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六十九章 开,阴阳眼

第六十九章 开,阴阳眼

  卢一星连连摇头:“当然不是了,我兼职了一份贴小广告的。”

  “哦,这个挺辛苦的。”我知道贴小广告一般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上班的,不过依旧冒风险,所以来钱也快:“那你的另一份工作是什么?”

  “从城管队那边接的任务,撕小广告。”卢一星道。

  我嘞个去,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大爷,真是好半天的无语啊。哥们儿你这是要闹哪样啊,什么都不干就赚两份儿的钱。

  你这是要把贴小广告的老板给活活哭死啊。

  “哎,对了,送给你一个礼物。”说着,卢一星把我带进了房间里边,然后掀开被子,我看到床铺下边竟是一摞摞的小广告,什么根治牛皮癣了,什么专治羊羔疯啦等等之类的。

  我哭笑不得:“卢一星,你这样很坑人的好不好。万一被小广告的老板发现你把小广告都贴在这儿了,把人给气死了咋办?”

  卢一星笑着道:“没事儿,我不会让贴小广告的老板发现的。”

  “你怎么这么大的把握?”我纳闷儿的看着卢一星:“万一老板来你家搜查了咋办?”

  就在我纳闷儿的时候,窗户玻璃被敲开了。

  在这里顺便提一下,卢一星是住在这个菜市场的门卫室里,非但有了地方住宿,而且还能拿两份薪水。

  真是何乐而不为啊。

  “哥们,这么早啊。”卢一星笑着和门口那鬼鬼祟祟的小青年道。

  那小青年立刻点了点头:“是啊,呵呵。兄弟,快点的吧,别让人给发现了。”

  卢一星把那些小广告都叠成一堆,给了那小青年:“现金结账还是打款到银行卡?”

  “结现金。”那小青年说道,掏出了五十块,就把小广告揣兜里匆忙走了。

  我纳闷儿的看着小青年的背影,大惑不解的问道:“卢一星,这是谁?为什么要买你的小广告?”

  卢一星道:“这是印刷店的老板,我昨天跟他打好招呼了,让他今天白天来拿小广告,这样就省去了给广告老板印刷的成本了,我只拿印刷店小老板成本价的一半。”

  看着卢一星,我真的感觉到极度的自卑,你妹的,这小子可真会赚钱啊!至少比我厉害多了,而且赚钱的方式这么特别,根本不用干活。

  “卢子,你好牛逼啊。”我冲卢一星竖起了大拇指。

  卢一星笑笑:“嗨,这算啥,为人民服务吧。”

  为人民服务?一整天我的脑海里这五个字儿就一直徘徊。

  “小哥,麻烦你帮我开下门。”就在我和卢一星聊的正欢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清凉清脆的女孩儿声音,我和卢一星的视线忙望过去,发现竟是岳耀伟。

  岳耀伟发现我在门卫室之后,很是阳光灿烂的笑了起来:“刘百岁,你怎么这么早啊。”

  我嘿嘿的傻笑道:“我就住在这附近,我这就给你开门啊。”

  岳耀伟开的还是昨天那辆北京现代,所以必须将门开到最大才行。

  这活动的大门已经有些锈迹斑驳了,所以想要推开十分的困难。我和卢一星尽全力才好容易将门给打开,岳耀伟再次笑着道谢,将车开了进来。

  等车开远了之后,我这才小声的问卢一星:“卢子,看见了吗,他有什么不正常?”

  卢一星这才是恍然大悟:“哎,刚才只顾着看她的笑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现在就开阴阳眼。”

  我纳闷儿的道:“卢子,你不是天生阴阳眼吗?还用开通阴阳眼?”

  卢子道:“我要是二十四小时的开着阴阳眼,还不得被活活吓死吗?所以后来我就研究了一种方法,可以让我的阴阳眼关上,等到想打开的时候再打开。”

  我说那你倒是赶紧打开啊,看看岳耀伟到底有没有什么异常。

  他动作麻利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副扑克牌,你妹的,竟是画着人体艺术的扑克牌,一掏出扑克牌,这家伙的眼瞬间就亮了,连连看了好几张,这才是将扑克牌收了起来:“成了!”

