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六十八章 鬼大全

第六十八章 鬼大全

  这深更半夜的说鬼是最容易招惹小鬼儿的,因为那些小鬼儿在深更半夜对提到鬼的人都会特别感兴趣。

  我记得小时候听到一个故事,说是我们村里一个爷爷辈儿的老头儿,夏天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跟人讲鬼故事,什么红色绣花鞋啦,什么绿色尸体啦等等等等,总而言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鬼。

  这个老头儿在我们村儿也就出大名了,人们都送给他一个外号,叫鬼大全,意思是说他对鬼比较了解,是鬼的活百科全书。

  这一天,这个鬼大全又在外边讲了一整天的鬼故事,讲到晚上十一点钟,小伙伴们就去睡觉了,鬼大全也扛着板凳回去了。

  其中有一个小孩儿,叫张宪斌的,走的时候把板凳落在鬼大全家了,他担心回家之后老爹骂他,就壮胆儿一个人去鬼大全家里拿小板凳。

  鬼大全家里的门还开着,张宪斌偷偷的走进去,就准备把小板凳拿走。

  但是让张宪斌没想到的是,当他走进小院儿的时候,鬼大全竟依旧坐在床上,耐心的说着鬼故事,只不过这会儿鬼大全是闭着眼讲的,身体一动不动,只是嘴巴说着。

  这场面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啊,这把张宪斌给吓了一跳,张宪斌忙喊了一声:“鬼大全你干啥呢。你梦游呢啊?”

  那鬼大全病不理会张宪斌,依旧是继续讲着。

  张宪斌被这氛围给吓坏了,抱着自己的小板凳就跑了。

  回去了之后,越想越不对劲,心想这鬼大全不会是惹鬼上身了吧?这鬼大全平日里和这帮孩子打成一片,所以孩子们都挺担心鬼大全的。他又联系了其余几个孩子,带着他们一块来到了鬼大全家,想看看鬼大全到底搞哪门子鬼。

  张宪斌带头晃了晃鬼大全,想把正在讲故事的鬼大全给慌醒。

  可那鬼大全不知是咋回事儿,就是闭着眼不睁开,晃一下就动一下,而嘴上说的却一会儿也不停。

  张宪斌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他们听说用柳枝能把梦游的人给打醒,当下就找来了柳枝,在鬼大全的身上抽打了两下。

  没想到这么一抽打,还真起到了作用,鬼大全猛的坐了起来,然后张牙舞爪的看着张宪斌,道:“都给我滚,别耽搁我老伴儿给我说故事。”

  鬼大全嘴里说出的,竟是一个娘们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他们熟悉,正是刚死了没多久的鬼大全的老伴啊。

  张宪斌嗷的惨叫了一声,而后蹭蹭蹭的就跑掉了。

  第二天,当张宪斌将昨天晚上的事告诉鬼大全之后,那鬼大全吓得浑身哆嗦,甚至还尿裤子了呢。鬼大全生怕今天晚上再被老伴的鬼给缠着,就去找邻村儿一个跳大神的,让跳大神的帮忙给看看。

  那跳大神的啥也没做,就是对鬼大全说:“你晚上别老是讲鬼故事,你老伴儿的鬼是新鬼,特别对鬼的事感兴趣,你每天晚上都讲鬼,那鬼咋肯走?以后不要再讲鬼故事了。”

  鬼大全连连答应,深更半夜的就不敢再讲鬼了。果不其然,以后这鬼大全就再也没有被鬼给骚扰过。

  书归正传。

  这卢一星一听说我又撞鬼了,瞬间兴奋起来:“这次又是什么鬼?”

  你大爷的,我发现这卢一星似乎对什么事都感兴趣,无论是女孩,还是吃肉喝酒,甚至连撞鬼都能引起他强烈的兴趣。

  我瞪了一眼卢一星:“是一个鬼婴。”

  “鬼婴?”卢一星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你小子是不是以前把姑娘的肚子搞大,让那姑娘流了?”

