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五章 半截翁

第五章 半截翁

  我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会儿风已经停了啊,深更半夜的谁会在棒子地里乱跑?我忙回头,那棒子地就安静了下来。

  我这脑子就开始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起来,想起爷爷说的人皮养尸棺,心想该不会是那人皮女鬼来找我了吧?

  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虽然知道这没可能,可人在恐惧的时候,是没有信仰的。于是我蹭的一声,就跳到了胖子身边。

  顿时一股屎臭的味道传来,不知为何,闻到这股屎臭味,我心中的恐惧感,竟莫名消失了不少。

  “我操,胖子,怎么这么臭啊,都快把老子给臭死了,赶紧拉,拉完回家啊。”

  “不臭啊,我可没闻出来。”胖子道:“今天中午我妈包的水饺,韭菜豆腐馅的,可好吃了,拉出的屎怎么会臭?”

  当时可把我给恶心的。

  刚安静下来,那棒子地里竟又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然后是轰隆隆扑棱棱的声音蓦然间响起,吓得我的心脏咯噔跳了一下,心想妈呀,这次是真的撞邪了,什么玩意儿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啊。

  然后我就看到,一大团的黑影,猛的从棒子地里飞了出来,直朝着我和胖子的方向扑了过来,我甚至还幻想的出,对方是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啊!”当时我下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俩腿一软,就一屁股蹲在地上,甚至痛苦的闭上了眼。

  可是,我等到的,却并不是那黑影扑到我的身上,而是从我脑袋上空一闪而逝。

  “老刘,你他妈不说自己是楼观道第七十九代传人吗?看见这群傻鸟,就吓出屎来了?”二胖骂了一句。

  我这才回过神来,感情刚才飞起来的那帮东西,只是一群聚集在棒子地里的麻雀儿啊。

  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要是没有什么人去惊扰他们,它们怎么可能会飞?

  这里边肯定有问题!

  我骂了一句:“胖子,你他妈赶紧的,这儿有点不得劲儿。”

  我一说不得劲儿,二胖也立刻吓得有点哆嗦起来;“我说狗日的老刘,你可别吓我啊,我这人不经吓。”

  “擦,都什么时候了,我吓你干啥?赶紧走。”我一边说着,一边朝棒子地里瞅着,唯恐会忽然从里边蹦出来啥的。

  我刚说完,便有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就拽着我要离开。

  我也没多想,站起来就跑了起来。

  可跑着跑着就感觉不对劲了,这怎么回事儿?二胖的手啥时候变得这么小了?而且一直都跟在我屁股后边,在我的印象里,胖子从来都是一个不甘示弱的家伙啊,怎么甘愿跑我后边?

  于是我一回头,整个人都变得没劲儿了,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才停了下来。

  当时我的大脑都懵了,轰隆隆的响着,好像有一台机器在疯狂的运转似的。娘的,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我还真他娘的就招惹了这不干净的东西啊。

  你们猜我刚才回头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一个头戴斗笠,身穿古代的黄马褂的家伙,就他娘的跟在我的身后,刚才我扯着的,就是它的手!

  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恶臭,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是,这狗日的没有下半身啊。

  从腰部以下,是空荡荡的空气,那狗日的就在半空中漂浮着,发现我回头看它,它还冲我咧开黑洞洞的嘴……

  两只眼以及一张嘴,全都是黑洞,没有眼珠子,没有舌头没有牙齿,就跟稻草人似的。

  哥们儿我也不跟你们说瞎话,反正当时我是真的吓傻了。但我也不嫌丢人,要是你们的话,你们肯定会被吓得尿裤子。

  “狗日的老刘,你他妈跑这么快干啥,慢点慢点。”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胖子急促的催促声。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麻痹,真是祸不单行,肯定还有另外一个怪物在拉扯着胖子。

  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总之我不能和胖子走丢,要是胖子被那个怪物领到某个不明地点而惨遭毒手的话,我可怎么跟胖子家交代啊?更重要的是,这狗日的是我唯一的交心好朋友,死了可就没了。

  估计是我对友情的渴望,暂时战胜了我的恐惧。

  我也顾不上多想,心想哥们我再怎么说也是有手有脚,你麻痹不过就是一残疾鬼而已,我还怕你个鸟儿?

  当即便毫不犹豫的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胖子,你麻痹被鬼给拽着呢,回头看一眼啊。”

  桀桀,桀桀!