  我真是哭笑不得,这种开阴阳眼的方式,我还是头一次见呢,我不由得开始赞叹华夏道术的源远流长了。

  卢一星仔细的盯着岳耀伟看了好半天时间,我的心当时可紧张极了,砰砰乱跳,心中期盼千万不要是岳耀伟有问题啊,这么阳光灿烂的女孩子,要是被鬼缠着或者是缠着鬼,可真是浪费了。

  幸运的是,卢一星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松了口气:“恩,放心吧,这岳耀伟除了漂亮的不正常了点,其他的倒是挺正常。”

  我这才松了口气:“恩,那就好,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一下其余的学员啊,我怀疑肯定是其余的学员有问题。”

  卢一星点了点头:“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今天天气不好,没多少卖菜的,我有的是时间偷窥。”

  我去,卢一星一说偷窥俩字儿,我这心里就不得劲,就跟我真的在违法偷窥似的。

  “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去跟岳耀伟说会话,探讨一下开车的技巧。”我说道。

  卢一星骂道:“重色轻友的玩意儿!”

  我走到车前的时候,岳耀伟正在车里吹空调呢。这么大的太阳,车里要是不开空调,简直都能变成烤箱了。

  岳耀伟将车窗玻璃打开,笑着对我道:“刘百岁,进来吧。”

  我冲她笑笑,而后钻进了车中,顿时间,一股凉飕飕让人舒适的空调风吹来,嗨,这有钱人就是会享受,这空调风比俩风扇吹着还舒服呢。

  只是,开空调得一直启动着车子,我问道:“岳耀伟,你的车一直发动着,你就不怕浪费油吗?”

  岳耀伟笑笑:“没事儿,我这个不费油。”

  “不费油?你这车挺高级啊,用的什么高科技燃料?”我纳闷儿的问道。

  实际上回去之后,我就到网吧恶补了一下关于北京现代伊兰特的知识,知道这将近2.0的排量,耗油得六个半,也就是说,半个小时的时间,这车得烧掉可能十几块钱的油钱。

  这真是有钱人啊。

  岳耀伟笑笑:“你不知道车改气儿吗?我这车改气儿了的,烧气的。”

  “我去,烧空气啊,厉害厉害,一整个夏天你在车里躺着开空调都没问题啊,这才是真正的节能环保呢。”

  岳耀伟噗嗤一声就笑出声来:“刘百岁,你可真逗。”

  我愣了一下,随机便莞尔笑了笑,假装我是在跟她开玩笑。实际上,我当时真的挺纳闷儿,我说错话了吗?我怎么没觉得?

  后来我才知道,烧的哪里是空气啊,哪儿有这么牛逼的车子?

  很快,陆陆续续的又有几个学员来了,给我印象特深的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中年大叔,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就钻了进来,嘿嘿的笑着:“小姑娘小伙子处对象呢,没事儿,当我不存在,我先闭着眼歇一会儿啊。”

  我和岳耀伟相视而笑,这猥琐大叔太逗了点吧。

  很快,教练的车便来到了,我们都下了车,跟在车后边开始围着训练场转圈。

  这大太阳真能把人给烤焦了,我们跟在车子后边跑,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全身是大汗了。

  我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岳耀伟的身上,不过却发现这小富姐儿竟一点汗都没出,依旧跟吹着空调似的。

  我倒是纳了闷儿了,这岳耀伟随身带着空调吗?这什么情况这是?不过我也不好意思问,要不让人说我光注意岳耀伟的后背,说出去不好听啊。

  大约是十点钟左右的时候,那卢一星忽然喊了我一声。

  我看了一眼卢一星,知道可能是他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当即便走了上来,纳闷儿的道:“怎么了?”

  卢一星一脸严肃表情的看着我:“你发现了吗?”

  “发现什么?”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卢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