  “流你妹啊。”我瞪了一眼卢一星:“我说正事儿呢,你说我怎么就招惹了这不干净的玩意儿呢,我这几天也没撞邪啊。”

  “那你是怎么发现你撞邪的?”卢一星问道。

  “我今天一回家,那小老鼠就看见我后背的那只鬼婴了。”我说道。

  “看来,你是今天才招惹上那鬼婴的,要是昨天就招惹上了,那小老鼠应该也能看出来啊。”卢一星分析道。

  我点了点头,是啊,卢一星这点说的倒是挺有道理。

  看来卢一星也只是在某些方面智商低,至少在斩妖除魔这件事上还是挺有分寸的。

  “那你今天是不是招惹什么人了?”卢一星看着我道。

  “招惹什么人了?没有啊,我就今天去学驾照了啊。”我说道。

  “啊,对了,你逆袭的那个女神。”卢一星忽然一拍脑门,一惊一乍的说道。

  “你说岳耀伟?怎么了,你看她有问题?”我看着卢一星问道。

  卢一星皱了皱眉头:“她家是开煤矿的暴发户不?”

  我有点纳闷儿:“你怎么知道?”

  “这么有钱,却没一点文化,那不是开煤矿的暴发户那是啥?还取名叫岳耀伟,这是女人名吗?”卢一星愤愤的道:“好好地一个女神就这么给糟蹋了。”

  “去你妹的,别那么多废话,我问你呢,你看那岳耀伟是不是有问题啊。”我问道。

  “我咋知道啊,不过你最好还是注意一下,因为今天你就和这女神靠的比较近,还是小心为妙。”卢一星说道。

  我点了点头:“成,不过明天你帮我注意着点啊,正所谓当局者迷盘观者清,你在外边看得能更清楚一点,看看谁不正常。”

  “成了,你放心好了。”卢一星道:“偷窥嘛,我最在行了。”

  我瞬间一阵蛋疼,这卢一星可真是的。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心想怎么可能呢?岳耀伟这种金光闪闪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是邪道中人呢?不可能啊,一定是我搞错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是等明天练车的时候再说吧,到时候只要对我做什么手脚,卢一星肯定能发现。

  毕竟卢一星这阴阳人可有一双阴阳眼的啊,某些我们看不见的小手段好兄弟,卢一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再说了,这货还有这么强劲的偷窥手段。

  同时我心中还是挺纳闷儿的,你说这阴阳人偷窥的时候,是偷看男人呢还是偷窥女人呢?真是挺让人琢磨不透的。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直等到鸡打鸣的时候,才总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感觉睡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就被老妈给叫醒了:“快点起床吃早餐考驾照去了。”

  我郁闷的从床上爬起来,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是看看小老鼠,没想到那只小老鼠这会儿正对着墙撸呢,被我发现之后,那老鼠顿时吓得全身哆嗦了一下。

  我嘿嘿笑着道小老鼠,你妹的大清早的发情啊。

  小老鼠瞪了我一眼,然后在地上写下四个字“关你吊事”。

  我擦,这小老鼠胆儿越来越肥了呢,连我都不刁了。

  不过这难不倒哥们儿,我笑了笑道:“哎,那只大猫赶紧过来,这里有一只小老鼠啊。”

  “傻逼。”小老鼠又写了俩字儿。

  我无语,心想这小老鼠智商倒是挺高的,知道猫听不懂人言。

  我说道:“你小子小心点啊,我家有只猫,别真把你给吃了。”

  说完之后,便赶紧去吃早餐了。

  早餐还是比较丰富的,一盘酸辣白菜,一盘水煮白菜,一盘炒白菜,还有一个白菜汤。

  简单的扒拉了两口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前往驾校去了,来到驾校之后,卢一星那家伙早就已经在门口吃早餐了。

  一块钱的油条五毛钱的酸辣汤,小日子过的倒是挺滋润。

  我好奇的问道:“卢子,你昨天的工资不是都已经买酱猪头了吗,哪儿来的钱?”

  “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又接了俩兼职。”卢一星道:“就又赚了一点钱。”

  我心想卢一星这哥们儿倒是挺勤劳挺能干的,昨天喝了不少,我回去就睡了。

  “你大晚上的兼职什么啊,不会是兼职鸭子吧?”我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