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三章 鬼娘子

第三章 鬼娘子

  虽然以前干盗墓的行当,胆量多少比正常人大一点,可以前也从未遇见过这么邪乎的事啊?所以也不怪我爷爷被吓得惨。

  不过他只是牢牢的记住一条:但凡鬼神都怕灯光,一灯在手天下我有,打死都不扔煤油灯。

  可人算不如天算,我爷爷刚坚定了不扔煤油灯这个念头,便蓦然间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朝自己扑了过来,我爷爷下意识的就把煤油灯给扔了……

  扔完就后悔了,可后悔也来不及了。

  那道白影没影了,煤油灯也灭了,顿时偌大的房间,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啊,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个人要是不绝望,不害怕,那简直就是吹牛逼。

  不过,我爷爷就是一个喜欢吹牛逼的人,他说关键时刻,他骨子里的男人气概被逼发了出来,瞬间勇气十足,一个鲤鱼打挺,蹭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怒声便骂:“狗日的有本事放马过来,爷爷我肩扛三把阳火,烧死你个没爹的!”

  可骂完之后,诡异的事再次发生,没想到从不远的黑暗里边,走出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打扮相当妖艳妩媚的新娘。

  新娘一身红,穿着开衩旗袍,露着大萝卜似的大腿,以及俩藕一样的细长胳膊,而且那小模样长的,水灵的很,大眼睛浓眉毛,樱桃小嘴儿翘鼻子儿,那叫一个性感可爱啊,看得我爷爷发呆发傻,也不知咋回事儿,心里的恐惧,竟逐渐的解散了。

  那小娘们看我爷爷发傻,玩了玩小嘴儿,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羞涩的很,小手绢就往我爷爷脸上招呼:“郎君,你那样看人家,都不好意思的啦。”

  也不知咋回事儿,反正那玩意儿香气扑鼻,我爷爷一闻,竟忘记了现在自己所处的氛围,反觉得自己真是那娘们说的‘郎君’似的。

  “来嘛!”那小娘们伸出俩长藕,一把就把我爷爷给搂住了:“我们快去睡觉吧,夫家累了吧。”

  我爷爷困得不行,当下便点了点头,然后就被那小娘们搂着,走到了床上。

  我爷爷心里还奇怪呢,刚才怎么没看见这张床呢?不过也不管那么多了,管他哪儿来的呢。

  可刚闭上眼,我爷爷忽然想起还有一件神圣的事没完成,那就是撒尿。我爷爷是天秤座,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要是睡前不撒尿,一晚上都睡不着觉。

  要说一个鬼可以迷惑住一个人的心智,但它是无论如何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潜意识行为的。就好像它无法停止一个人的呼吸心跳。

  我爷爷左右挣扎,就是没法从那娘们的怀里边挣脱出来。最后他是着急了,也不知是咋回事儿,闭上眼,一用力,就是一泡尿!

  这么一尿,可是救了我爷爷的命啊,因为尿乃人至阳之物,这玩意儿对鬼迷心窍和破解鬼打墙有相当强大的作用。

  刚撒完尿,我爷爷顿时感觉浑身发冷,神识一点点的恢复。

  他看见‘床上’放着一本能发光的玩意儿。

  借着那淡漠的光辉,他终于将周围给看清了,可这么以看清,他差点被活活吓死!

  这哪儿是什么温柔乡香软床,根本就是鬼迷心窍了啊!这会儿他正躺在那被打开的石棺里边,而之前包裹棺材的那张人皮,这会儿竟从中间舒展开来,把自己给团团包围住了。

  嗷!

  老头子一下被吓得半死,惨叫一声,那人皮的力气竟越来越大,我爷爷连挣扎都不能,喘气也不行了。

  爷爷说,那玩意儿的力气根本不是人所能拥有的,根本就是机器的力量。我爷爷挣扎不过,最后彻底绝望,心想难道就这样死了?

