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七十章 玉带环腰风水局

第七十章 玉带环腰风水局

  “你发现了没有?这个训练场,好像是一个风水局啊。”

  “风水局,什么风水局?”我莫名其妙表情的看着卢一星。

  “你不会不知道风水局吧,你们楼观道没有教你们看风水的吗?”卢一星相当的吃惊。

  我仔细的想了一下,这《楼观道法》之中,的确有风水局的介绍,但也只是简单的介绍而已,并没有详细的部署之法,所以我才会记不清楚。

  “恩,风水局我只是懂个皮毛而已,怎么,这个训练场也是一个风水局?”我看着卢一星,一本正经的道。

  卢一星点点头:“是啊,这应该是风水局上的玉带环腰敛财局。”

  “什么玉带环腰敛财局?”我仔细的将这个训练场看了一遍,除了普通的水和大树以及杂草外,也没见到什么不正常啊。

  会不会是这卢一星搞错了?

  卢一星到:“所谓玉带环腰敛财局,在风水局上是一个比较出名的局。所谓“玉带环腰”,是指河流或道路呈圆形、半圆形或弧形围着房屋或大厦。”

  “风水学也称之为“腰带水”或“顺弓水”。因为有如古代高级官员的腰带,与房屋、大厦相绕,所以居者非贵则富,多主事业成功、财运亨通,赚钱比较容易,且能积聚至富。”

  “很明显,当初修建这个风水局的人,就是想要建造这么一个玉带环腰敛财局。你看看,墙外边是河流,而且还是一个环形的河,正好将这个菜市场给包围住,这便是一个顶号的玉带环腰敛财局。”

  “但是,这个玉带环腰敛财局,却并不成功。”卢一星眉头紧皱的道。

  “那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个不成功法?”我纳闷儿的看着对方道。

  “原本玉带环腰敛财局,是要将风水财气全都聚拢而来,而将那些污浊之气顺着树木和河流飘出去,这才是成功的玉带环腰敛财局。”

  “但现在,这玉带环腰敛财局却被四面墙给死死的围住了,也就是说,这玉带环腰敛财局,只能敛财,而不能将其中的污浊之气给遣散出去。这导致这玉带环腰敛财局之中,煞气冲冲,尸气浓厚。若是其中有尸体之类藏污纳垢的话,那这可就麻烦大了,说不定真的能孕育出凶神恶煞厉鬼之类的!”

  卢一星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道。

  我也有些被吓到了,声音有些哆嗦的道:“那照你的意思是说,我昨天后背出现的鬼婴,也可能是因为这个风水局搞鬼?”

  这可是一个风水学大师,我这个不懂风水的外门阴阳先生,只能请教卢一星了。

  卢一星思考了片刻,最后有些犹豫不决:“我不能确定,但基本上应该和这个有关吧。”

  就在我准备深入的和卢一星聊聊的时候,那女教练在那边喊了起来:“刘百岁你到底还上不上啦,不上的话我就让下一号人上了。”

  我忙对卢一星道:“等我下课之后再跟你探讨这个问题,我现在得赶紧去学车了。”

  卢一星点了点头。

  不过在接下来学车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有些心不在焉了,脑子里一直都是那什么风水局,这敛财局怎么就成养尸局了呢?这是人为的还是无心的?

  这要是无心之举的话,倒还好说,我和卢一星只要把这煞气尸气给散开就可以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有了煞气尸气,鬼婴等邪物自然而然的也就消失了。

  但如果是有人故意为之的话,可就麻烦大了!

  这一来说明对方是个邪恶分子,二来说明对方是有点本事的家伙。

  做这种风水局的,一般都是人。我俩对付鬼还可以,但若是对付人的话,可就够呛了,就我和卢一星,一个比一个瘦,对方既然这么心狠手辣,想必是一成年人吧,而且在我印象中,坏人都是凶神恶煞五大三粗的。

  我俩到底能不能干的过对方呢?我这心里边不踏实啊,啪啪的跳。

  “喂,喂喂,同学,停车停车。”就在我想的入神的时候,忽然那女教练疯狗一般的嗷嗷叫了起来,我忙睁开眼,发现那教练正用力的敲着车窗呢,敲的窗户啪啪的响。

  我这才意识到我正在开车呢,不过这教练敲窗户干啥?

