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一章 黄河里的人头

第一章 黄河里的人头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百岁,男,祖上是盗墓的营生,记忆中,从我祖师爷那代起,就已经将盗墓一派发扬光大了。

  但自此以后,子孙就越来越不争气,盗墓一派逐渐落寞,到了我父亲这一辈,就已经从盗墓演变成了挖骨灰盒。

  再然后就是我……

  刚开始我也挖过一段时间骨灰盒,但自从找到了网络小说这条财路后,便逐渐的‘从良’了。

  但是正因此如此,我才触犯了这一行的大忌。《陵墓野札》中记载:盗墓者,必世代盗之!违令者,天谴也。

  意思是说,盗墓的人,必须子子孙孙都去盗墓,否则就会遭到天谴。

  我那死鬼老爹刚开始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说实话当时我老爹也不相信。但自从我转行之后,所遭遇的事,便逐渐改变了我的信仰。

  原来,天谴并不意味着死亡,而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盗墓,撞鬼,血脸,死人?哈哈,这些在天谴面前,都弱爆了。

  以下是正文,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请勿视。顺便提一句,这些笔记不是关于盗墓的,不过,却比盗墓恐怖数倍。

  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望自重!

  先说一段关于我爷爷的故事,因为从我爷爷那代开始,我的‘天谴’,便开始逐渐降临了。

  那年爷爷刚拖家带口的从北大荒回来,全部财产只有一匹马和一床棉被,各种半路上捡破烂。

  当年我父亲和我姑姑还是孩子,现在想起那段日子,仍旧是泪流满面的,可想而知日子究竟有多苦。

  原本爷爷想靠自己的努力在老家安家,甚至还兴奋的和奶奶规划美好未来。可有时候老天爷就是这么操蛋,在规划到我父亲已经娶了媳妇儿盖了洋楼当了老板,我爷爷子孙满堂享清福的时候,相关部门的相关同志,却是硬闯了进来,把我爷爷和我父亲按住,便要捆起来带走。

  不过幸亏我爷爷当时一身盗墓本领,对付粽子的功夫,竟对付起这些同志来。

  而且当时我父亲瘦的跟泥鳅似的,轻轻松松的就从几个大汉的手中钻了出去,放屁的功夫就没影儿了,没办法,‘相关同志’只好带走我爷爷自己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爷爷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原来是省城的部队派下来监督挖河的。

  这些部队来了之后,就到处抓人挖河,基本上附近的青壮年都被抓来挖河了。

  原本我爷爷有点跛脚,并不在挖河名单之列,但后来,有好事者说我爷爷打盗洞的功夫一流。上头一听,心想嘿,这尼玛不是挖河人才吗?打盗洞和挖河,性质都一样的嘛。

  于是我爷爷就成了流言蜚语的牺牲品……

  这条河便是土骇河,黄河在山东莘县境内的一条分支。

  第一天挖河开始,我爷爷就被现场的阵势给吓到了,一个七八米宽的河道下边,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头啊,一望无际,天热,人出汗,再加上都是在现场方便,所以现场阵势可谓是臭气熏天!

  我爷爷刚看了一眼,后边抓鞭子的民兵就在他身上抽了一鞭子:“愣着干啥,下去干活去。”

  我爷爷说他当时一个三百六十度空中转体,动作优美姿势优雅牛逼哄哄的双腿着地,稳若泰山!后来我听别人说,我爷爷其实是打着滚儿滚下去的,然后屁股着地,狼狈不堪……

  接下来就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挖河工序了,我爷爷这个人精很快掌握了偷懒的窍门,所以在别人都累得爹一声娘一声的时候,我爷爷却是在心里偷着乐,甚至还有闲工夫看老娘们儿的屁股。

  话说在那天即将收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累得耷拉着舌头,如牛般喘气了。可是在这最后的半小时,不远处的河岸中间,竟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以及一个壮汉震耳欲聋的惨叫!

  紧接着,距离爆炸处不远的我爷爷,便感觉到身体被一些暖暖的液体给迸溅到了,甚至眼睛里也钻进去了不少。

  我爷爷骂了一句,然后努力地睁开眼,可一睁开眼,就完全吓傻了。因为刚才还好端端站在自己身边的人,这会儿竟全都变成了血人:浑身上下都是血点点,有几个身上还扛着几样人体器官!

  不光是我爷爷,其他的那些人同样都吓傻了,一个个的都呆若木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紧接着就有人大喊了起来:“死人了死人了!”

  人群就乱了起来,所有人都拼命的跑,数以千计的人群就好像涨潮的潮水,疯狂的朝两边大跑,地面被踩的发出咚咚咚的沉闷响声,仿佛地震。

  不少在河岸上的人根本都站不稳,直接从上边滚了下来,被别人当成石头给踩了,那惨叫声,甚至比狼嚎还要悲惨。尤其是一些娘们的嗓音比较大,尖细,着实是吓坏了不少人。

  不少人还以为闹鬼了呢。

  而负责治安的民兵,可不认为是闹鬼。刚才是一声炸药爆炸,然后人群朝一个方向吓跑,叫嚷声不绝于耳,他们还以为这些人要造反,抱着枪就朝天空放了几枪!

  枪声的威慑力大过一切,所有狂奔的人都吓傻了,捂着脑袋就蹲在地上,不再跑了。

  当兵的这才注意到并不是有人要造反,而是一个拉炸药的车,竟爆炸了。很快便有‘相关领导’来了,其中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领导,刚看了一眼,就直接吓的一声尖叫,晕过去了。

  所有人都好奇,这女领导究竟看见了啥?

  那几个男领导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一个个脸色蜡黄,面容满是恐惧,一个个的都用手扶着身后的石头,才总算不至于跌倒在地。

  “那啥……都回去,都回去歇着,刚才……刚才有人点烟,把炸药给点了,我们会把这儿给处理好的。”其中一个看起来官儿最大的人说道。

  之后,那个秃顶便让解放军站成一个圈,把现场给包围住,不让外边的挖河工给看到,然后有人把挖河工往外撵。

  我爷爷原本也准备回去好好歇息,可没想到两个解放军罩着我爷爷,二话不说就给拽走了。

  人家手里有枪,我爷爷只好乖乖的跟他们回去了。

  等我爷爷看清了现场形势之后,才明白他们为何要把自己叫来。

  原来,刚才的爆炸,竟炸出了一个十分奇怪的,不知什么材质的棺材。我爷爷身为土夫子(盗墓贼),是真正的棺材专家啊!

  而后来听人分析,以及现场亲眼所见,才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今天挖河的时候,有一个劳工被活活累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影响,监工按照惯例将尸体放在盛放炸药的推车里,准备悄无声息的推出去。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了。

  可没想到这次到了半山腰竟出了差错,盖在尸体上的炸药竟爆炸了(爆炸原因至今未查明,只是模糊定义为有人抽烟。实际上,当时在现场谁都不准抽烟的)。然后尸体以及推车的两个民兵,都被炸成了碎片,形成了血雨。

  血雨腥风血雨腥风,我爷爷说以前只听过,这次真实经历过,才知道这个成语究竟是如何的丧心病狂。

  当然了,这些还并不是最为恐惧的,最为恐惧的,是那个被炸药炸出来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