  那个黑洞洞的人脑袋,就那么死死的贴着自己的脸,浓浓的腥臭味,弄得他根本喘不过气来。黑乎乎的眼洞里边,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恶心的很……

  桀桀,桀桀!

  那玩意儿又开始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嘲讽我爷爷徒劳的挣扎。

  我爷爷当即便怒了,因为他是一个自卑的人,最忌讳的便是别人的嘲弄了,在那一刻,他满脑子只有仇恨,而且又一下想起了我奶奶,想起了我父亲和我姑姑这两个幼小的孩子。

  一个男人的担当,在这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决定放手一搏,咬着牙努力的挣扎起来,一边挣扎着还一边大声喊着:“南无阿弥陀佛……”

  可他的力气根本没法跟这玩意儿比,我爷爷努力的半天,也只是挣脱出了一条胳膊而已。

  他四处摸索了一番,想抓住一个坚硬的东西,把这玩意儿从身上砸开。可摸来摸去,最后就摸到了那个发着光的玩意儿上,也顾不上多想了,拿着那东西,便朝人皮上狠狠的敲了上来。

  啊!

  随着一个尖锐的女子叫声传来,那张人皮瞬间消失,我爷爷恢复了自由。

  他蹭的一声,就从棺材里跳了出来,手里死死的抓着那发光物体。因为他意识到,这玩意儿是个宝贝,至少能赶走这个鬼。

  他麻利儿的捡起煤油灯,点燃了之后,发现一切都还在原位,人皮,棺材都跟没动似的。

  我爷爷没时间跟这鬼东西啰嗦了,拿出挖盗洞的本事,在地上狂挖起来。

  桀桀,桀桀!

  没想到在我爷爷挖的时候,那玩意儿竟又复活了,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容,之后那个大白萝卜又出现了,一身大红旗袍的走向我爷爷,口里还呼喊着:“郎君,你累了吧,歇会儿吧……”

  “歇你姥姥!”要说人吃一见长一智,我爷爷哪还敢跟这玩意儿‘上床’啊,在那东西靠近了之后,手上拿着书,就朝大白萝卜上狠狠的拍了去。

  嗷!

  那玩意儿再次一声尖叫,消失不见。

  在接下来挖盗洞的一个时辰里边,那玩意儿又来‘性骚扰’了几次,不过都被我爷爷用那发光物体给砸跑了。

  而且我爷爷发现,随着这本书使用的越发频繁,对方的抵抗力也越来越强大,被‘打晕’过去的时间间隔,也就越来越短。

  等到我爷爷好容易挖通房间,钻出去的时候,那本书已经彻底失去作用了,那红袍新娘一下就用大长藕抓住了我爷爷的腿,我爷爷用力的用那本书打,却是没一点作用。

  “郎君,快跟我回去吧,外边多冷啊!”那小娘们娇滴滴的说道。

  我爷爷可不听,用力的踢蹬着,可根本不管用,那玩意儿抓着我爷爷的腿,就往里边拽。

  “傻逼,放开爷爷。”我爷爷努力地踢蹬着,同时大声的喊着阿弥托福,阿弥托福,阿弥你姥姥,这都会不管用啊!

  这时我爷爷又想起了尿,没办法,只能最后拼一下了,挤出最后一点尿,洒在了莲藕一般白嫩的手臂上。

  瞬间,手臂成了干枯的人皮,松开了我爷爷。

  我爷爷撒丫就跑啊!

  顺着土骇河跑的时候,还听见后边传来那臭娘们的喊叫声:“夫君,快回来吧,快回来吧……”

  我爷爷可不理会,依旧是撒丫子跑。

  跑了没多远,果然看见了人影。同时那人影也发现了我爷爷,兴奋的喊了声:“刘哥,你不是关小黑屋的嘛?怎么跑出来了?”

