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六十四章 捡宝《道德经》

第六十四章 捡宝《道德经》

  我用手将书上的铁锈给拍打掉,然后拿在手上仔细的看了一眼,上边竟写着《道德经》三个字。

  而当我仔细的观察道德经三个大字下边的一行小字的时候,瞬间兴奋起来,差点没跳起来。

  上边写着“老子”“赠予”“尹喜”几个字样。

  你妹的,这尹喜,不正是楼观道的祖师爷吗?据《楼观道法》上的记载,老子当年骑着青牛西出函谷关,曾亲自手抄过一本《道德经》,当做礼物送给了当时的函谷关令:尹喜。

  尹喜在看完《道德经》后大彻大悟,最终创立了楼观道,成了一代宗师。

  《楼观道法》上具体是这么写的:《道德经》,代表‘仁’,老子西出函谷关,亲笔写给尹喜《道德经》,后以楚国的修竹为封面,时刻散发出祥和之气,专门用来镇压积怨千年的鬼魂。

  我擦你妹妹的,这玩意儿可是宝贝啊,能镇压积怨千年的鬼魂,这下我的战斗力是妥妥的上升了好几个层次啊,这也导致在以后好几次的打斗上,我都以这《道德经》的功劳而满血复活。

  卢一星并不清楚这道德经的真正用处,还以为只是一本烂书呢,有点失望,不过那小老鼠却是指了指‘继续’两个字。

  卢一星瞬间兴奋了,看来下边还有好东西啊,要不这小老鼠怎么让他们继续啊。

  他一把抓住铁锹,便开始挖起来了。

  我才不管卢一星呢,抱着这本宝贝乐不可支。

  挖了良久之后,也没见到什么宝贝,卢一星有些疲惫不堪了,气喘吁吁的问道:“小老鼠,你是不是记错了啊,怎么没宝贝啊。”

  然后小老鼠又开始在地上写了起来。很快,“玩你”两个字触目惊心的出现在我们视线中。

  “你妹的,你玩我。”卢一星瞬间愤怒了,嗷嗷叫唤着跑了上来。

  不过那小老鼠倒是会找地儿躲,匆忙钻进了我的裤腿之中,那卢一星拿着铁锹就要拍我的大腿,被我拦住了:“你拍死我你得赔命啊!”

  将扁担重新埋上之后,我和卢一星便各回各家了,那这小老鼠理所当然的跟我回去了。

  我给小老鼠在床底下搭了窝,然后弄了一盘炸馒头片放下边,接着便呼呼大睡起来。

  我是真的疲惫了,得好好的歇一会儿了,否则真担心明天会累得爬不起来。

  次日一大早,我匆忙爬了起来,首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赶紧看看小老鼠还在不在。

  让我感到哑然失笑的是,这会儿那小老鼠正两只爪子抓着自己的尾巴撸啊撸的,表情相当的销魂啊,我顿时好一阵无语,天啊,没想到这小老鼠也这么邪恶,竟沾染了人类的这种坏习惯。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只小老鼠,真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那只小老鼠也慢慢的睁开了眼,发现了我之后,竟惊的跳了起来,然后转过身,继续装睡。

  你妹的,这是一只可爱的小老鼠啊,我想要是把这种小老鼠送给文文的话,文文一定非常的喜欢,哈哈。

  毕竟我们刚弄丢了她的一只猫,拿这只可爱的老鼠补偿她,她应该不会怪罪我们吧。想到这一点后,我当下便乐的屁颠屁颠的前往文文的家中。

  原本我认为,那老东西会威慑于我们两个的能力,不敢在文文面前时候我们的坏话呢,但我还是低估了这老混蛋的胆儿。

  当我来到文文家的时候,文文正给她奶奶守孝呢。文文看见了我之后,一脸失望的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竟钻进了房间里。

  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心想难不成那老混蛋真的在文文面前说我们的坏话了?

  不行,必须得跟他解释清楚。

  我匆忙跑上去,不过还没靠近,文老爹便一下子拦住了我:“滚出去!”

  “老混蛋,你是不是在文文面前胡说八道了。”我咬着牙骂了一句。

  “说了,怎么的吧。文文现在不想见你,你要是有自知之明的话,赶紧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冷冷的笑笑:“好,我走,不过,你会为今天的事感到后悔的。”

  说完之后,我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转身之前,我还看到这家伙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明显是被我的话给吓着了。

  实际上,刚才我也就吹吹牛逼败败火而已,并没有真的想到这小子真的会遭到什么报应。

  我刚离开没一会儿的时候,卢一星就匆匆忙忙的找到了我,气喘吁吁的看着我:“你小子干嘛去了,是不是去找文文邀功去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文文刚才把我好好的感谢了一通了呢。”

  “我去,你就没提到我?”

