口好,那还不得多吃几碗啊。

  我现在手头可不富裕,一顿饭吃几碗面的话实在是有点吃不起啊,便对老板说道:“老板,来仨馒头。”

  面吃不起,馒头还吃不起?

  老板的脸瞬间就耷拉了下来,眼睛瞟了一眼那小菜儿,一脸的惋惜。

  我心中则乐开了花,哈哈,混蛋呢,老子的钱你也想赚,做梦吧您哎。

  我又让老板上了两瓶啤酒,卢一星估计是饿坏了,抱着啤酒瓶子便就着面条,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卢一星这饿死鬼投胎的模样,我哭笑不得的道:“没事儿哥们儿,慢慢吃,来,喝口啤酒,别噎着了。”

  卢一星咕咚咕咚喝了半瓶子啤酒,然后继续狼吞虎咽。我也饿坏了,看卢一星的吃相,我也忍不住,抱起来面条便开始狼吞虎咽。

  我眼角的余光发现老板看我们的目光,那目光分明是在说物以类聚啊。

  很快,馒头和面条便被我们吃了个精光,那碟小菜还剩不少,我和卢一星便就着啤酒慢慢的吃了起来。

  我和卢一星喝了足足四五瓶啤酒之后,卢一星才终于开始打了饱嗝,说吃饱了吃饱了,并且抢着跟我结账。我知道这孙子只是在“按常理出牌”,也没理会,直接掏钱买单了。

  至于我是如何知道卢一星是“按常理出牌”的,很简单,这孙子一个劲儿的说我来买单我来买单,可那手却一直都懒洋洋的不动,俩眼珠子还死死的盯着我的钱包。

  碰上这极品,我只能说我服了。

  之后,我便和卢一星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听卢一星讲着那悲催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