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六十五章 女神‘范冰冰’

第六十五章 女神‘范冰冰’

  卧槽,这会我终于找到人生目标了,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把驾照给考下来!我心中那是说不出的兴奋,连连接通了电话。

  “那谁,刘百岁是吧。”

  “是我啊吴老师。”我立刻道。

  “恩,放暑假了吧?放暑假就赶紧来练车吧。”吴教练道。

  “恩,好,我现在就去。”

  “恩,好,对了,你这会儿在哪儿呢?”

  “我在年营村的村头呢。”

  “正好我有个学员从那里经过,你就坐他的车来吧,我给她打电话,正好你们是同一批的。”

  “好,好,那麻烦教练您嘞。”我忙客气的道。

  “客气啥。”吴教练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我就在村头等,从这里去驾校只有一条路,所以我不用担心会错过我亲爱的同学。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我就看到前边跑过来一辆北京现代。

  这车在我们这儿就算非常不错的了,对没多大见识的我来说,这全身漆黑,一头一腚的十万左右的三厢车,和奥迪宝马没啥区别,都是有钱人才能开的起的。

  我还想这谁啊,咋开着这么好的车进村啊,这是不是谁家小子在外边有出息了,开一辆黑车回家来装逼了?

  我看着那车,心想娘的我将来有钱了也得买一辆这黑车装逼。

  不知咋回事儿,那现代车就朝我慢慢的开了过来。

  我去,你妹的我又没招你惹你,干嘛朝我开啊,这么宽的路。

  我不想惹事儿,就主动往边上靠了靠,然后那现代车继续朝我身边靠。

  草,惹事儿啊!

  哥们儿虽然我不惹事儿,但也不怕事儿。你开一车能咋的,这马路也不是你家的啊,警察叔叔来了咱也有理儿。

  我就傻站着,心想你轧我啊,轧不死我就赔钱,哥们儿最近正缺钱呢。

  没想到那车竟‘嘎吱’一声停在了我跟前,然后那车窗玻璃挺高科技的,慢慢儿的自己就下去了。

  然后一张让我惊愕的脸蛋出现在眼前。

  十分漂亮的瓜子脸,脸皮十分白净,细眉大眼的,和范冰冰有的一拼。

  一头长发就随意的披在肩膀上,配上这张瓜子脸,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气质,而且透露着一股成熟稳重的韵味,给我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谁家的千金大小姐没看住跑出来撒野了。

  唯一的一点不好,就是这女孩跟飞机场似的,这要不是在驾驶座上坐着,我都不一定能分得出来这大小姐的前胸后背。

  女孩儿的身材很好,而且穿着一身名牌,我看了一眼,记得好像是驴的拼音,当时我还纳闷儿呢,这个驴牌也能打出名号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叫LV。

  “你好,刘百岁是吧。”女孩儿笑着道,薄薄的嘴唇很好看。

  我愣了,心想她咋认识我的?

  我好像没有这么一号有钱人的亲戚吧。

  貌似我听奶奶说,我们家还有一个在东北开场子的有钱老板,不过那是我奶奶的姐姐,按理说应该七老八十了,所以我一下子就否定了这唯一的一个亲戚,我基本断定,我不认识她。

  “你是谁?”我傻乎乎的问道:“你咋知道我的名字?”

  “岳耀伟。”女孩笑着自我介绍道:“吴教练让我捎你一段,一块去驾校呗。”

  我的第一印象是这女孩挺好,总是笑嘻嘻的,而且没有一点有钱人的架子,挺亲切,就跟邻家姐姐似的。

  “好。”我的心砰砰狂跳起来,你妹的哥这是走桃花运了吗?怎么总是和漂亮的女孩子打交道?

