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六十七章 爆笑搞基

第六十七章 爆笑搞基

  我问道:“小老鼠,你看见那鬼婴的模样了不,你把鬼婴的模样给我画下来吧。”

  小老鼠连连点头,而后在地上画了一个骷髅,然后不断的用手敲打着这骷髅。

  我看着这骷髅,心想这不就一普通的人头骷髅嘛?难道还有鬼长这么简单的?

  这一点都不吓人啊这个。

  但随着小老鼠在脑袋上画了几根头发之后,这玩意儿瞬间变得恐怖起来。看着这小骷髅脑袋,我的心里那叫一阵发毛啊,这骷髅上边长毛,恐怖程度瞬间提升数倍啊。

  我有点哆哆嗦嗦的看着小老鼠:“你知道这玩意儿从哪儿来的不?咋这么吓人啊?”

  小老鼠摇了摇头,然后便重新钻到了自己的小窝里边,瑟瑟发抖起来。

  我觉得这事儿不正常,必须得找卢一星咨询咨询。

  我身边除了卢一星对这个略懂点外,其余的哪有人知道这个啊。

  当我找到卢一星的时候,这货正在菜市场排队等着领工资呢,发现我之后,立刻冲我打招呼,笑着道:“瘤子,过来,今儿个我赚钱了,请你吃饭。”

  人太多我没法问啊,只好说道:“你赶紧领工资,领完工资有重要的事儿跟你商量。”

  卢一星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带着哭腔道:“啥?不会是阿姨的病又加重了吧。”

  说完之后,卢一星跑出了排队的队伍,然后走到领工钱的办公桌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大叔,你先把我的工资结了行不?我这救命钱啊,再晚去一会儿,恐怕阿姨就要……呜呜,领导,求求您了。”

  那领导刚才也听见我们的对话了,所以倒是并没有怀疑卢一星,点了点头,首先结算了卢一星的工资。

  卢一星屁颠屁颠的跑上来,笑着道:“走吧。”

  我愤愤的瞪了一眼卢一星:“下次你再拿我家人开玩笑,我就把你给打成猪头肉!”

  “哎,猪头肉,对,今儿个咱就吃酱猪头肉。”说着,便拽着我跑了。

  我哭笑不得,心想这玩意儿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什么啊。

  这是一家酱香熟食店,卢一星估计眼馋了好几天了,带着我跑进去,要了几瓶啤酒以及一整只酱猪头。

  算了算,正好一百零五块。

  卢一星将一百块掏了出来,又向我借了五块钱:“哎,忙了一整天就赚了这一百块,这都还没捂热呢。”

  依依不舍的将一百块递给了店家之后,这卢一星就开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起来。

  这一只酱香猪头味道还真不错,我和卢一星每人灌了四五瓶啤酒,一个猪头还没吃完。吃着吃着,这卢一星忽然开始哭了起来。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卢一星:“咋啦卤子,你哭个毛啊。”

  卢一星擦了一把眼泪儿:“瘤子,你说我是不是特贱啊,辛辛苦苦干了一整天,可到最后一个小时就被我给败光了。”

  我安慰道:“没事儿,钱乃身外之物,没了再赚嘛,而且你干活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享受?你这会儿这不是在享受吗?”

  “我享受个毛啊我享受。”卢一星依旧是老泪纵横:“你看看咱吃的,这可不是猪头肉啊,这是我的汗水和泪的混合物啊。你知道不,今儿个我拉稀,我都忍住好几次没去拉稀,那滋味儿你永远都不懂啊。这里边还有我拉的稀呢。”

  我当时真想把吃下去的那些猪头肉给吐出来,麻的,真是太恶心了,恶心到家了。

  “行了,别吃了,咱走吧,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我催促了一句。

  卢一星头也不抬的点了点头,从老板那里要了一个大塑料袋子,然后把整个猪头都装了进去,打包带走了。

  走出了饭馆之后,借着昏黄的路灯,我发现卢一星的塑料袋里的那半个猪头忽然变得无比狰狞恐怖起来,你妹的,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见,那肯定得吓个半死啊。

  我哭笑不得的喊住了卢一星,道:“卢子,你能不能把这这玩意儿用衣服包起来啊,会吓到路人的好不好?”

