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六十二章 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第六十二章 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卢一星顺利的在文老爹的眼上,用大蒜抹了抹,卢老爹的眼睛刚开始的时候是极度的不舒服,不过眨巴了两下之后,果然感觉好多了。

  不过回头这么一看,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你想啊,刚才看身后还空荡荡的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死去的人就站在了眼前,这放谁身上都害怕啊。

  那文老爹在原地哆嗦了一会儿,然后结结巴巴的道:“妈……妈,你……你怎么来了!你咋不去下边报道啊。”

  “我的肉身还没有入土为安,我怎么能去下边报道呢。”老太太一脸慈祥的看着文老爹。

  “妈,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您饶了我,您饶了我啊。”文老爹苦苦哀求道。

  “哎,我也想饶了你,毕竟你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但是你看看,这两位先生能饶了你不?”老太太冷冷的道。

  文老得看了一眼我和卢一星,苦苦哀求起来:“两位,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啊,文文是你们的了,你们谁喜欢她都可以娶,放了我,放了我,求求你们。”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卤子,你说这咋办?”

  文老爹越说把文文送给我们,这卢一星就越愤怒,只见卢一星咬着牙说道:“咋办,凉拌呗,擦,今天要不把这孙子当成刺猬,老子就不姓卢。”

  我这心中还纳闷儿呢,什么叫把他打成刺猬啊,还有能把人给打成刺猬的?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卢一星忽然转身跑了,我纳闷儿的用手电照了照,这才发现卢一星竟走到了一棵大树下,大树下长了不少的野生仙人掌,卢一星捧回来了几个仙人掌,然后掀开卢老爹的衣服,把这几个仙人掌全都塞进去了。

  文老爹当下便嗷嗷的鬼哭狼嚎起来:“我草你爹,士可杀不可辱,杀了我,杀了我啊。”

  老太太一直都是在旁边唉声叹气,一句话也不说。

  “行了,别鬼哭狼嚎了,这深更半夜的能吓死人啊。”卢一星骂了一句。

  文老爹却不停,依旧是扯着嗓子鬼哭狼嚎:“混蛋王八蛋,真是变态,这么残忍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真他妈的不要脸。”卢一星骂了一句,然后拿起之前被我丢下的砖头,在仙人掌上狠狠的砸了一下,这文老爹哭喊的声音更响亮了。

  我忽然悲哀的发现,我们两个阴阳先生,用过的最频繁的东西,不是什么法器,也不是什么道器,竟是一块破烂砖头,我真担心我下去之后,祖师爷那我们两个问罪,说我们丢了祖师爷的人,把我们给驱逐出师门。

  “别哭了,再哭老子就在你裤裆放一颗仙人掌,你信不信?”

  文老爹瞬间就停止哭诉了,看来是真的被卢一星给吓到了。

  我看着老太太道:“老太太,您是受害者,您说说怎么惩罚这孙子吧。”

  原本我认为,这文老爹大逆不道,竟连亲生母亲都敢杀,更甚者还不让母亲的肉身得到安息,他老妈至少也得把文老爹给碎尸万段啊。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卢老爹的老妈只是叹了口气,道:“放了他吧。”

  我和卢一星愣住了,面面相觑,那卢一星接着竟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了:“我要是有这么好的妈该多好啊,狗日的狗东西,有这么好的妈你还亲手杀死他,你麻痹的给脸不要脸啊。”

  说着,又对着文老爹一阵拳打脚踢,痛的文老爹哀求连连:“放了我,求求你们了。”

  “老太太,这可是杀害您的凶手啊,而且还让您的肉体得不到安息,您就这么放过她了?”我心想这老太太该不会是老糊涂了吧,就算是身上掉下来的肉,也不至于这么宠爱吧。

  至少也得给她点教训,让他吃一堑长一智,这才是真正的良母啊,一味的宠,只会让孩子毁了一生。

  “将来你做了父亲,就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那老太太并没有多说,只是叹了口气说道。