  我有点胆战心惊的上车,说实话,我还真担心我的衣服把这黑色的豪华轿车给染脏了呢,我的心中是说不出的忐忑,连手脚都忍不住的有些哆嗦起来。

  “你的名字好奇怪啊。”岳耀伟动作熟练的启动车子,然后挂档前行,让我觉得她越来越帅气,越来越高贵,我都忍不住的开始有些自卑起来,有点紧张。

  女孩似乎看出了我的仓促,笑着和我开玩笑。

  “我说咋奇怪了。”

  “你怎么叫刘百岁啊,你父母肯定是希望你能活过百岁吧。”岳耀伟问道。

  “额,应该是吧。”我说道:“那你的名字也挺奇怪的。”

  “哦,怎么就奇怪了。”岳耀伟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怎么叫岳耀伟啊,你父母肯定希望你是个男孩吧,哈哈!”我都忍不住被我的幽默给逗笑了。

  不过我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岳耀伟,却发现岳耀伟脸上的笑竟消失了,耷拉着脸,看来是生气了。

  我去你大爷的,我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刘百岁啊刘百岁,你可真够笨的,还不如人卢一星呢,哪有说女孩像男孩的啊。

  “对……对不起啊岳耀伟,我……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一脸歉意的对岳耀伟道。

  岳耀伟的眼睛之中竟闪过几滴晶莹的泪珠,我心中更羞愧了,都说千金小姐的脸皮薄,爱伤面子,这么一看,可不是咋的,这小姐姐果然伤面子了,还掉泪了呢。

  一时间我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没事儿,跟你没关系。”岳耀伟努力的冲我笑了笑:“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伤心的往事而已。”

  她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只要不是她生气了就好。

  不过再怎么说她想起伤心事也跟我有关系,所以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驾校。所谓的驾校,也就一个大操场,四面盖起了四面墙而已。

  以前这里是收菜的蔬菜市场,因为附近的农户基本上都种大棚,所以菜市场多如牛毛。

  后来因为种大棚的多了,价格一下子就下降了快五六倍了,大棚户一下就赔了一大笔钱,所以不少大棚户都不再种大棚了,这些一下子多出来的菜市场也夭折了。驾校这老教练就把这个菜市场的后边大院给租下来了,简单的弄了一下,便成了一所学校。

  而前边的一小部分,依旧是菜市场,不少的菜商依旧在收菜,好不热闹。

  当我和岳耀伟来到驾校的时候,驾校早就已经有不少的同学了,林林总总的得有他妈的二十多个,一个个的晒得跟泥鳅似的,黑灰掺半。

  “你们俩去挨号吧。”我们刚从车上下来,便有一个娘们走上来对我们俩说道。

  岳耀伟当下便带着我来到了人群之中,问清了谁是最后一个之后,便耐心的等待。

  二十多个人,总共就两辆车,一天也轮不上几把啊,不过没办法,我们这些都是穷屌丝儿,去县城里学车显然不方便,而且价格也昂贵。

  没办法,只能是在这里慢慢的轮了。

  岳耀伟一加入人群,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不少的男同学都热情的和岳耀伟打招呼,开开玩笑,说说话儿,倒是我这个青涩小学生,被人给冷落了。

  我也不说话,我就傻乎乎的看着车上那家伙傻乎乎的倒库。我心中可把那哥们儿给鄙视死了,你说这么大的库,只让你简简单单的打方向盘都不会?

  真是太笨了,笨到家了,卢一星都比你厉害。

  哎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刚想到卢一星,菜市场那边就响起了卢一星的声音。

  我忙望过去,却发现卢一星屁颠屁颠的朝我这边跑过来了,身上都是水渍。

  我还纳闷儿呢,心想着卢一星怎么在菜市场这边?玩时尚偷菜啊。

  偷菜你去QQ农场啊。

  “瘤子,你怎么在这儿啊?”卢一星一脸兴奋表情的看着我,全然忘记了失恋的痛苦打击。

  而在对方称呼我瘤子的时候,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因为我发觉驾校所有学生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去,这脑残真是脑残到家了啊!

  我真想装作不认识卢一星,但奈何这小子已经跑到我跟前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