  卢一星提起来看了一眼,也吓了一跳:“我操,的确是够吓人的啊。瘤子,要不你带回家吧,明天在给我拿回来。我估计我跟这猪头呆一晚上,半夜睡醒了再被吓着了。”

  我骂了一句:“滚蛋,害怕就扔了,别拿这玩意儿吓唬人了。”

  卢一星看了看,道:“要不我还是先啃完吧,啃完之后再丢掉。”

  我想了想,到也行,便是道:“那你赶紧的啊,别让别人发现了。”

  卢一星连连点头,然后蹲在一个电线杆子下边,从塑料袋子里拿出了酱猪头,捧着便大啃特啃起来了,发出霍霍霍霍的摩擦声,怪吓人的。

  喝了那么多啤酒,我也有点憋得慌,干脆找了一个角落,准备撒泡尿。

  就在我撒的尽兴的时候,忽然听到卢一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忙转身看着卢一星,问道你小子没事儿吧。

  卢一星用手指着嗓子,道;“我……我噎住了,你帮我拍拍……拍拍后背啊。”

  我连连点头,然后一边撒尿一边走向卢子,我还真担心这卢子会被噎住呢。这可是我唯一的好友啊。

  但有的时候天意就是如此弄人,我刚转过身走向卢一星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孩声音:“你们……你们果然是……同性!”

  我一下就判断出来了,这你妹的不是文文吗?

  我和卢一星的视线忙望过去,却发现文文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俩,一脸的愤怒。

  说完了之后,便嗖的一声跑了,这丫头还带着哭腔呢。

  我和卢一星都跟僵尸一般愣在原地,而我这会儿也尿完了,最后一点还尿在了我的裤腿上。我慌忙倒退了两边,竟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我想哭,老天,你至于这么折腾俺们俩吧?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们简直就跟电视上边的熊大熊二似的,倒霉透顶。

  俺俩才是真正的倒霉熊啊!

  其实也不怪人文文误会,你想啊,我扒了裤子,就站在卢一星旁边,而卢一星这货被噎住了,那表情那叫销魂啊,而且嘴巴还鼓鼓囊囊的,这要是谁,谁都会误会啊。

  我坚信生命肯定是有人给导演的,否则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巧合的事?

  原本我认为,按卢一星这性子,肯定会歇斯底里的发泄一番,然后去找文文解释清楚的,但是这次卢一星的做法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他只是看了一眼文文离开的方向,沉默了五六秒的时间,然后继续啃猪蹄子。

  “卢子,你咋啦卢子,你没事儿吧,别想不开啊。”我看卢一星这狼吞虎咽的模样,还以为他是过度悲伤,所以想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心中的不快呢。

  卢子使劲的咽了一口猪头肉,打了一个饱嗝:“你别拦着,刘子,咱们兄弟一场,我活这辈子也值了,你就让我活活噎死吧。我没脸活了啊这。”

  我顿时哭笑不得,骂了一句你混蛋玩意儿,不就一女人吗,至于你寻死觅活的嘛?你连女人都不如啊,赶紧给老子站起来,我给你说重要的事。

  卢一星哪里听啊,眼泪哗哗的,就跟一饿狼似的扑在猪头上大啃。

  这哥们儿脑袋缺根筋,要是真想把自己给噎死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成功呢,我忙一把夺过猪头,就给他扔一边去了:“行了,别吃了,吃多了小心变成猪头。”

  卢一星泪眼朦胧:“刘子啊,你说哥们儿我命咋就这么不好呢,我师傅说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一辈子光棍儿,难道我还真冲了孤星?你大爷的我这到底啥命啊。”

  我安慰道:“没事儿,什么命犯天煞孤星啊,你又不是郑伊健。你看小时候那算命的还说我长大了脑袋缺根筋呢,现在我不一样挺聪明?”

  卢一星想了想,倒也是放心了不少:“恩,你还真别说,那师傅还说我长大缺心眼儿呢,你看我现在不也一样不缺?”

  我无语的看着卢一星,心想你那师傅还真是灵验啊,相处这么会儿的时间就给看出来了。

  “对了,你刚才到底要跟我说啥事儿?”卢一星问道。

  “哥们儿我又撞鬼了。”我小心翼翼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