  我爷爷一听,是同村李光棍的声音,倒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卧槽,终于碰见大活人了,有鬼追,快跑啊。”

  “有鬼?这天底下哪儿有鬼啊。”李光棍笑着抓住我爷爷的胳膊:“走,刘哥,咱俩喝点去,这都多久没见过了?”

  说着,就拽着我爷爷往小黑屋的方向走。

  可我爷爷立刻就意识到不对劲了,狗屎啊,这李光棍的手怎么这么凉?

  对了,这李光棍不是在这里谋了个运炸药车的差事吗?也就是说,今天被炸死的人里边,有他……

  哇靠!

  这李光棍是鬼,我爷爷立刻就傻掉了,忙看了一眼李光棍,却发现李光棍正面目狰狞的看着我爷爷,满脸是血,左边的脸皮都耷拉下来了,两眼珠子是黑乎乎的洞,嘴里边还哈着凉气:“咋啦刘哥,瞪着我干啥?”

  “李光棍,你他妈死了!”我爷爷骂了一句,撒腿就是一顿狂跑啊。

  李光棍在后边骂道:“狗日的刘老二,你才死了呢。大半夜的不说句吉利话。”

  我爷爷当时也不确定李光棍到底和大萝卜腿是不是一伙的,因为人死的七天时间内,是不知道自己死了的事的。

  我爷爷又是好一顿狂跑啊,又看见了其余几个黑影,大概就是今天被炸死的那几个家伙的魂吧?

  我爷爷也没理他们,就是憋足了气往前走,后边那只女鬼还穷追不舍的:“郎君,跟我回去吧,跟我回去吧。”

  后来我和爷爷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一个广告的时候,我爷爷忽然笑的喷了我一脸。我诧异的看着这乐的浑身发颤的老头道:“爷爷,你笑个啥啊。”

  爷爷说,我忽然找到当时那女鬼对我穷追不舍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我那叫好一阵莫名其妙啊:“爷爷,到底啥意思?”

  “我又不是急支糖浆,干嘛追我?”爷爷看着广告说道。

  从此以后,只要我一看见央视的这广告词,就会有股后背发凉的感觉。

  我爷爷一路狂奔到家,可到家之后才发现,那玩意儿竟追到家里来了。我爷爷没进屋,因为一旦进屋的话,那这个女鬼就会祸害爷爷的家人。

  所以想来想去,最后爷爷一头扎进了鸡窝里边。听说鬼最怕黄鸡了,正好当时我爷爷家从半道上捡了一只大黄鸡,我爷爷钻进去就抱着大黄鸡,瑟瑟发抖。

  那女鬼越来越近,最后干脆就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动起来,一声一声的呼唤着“郎君,快跟我回去吧。”

  “谁啊,大半夜的吵啥啊?”我奶奶被这女人的声音惹毛了,打开窗户就骂了一句。

  我爷爷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娘嘞,完了,这死婆娘怎么就知道给自己惹麻烦啊。

  不过似乎这女鬼对我奶奶不感兴趣,只是一个劲儿的在院落中转悠:“郎君,你在哪儿啊,快跟我回去吧。”

  “死刘老二,你在外边找女人啦。”我奶奶一听,也大概明白了,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败家娘们!”我爷爷在心中暗暗叫骂,心中想着怎么去救他们。

  可想着想着,那女鬼竟消失不见了,我爷爷还纳闷儿呢,心想难道是被我奶奶的哭声给烦走了?

  但没想到刚想完,却忽然听到鸡窝外边传来砰砰的声音,好像脑袋撞地一般。

  再然后,我爷爷便看到,那小娘们竟脑袋着地,腿朝上,动作僵硬的一蹦一蹦的朝他蹦过来。

  然后她每蹦一步,脑袋都会裂开一道皱纹。

  终于,女鬼‘蹦’到了鸡窝面前,咧开嘴就冲我爷爷笑着:“原来你在这儿啊,原来你在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