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二章 养尸棺

第二章 养尸棺

  要说起这棺材,那可真叫一个诡异啊,外表黯淡无光,说不出是什么材料制成,而且体积很小,基本上只有一个成年人般大小。

  在棺材的一端,竟有一个黑乎乎的凸起,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总而言之,这玩意儿似乎释放着寒气,让人看一眼就不自觉的心有余悸,后脊梁骨发凉。

  我爷爷当即便判断出,这玩意尸气太重,接触时间长了,会让人变不正常。所谓的不正常,无非是阴阳失调之类的。

  当然,时间太短,更深层次的东西,也没时间看了。

  “领导,这东西是不祥之物,还是赶紧埋起来的好,不然咱们可都得遭殃。”我爷爷打心底里不愿和这奇怪的棺材打交道,所以立刻就劝起领导来了。

  那些领导一听,却气急的骂了一句:“刘老二啊刘老二,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把你拉出去批斗?你这种行为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啊,典型的封建迷信老黄历,老传统老思想,得好好的改改了……”

  之后又说了一大通的话,无非就是威胁刘老二把棺材打开,看看棺材里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我爷爷当时可着实是被吓坏了,毕竟那个年代,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你连毛主席的命令都敢违抗,还有什么事儿干不出来?你这是叛国罪啊。

  所以虽然对棺材瓤子十分害怕,可最后只能是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刚才尸体被炸的时候,有大量的血以及胳膊腿儿什么的都落在了棺材上,血淋淋的,而且这会儿血好像落在了海绵上似的,竟快速的被棺材给吸收了……

  没多会儿的功夫,棺材表面就通红通红的,似乎变得有弹性起来,就好像一张挺大的牛皮筋,这场景甚是恐怖。

  别说那几个不信牛鬼蛇神的领导了,就连我爷爷这个经常和棺材打交道的老泥鳅,也开始心惊胆战起来。

  “刘老二,你还愣着干啥,赶紧动手啊?”秃顶领导大声的催促道,同时一个似乎看我爷爷不顺眼的士兵,用力的推了我爷爷一下,我爷爷一个踉跄,一下倒在棺材上。

  双手也一下按在了棺材上。入手的第一感觉,竟是柔,软和,就好像……人的皮肤。

  这个念头可把我爷爷给吓了一跳,嗷的一声惨叫就从棺材上蹦了起来。这会儿他已经满手是血了。再看棺材的时候,竟差点把我爷爷给吓得晕过去。

  因为这会儿,那吸了不少血的棺材,表面竟鼓鼓囊囊起来,好像一块干瘪的海绵吸了大量的水之后膨胀起似的。而且表皮正慢慢的从棺材上剥离。仔细一看,才知道是石棺外边裹了一层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儿?”秃顶领导骂了一句:“刘老二,你用科学给我们解释一下。”

  “好!”我爷爷已经弄明白这玩意儿的来龙去脉了,心阴沉的很,这玩意儿在茅山道术上有个学名叫:人皮养尸棺!

  这玩意儿和茅山道术之中的养小鬼儿差不多,只是这东西比养小鬼儿更加的惨无人道。养小鬼儿,那小鬼儿还能经常出来活动活动,可这人皮养尸棺,却是活生生的折腾人,哦,不,折腾鬼了。

  一旦死人被扣在这棺材里边,哪怕是真的有鬼差来勾魂,那也绝对无法将鬼魂从这棺材里边弄出去,其玄妙之处,就在于外边这层人皮。

  这些人皮可是经过手艺之人精心制作,我爷爷以前也只是偶尔听说过,据说是活生生的从人身上将皮给剥下来,然后放在盐水里浸泡,将水分全都泡干净之后,又在阳光下暴晒,最后还要放入鲜活的血液中再次浸泡,等到皮肤吸饱血了之后,便是赶紧裹在冤死之人的棺材上。

  随着皮肤表层血液的蒸发,皮肤会越来越干燥,会快速的紧缩,石棺就会被裹的紧紧的,密不透风,甚至氧气都无法进入,尸体会得以很好的保存。

  而因为有了人皮这个不阴不阳的东西挡着,冤死之人的魂魄,同样无法从棺材内出来,只能被束缚在棺材里边。

  因为那人原本便有相当大的怨气,再加上被人给困在一个小小的棺材里不能出来,甚至不能活动,怨气会越来越大,最终变成厉鬼一只!

  而且这样的厉鬼,会比平常的厉鬼凶猛的多,毕竟在小黑屋里成长的厉鬼,终归比那些能经常散心的厉鬼,怨气浓的多。

  只是自古以来,这脏东西的能力太大,甚至可能会造成阴阳颠倒,这门‘手艺’早在几百年以前,就已经失传了。

  难不成,这石棺来自几百年前?

  几百年的厉鬼……想想都让人害怕。

  那几个领导都被我爷爷给说的脊梁骨发冷,不过他们可不会表现出来,否则那就是信仰牛鬼蛇神了,那是反党的表现啊。

  秃顶大声嚷嚷:“刘老二你到现在了还不老实,给我抓起来!”

  很快几个大兵就把刘老二给抓了起来,然后那秃顶便让人把棺材给搬走。

  我爷爷一听,瞬间就急眼了,虽然他以前没见过鬼,甚至这人皮养尸棺都只是偶尔听说过,可不知为何,这会儿却对这个传说相当的相信,他扯着嗓子大声嗷嗷叫唤:“不行啊,你们这是作孽啊,千万不能转移棺材,要不会出大事的。”

  然后,我爷爷就被一个士兵用枪托给打了后脑勺,然后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爷爷这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等他睁开眼的时候,这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面前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在散发着生命的余辉。

  我爷爷这会儿已经将之前的一切都回忆起来,骂了一句倒霉,之后便捂着后脑勺,站了起来。

  光线太暗,不能将小黑屋里的一切看清楚,我爷爷便用手摸索着,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摸着摸着,我爷爷竟摸到了一团软和的东西,也就是在手指接触那软和的东西的瞬间,一个名字蹭的,跳进了我爷爷的脑子里。

  人皮养尸棺!

  这个认知可把我爷爷给吓得心神不宁,他甚至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于是忙把油灯拿过来,照了照。

  这么一看,彻底绝望,头疼欲裂,身子直发软,浑身没劲的倒在地上。

  狗日的秃顶竟把自己和人皮养尸棺一块关在了狭小的小黑屋里边,最让他恐惧的是,棺材上的皮肤,已经被完全剥下来了!

  我爷爷说当时他差点没直接给吓死,因为那人皮上的凸起之物,竟是那张皮的人头,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

  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

  那帮畜生,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爷爷一边在心中骂娘,一边拿着油灯到处找出口。可让他绝望的是,这个小黑屋是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建的,哪怕是喊破喉咙,也绝对不会有人听得到。

  而且为了避免有人偷偷的给关小黑屋的人送东西吃,不大的小黑屋只有一扇小铁门,甚至连窗户都没有。

  黑暗之中,我爷爷彻底绝望,咬着牙骂了句“你姥姥”!

  桀桀,桀桀!

  谁知我爷爷刚骂完,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阴冷的尖笑声,这声音忒他妈的恐怖了,我爷爷直接一屁股蹲在地上,感觉嗓子里有一口痰给堵住了似的,喘气儿都困难。

  那时他瞪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同时努力的聚焦最后一丝理智,攥紧手中的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