  我笑着摇了摇头:“真是抱歉啊,刚才文文一抱我,我就过于激动,就不小心把你给忘了。”

  “我嘞个去,瘤子你太缺德了啊你。”卢一星嗷嗷惨叫起来,屁颠屁颠的就跑了。

  我大喊了一声:“我说卤子,你小子干嘛去啊你。”

  “我日啊,我得去找文文说清楚,昨儿个的事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说着,这卢一星撒丫子就跑了。

  看着卢一星跑去的身影,我无奈的苦涩笑笑,心想别怪哥们心狠手辣,实在是哥们儿咽不下这口恶气啊,你要是能说明白,那自然是皆大欢喜,我们两个还可以赢得文文的芳心,可以洗脱罪名。

  至于文老爹,当然是‘为今天的事感到后悔’了。

  要是说不明白,顶多也就是我这下场,没事儿,面子上的事儿而已。

  于是我就在原地等,等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这卢一星就回来了,我分明看到卢一星的衣服都被扯烂了,甚至脸上还有好几块的淤青红肿。

  我忙紧张兮兮的问道:“卢子,你这是怎么的了?”

  卢一星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骂了一句:“混账王八蛋,竟敢说老子XXOO了那老太婆,我日你妹,真够恶心的。”

  我一阵晕死啊,那文老爹该不会就是这么给文文说我们的吧?要真这样的话,哥们儿我真比窦娥还冤啊。

  “那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我不能让他们把屎盆子随意往我身上扣啊,于是乎哥们儿就骂了一句你麻痹胡说八道,接着那狗日的就纠结村民们开始揍我,草,幸亏我机灵,抱着那文老爹就是一通狠揍,虽然我受伤了,但那文老爹受伤也不轻。”

  说着,便给我展示他的成果,他竟是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大把黑色的毛发。

  “怎么拽掉这么多头发?”我一脸惊诧的道。

  “这不是头发。”卢一星随口道。

  “不是头发?”我瞬间感觉到一阵蛋疼,除了头发,那就剩下边还能生产出这么长的黑色长发了,这哥们可真是……我都不得不服他了。

  “哎,到嘴的鸭子又飞了。”卢一星一脸失望表情的叹了口气:“难道我真是命犯天孤星,注定一辈子讨不着老婆?”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你觉得你还能挽回文文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你有什么打算,以后你准备怎么办呢?”

  卢子显然是不准备就这么放弃和文文的这段‘姻缘’……虽然这段姻缘只是他一个人的姻缘,实际上我敢肯定,文文对这二货是不可能有感觉的。

  但我不想伤害他,有的时候装糊涂也是对别人的一种成全。

  “我想文文应该只是过于悲伤,所以才会稀里糊涂相信她老爹。我猜等文文清醒一点之后,跟她说明白,文文一定会相信我的。”

  看卢一星依旧是充满希望,我也没再说些什么打击的话。

  我记得好像有一个名人说过:人活着要是没有目标,那就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了。

  至少现在卢一星还是有目标的,那就是追求文文,而我的目标是什么呢?我沉默了好长时间,觉得我似乎活着真没什么意思,上了这么多年学,竟都没有一个目标,整天就是混吃等死。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行尸走肉?还是行尸走肉第二季?

  想了好半天时间,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心想你妹的,难道我真是行尸走肉?看卢一星屁颠屁颠的寻思着怎么追求文文,我的心中越发着急起来。

  我伤心了好长时间,也不知道是因为文文的误会而伤心,还是因为我没有了人生目标而伤心。

  想来想去,最后终于想明白了,妈的我是因为拼命办好事儿最后却落一个坏名声而憋屈的慌啊!

  我憋屈的想哭,你说说我这烂命吧,拼了命的给人办事儿,斩妖除魔什么的,到最后还落一个XXOO老太太的骂名,我去,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我这会儿特羡慕卢一星,这没脑子的二货可没我这么丰富的思想,人现在单纯的只想着怎么解开误会,怎么追求文文,或许这会儿正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呢。

  真是聪明人烦恼多啊。

  在我傻愣了半天之后,终于一个电话把我从傻愣状态中给救出来了,我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发现竟是驾校的教练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