  我刚喊完,面前这个‘残疾鬼’就发出一阵让人心里发毛的笑声。

  我还没搞明白这个‘残疾鬼’究竟要干毛,便听到胖子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再然后,便没了胖子的动静。

  估计这孙子被吓晕了。

  得,这下好了,原本还准备这货给我壮壮胆儿呢,现在看来,只能我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胖子,赶紧往我这边跑!”我也顾不上眼前这个‘好兄弟’的虎视眈眈了,一边大声喊着,一边绕过这‘好兄弟’,准备去接应胖子。

  桀桀,桀桀!那玩意儿依旧发出这阴森的笑容,然后伸出胳膊,就要拽我,我立刻就朝着远离这玩意儿的方向跑了去。

  好在这东西并没有追上来,我倒也松了口气。一边跑着一边大声叫嚷着二胖,希望二胖能给我一个回应。

  这黑灯瞎火的,啥都看不见,我只能按脑海中的记忆尽量跑直线。半路上也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当时我心里甚至想,哪怕让我一脑袋摔在胖子的屎上,只要让我找到这挨千刀的我也愿意啊。

  现在想想……呕!

  我跑着跑着,脚一下就踢在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边,我心中立刻一喜,不用想,肯定是胖子了。所以我摔下之后,毫不犹豫的就要爬起来。

  可没想到在我刚想爬起来的时候,手忽然被一个冰凉的小手给抓住了,我立刻惊的抬头,却是发现,另外一个稍显年轻一些的半截翁,正咧开满是蛆虫的嘴,冲我笑着:“你来找我来了,你来找我来啦!”

  “我找你妹!”我也不知当时我哪儿来的一股勇气,竟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想要挣脱开对方。

  可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就跟机器一样,那家伙死死的拽住我的手,还用凄厉的惨叫哭声对我道:“带我回家吧,带我回家吧。”

  看着这怪物的眼神,听着那阴森凄厉的惨叫,哥们我当时真的要被吓得尿裤子了。

  不过得亏哥们我反应机智,忽然想起我爷爷说的尿能赶鬼的事,当即便毫不犹豫的尿了,抓了一把就往这那半截翁的身上狠狠的撒了去。

  嘿,还真别说,这玩意儿挺管用,一手掌的尿……呕……

  被我撒过去之后,那孙子还真害怕了,硬生生的倒退了两步,同时也松开了我的手。

  事不宜迟,还是赶紧跑路要紧啊,于是我蹲下身子,抱住胖子便准备逃走。

  要说人的潜力,在危急时刻真的会被逼发出来。当时哥们我八十斤的重量,硬生生的将胖子那一百三十斤的肥肉给扛了起来,脚下生风的蹭蹭蹭的跑了起来。

  身后只留下一连串桀桀,桀桀的阴森惨叫声。等那声音彻底从耳畔消失了之后,我竟委屈的想哭,同时双腿上的力气也有种瞬间被抽干净的感觉,一下就倒在地上。

  嗷!

  二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哇靠,有鬼啊,有鬼啊。”

  这会儿我们已经跑到了公路上了,公路上的路灯驱逐了我内心的一丝恐惧,我一脚踹在胖子屁股上:“你妹啊,有个屁鬼啊!”

  被我这么一嗷嗷,那家伙这才总算安静了下来,惶恐的四处忘了一圈,最后都快哭出声来了:“哇,刚才我看见……我看见黄马褂了。我靠,我是被黄马褂给扛过来的?”

  “别他妈废话了,赶紧回家吧。”我骂了一句:“你是老子给扛过来的。”

  “啊,你扛得动?”二胖质疑的语气道:“你在骗我吧。”

  “骗你死全家啊。”我骂了一句:“赶紧回家,那东西又追上来了……”

  啊!胖子一听,立刻蹭的跳起来,抓起我的手就狂奔起来。

  在被他抓住手的瞬间,我的心再次一阵狂跳,我都已经被抓手这事儿给吓毛了。

  我先把胖子送回家之后,又独自跑步回家。期间总感觉身后有人追赶似的。可我知道我肩膀上有三把阳火,所以一直都没敢回头。

  回到家之后,我把门死死锁上,窗户也关上,打开了白炽灯之后,有了光亮,这才总算松了口气。

  家人都已经睡了,而且我确定要把这个半截翁的故事告诉他们,他们肯定不相信我,所以我也懒得跟他们说。

  好容易镇定下来之后,我无意中想起了《楼观道法》,那里边记载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以及对付的方法,不知这里边有没有记载这种半截翁。

  想到这,我顿时便是暗骂糊涂,我已经把《楼观道法》给记住了,这么一冷静下来一回忆,还真想起来里边的确记载有半截翁了。

  于是我匆忙翻开《楼观道法》,开始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这上边的记载,看得我脑子生疼,不过却也是了解了一个大概。

  原来这半截翁,是从周庄王的时候便开始出现的一个‘传统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