  “沟,沟,沟!”教练急促的喊了起来。

  “GO GO GO?干啥,这是要跟我对歌啊?这不那什么奥运会的主题歌吗?还奥雷奥雷奥雷呢。”

  “刹车,刹车啊!”那教练就跟难产的娘们儿似的在外边大声的喊着,我一听,忙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你妹的,我这后边咋有一个大坑啊,这大坑能把轮胎给陷下去啊。

  我忙踩下刹车,车子嘎吱一声就停了下来,你妹的,可把我给吓坏了。

  那教练也给气坏了,嗷嗷骂了起来:“你在车上想什么呢,就你这样还练车,你这到底是练车呢还是练车祸呢?这要真掉下去的话,你死了不要紧,别耽搁我这车啊。”

  你妹的,财迷娘们儿,我心中骂了一句,便有些表情暗淡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刘百岁,刚才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好牛啊。”我走到一个阴凉处坐着,这时岳耀伟纳闷儿的看着我,笑着问道。

  “哎,刚才想事儿想的入神了。”我无奈的耸耸肩道。

  “哦,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岳耀伟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笑着道:“我说我在想着风水局,你信不?”

  没想到岳耀伟脸色瞬间便暗淡了下来,有些不好受。我的心中一阵忐忑不安,你妹的,我不会又不小心说岳耀伟的痛处了吧。

  我忙说道:“岳耀伟,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哪儿懂这风水局啊。”

  岳耀伟看了我一眼,然后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之后起身便离开了。

  我有些歇斯底里了,妈的,肯定又是我说错话了,我怎么老是说错话啊,狗日的贼老天,玩儿我是不?

  不过,我还真就纳闷儿了,我说她的名字男性化,说出车祸她有生气的理由,可我说风水局,又触痛了她的心伤?

  这风水局又关她什么事啊,真是一个怪女孩儿。

  我又看了一眼岳耀伟,发现这会儿岳耀伟正躲在远处一颗大树下打电话呢,我看了一眼她手上拿的手机,是一个最新版的苹果手机。

  嘿,还真是一个小富姐儿啊,开豪车用苹果,哥们儿我什么时候才能过上这种富人的生活呢?一时间哥们儿心中充满了无尽憧憬。

  快到正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快要放学了。我长长的喘了口粗气,心想总算解放了,这一上午晒得我全身冒油。

  但就在我们快要放学的时候,忽然一辆豪车冲进了驾校里边,这车同样是一辆黑色的三厢豪车,而且看起来比岳耀伟的车还好。

  我看着车屁股后边的四个圈圈,心中就觉得奇怪,这难道是奇瑞QQ公司新出品的一个车?为啥后边是四个连在一块的Q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奥迪,价值接近百万。

  这辆豪车的到来,立刻吸引了几乎所有目光的注意,即便卢一星那货也是盯着屁股后边的四个圈圈标致,瞠目结舌:“这才是真正的QQ跑车啊!”

  我记得那车还来了一个牛逼哄哄的漂移,展现了他娴熟牛逼的驾驶技术,看得我们这些驾车新手目瞪口呆。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西服,模样白俊的“小白脸”从车上走好了下来,蔑视的目光看了一眼我们这边的屌丝群,然后径直走向了岳耀伟。

  岳耀伟发现了这个身穿白色西服的小白脸之后,竟是有些惶恐起来,脸上的灿烂笑容消失不见,并且开始朝我走来。

  我看了一眼岳耀伟,发现这岳耀伟的眼神之中似乎有哀求的成分,似乎是想请我帮忙。

  我心想这到底是要闹啥啊这?

  算了,待会儿还是随机应变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一个大活人还能被尿给憋死不成?

  让我没想到的是,岳耀伟一走上来,就直接抱住了我的胳膊,就跟抱着情人似的,热情甜蜜。

  我当时就愣住了,什么以不变应万变之类的,统统抛出脑后,当时我就僵了,脑子里空荡荡的,哪还有半点的想法啊,只是傻逼兮兮的站着。

  那白衣男子看见我们俩这甜蜜蜜的动作之后,顿时也愣了,而后脸上生出一股暴戾之气,有些暴走起来,走到了我跟前,咬着牙道:“这个人是谁?”

  岳耀伟甜蜜蜜微笑的看着我,然后说道:“是我的男朋友。”

  “你男朋友?开什么玩笑?这一三级残废,你也看得上?”那白衣男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擦,我就纳闷儿了,我怎么就三级残废了?你要是私下里说我三级残废,哥们儿我不跟你计较,但你当着我的面说我残废,我可就不干了。

  我冷冷笑容的看着对方,问道:“哥们儿,你刚才说谁三级残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