  “恩,那好吧。”我无奈的道:“反正您是最直接受害人,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虽然我这心里不解气,不过却也并不准备把这文老爹怎么着,毕竟以后还得和文文交往呢,现在要真把文文的老爹给得罪了,说不定这老东西使坏呢。

  我想若是现在我跟文老爹谈条件,让他回去别把我揍他的事告诉文文,估计这老东西应该会答应。

  现在主动权可在我手上呢。

  我看卢一星抓着砖头还要动手,这要真把老东西给揍出个好歹来,我们俩也不好向文文交代不是?

  所以我把卢一星偷偷的抓到一边,小声的道:“卢一星,算了,要不把这孙子放回去吧,你不是还暗恋文文的吗?要是这老怪物暗中使坏,在文文那边说咱们坏话,到时候咱哭都没地儿哭去。”

  卢一星依旧是气愤不已:“可是你没听见吗?那孙子说把文文送给咱们,次奥,这老混蛋死一千遍都不足惜,要我说,剁碎了喂狗,毁尸灭迹,谁能发现是咱们干的?”

  我去,这小子还真一根筋啊,还毁尸灭迹,灭你大爷啊,有他死鬼老妈在这儿看着,我们也不方便动手啊。

  我说了一句:“行了卢一星,你要不解气,先去揍一顿吧,解气了再把那老混蛋给放回去。”

  “好。”卢一星毫不犹豫的点头就跑过去了,没一会的功夫,就传来了一阵老混蛋哭爹喊娘的惨叫声。

  良久之后,这老混蛋终于不再嚎叫了,我还以为卢一星终于解气了呢,便走了回去。

  不过当我跟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卢一星依旧没停手,老混蛋之所以没有大喊的原因,是因为对方这会儿已经昏过去了。

  看卢一星揍的依旧不亦乐乎,我也不管了,反倒是那老太太唉声叹气的,看那混蛋的目光满是怜悯。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拦住了卢一星,道“行了卤子,人受害者都不追究了,你还起个什么劲。”

  卢一星这才停手,骂了一句:“这混蛋玩意儿气死我了都。”

  我对老太太道:“老太太,您也不容易,还是赶紧去下边报道吧,明儿个您儿子就会把您的尸身给埋了,您就放心吧。”

  老太太点了点头。

  “对了老太太,托您打听点事儿。”我忙问道。

  老太太看着我,道:“什么事?”

  “我有一个朋友,叫车艳艳,是净土宗的。您到了下边帮我打听打听,知道不知道关于净土宗的一些事儿。要是知道的话,就麻烦您给我拖个梦,捎个信儿,我这里先谢过您了。”

  “恩,我知道了。”老太太点了点头,道:“总之,今天的事我要多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恐怕我这会儿还是一个孤魂野鬼,不得安息呢。”

  “没事儿。”我笑着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送走了老太太之后,我和卢一星终于松了口气,这时我的目光落在了那只小老鼠身上。

  以前只是听说过畜生能修炼成精的,这还真是头一次见呢。我一脸纳闷儿的看着这只小老鼠,发现这小老鼠和正常的老鼠并没什么不同啊。

  我忙问道:“小老鼠,你为什么要害人啊。”

  那小老鼠只是吱吱喳喳的叫唤,却是根本没说出人话来。

  卢一星道:“你别问了,这只鼠仙儿被我们给打的法力大打折扣,暂时失去了讲人言的功能,还是日后等这小老鼠回过精神之后再问吧。”

  我点了点头,知道现在着急也没用。

  就在我准备将小老鼠装起来的时候,那只小老鼠却是立刻用嘴巴在地上轻轻的划拉着什么。

  我愣了一下,心想这畜生果然是智能畜生,竟然还会写字儿呢,而且还是汉字儿。

  而当我看到小老鼠在地上写的三个字儿的时候,顿时便愣住了,曹他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