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八章 画符

第八章 画符

  我靠,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我这死鬼哥们的声音啊。

  撞鬼啦!

  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这次遇鬼可真他娘的让哥们我害怕,我撒丫子就往后跑,可这么一跑,却一下就狠狠撞在了胖子身上。

  胖子也嗷的一声惨叫:“老刘,你他妈瞎跑啥啊,撞鬼了?”

  “你没听见这哥们的哭声?”我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

  “听见个屁。”胖子骂了一句:“你傻了吧,这小子死了,怎么会有哭声?”

  “我上衣口袋,我上衣口袋。”这会儿那哭丧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当时真被吓疯了,我甚至觉得,即便在我撞见半截翁的时候,也从来没这么害怕过。

  我也不知道这鬼哭狼嚎的到底是啥意思,反正我是没命的往外边跑啊,这也忒吓人了,我觉得要是继续留在这儿,可能会被活活吓死。

  “好啊,原来你们两个小鬼骗我这个老人家!”就在我慌不择神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沉闷的暴喝声。

  这声音一响起,我耳畔的小鬼哭丧声瞬间消失,在看见那老大爷的瞬间,我整个人终于是安稳了下来。

  “呵呵,老哥儿,来,抽根烟抽根烟……”胖子忙笑着走上去,从口袋中掏出一盒黄鹤楼来,掏出了一根,笑着递给了老大爷。

  老大爷笑着接了过来,骂了一句:“臭小子,偷我太平间的钥匙,当我不知道啊,怎么样,被吓着了吧?”

  老头子一边说,一边掏出打火机,狠狠的抽了一口:“嘿,别以为我不知道啊,黄鹤楼烟盒里装将军,你可真够抠的啊。”

  胖子似乎早就已经和老者熟识了,厚脸皮的笑着道:“没办法,谁叫咱是穷学生的呢?对了,大爷,你经常在太平间里工作,应该知道一些禁忌吧?”

  老头抽了一口烟,笑着点点头:“恩,多少知道点。”

  “那你知道,尸体手心发黑是怎么回事儿吗?”二胖问道。

  老头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了,据说生前打飞机多,手心就发黑,左手撸左手手心发黑,右手撸就右手心发黑,咋,你手心发黑啦。”

  二胖笑嘻嘻的道:“老狐狸你思想太不纯洁了。这里一点都不好玩,这钥匙还给你吧。”说着,便把钥匙换给了老头。

  老头将钥匙挂起来,目光在太平间里扫了一遍,这才转身,准备走出去。

  我却忙追上去,问道:“大爷,我想问问您,这太平间隔壁是不是住着人啊。”

  老大爷骄傲的道:“住人?呵呵,除了我还真没人敢住这附近呢……”

  “哦,那这么说来,两边都没人了?”我诧异的看着老大爷。

  老大爷点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我则是完全愣住了:“不对啊,为什么刚才我听到隔壁有哭泣的声音呢?而且还一直絮叨说我上衣口袋,我上衣口袋。”

  那老大爷听我这么说,表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两只眼犹如老鹰一样,直勾勾的盯着我:“你刚才说什么,听到有人在哭?还说上衣口袋?你知道是谁的声音吗?”

  “好像是我这个死鬼同学。”我指了指我同学。

  “哦,哦。”老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那可能是你的幻觉,根据最新的科学研究表明,人在过度恐惧的情况下,会产生幻觉和幻听,在太平间这样的环境下,你听见死去的同学哭,也应该是属于这种情况,不用担心。”

  我点了点头,倒也是并没有怀疑。可是走出太平间之后,我才发现我这纯属是自欺欺人,因为那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一点都不像是幻觉。

  而且,我看那老头对我解释的时候,眼神是茫然四顾的,这就说明老头是在说谎,我一眼就能瞧得出来。

  看来老东西是有些东西不方便说,所以我决定,等日后有机会,一定再来会会这个奇怪的老头儿。

  回到了宿舍之后,我和胖子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来这件事应该差不了了,这是半截翁跟我那死鬼同学一块回学校了。

  只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找到半截翁的踪迹,又如何才能解决掉那玩意儿呢?

  最后我想到了《楼观道法》,我想既然上边有记载半截翁,想必应该也有解决的办法吧。

  于是我匆忙开始回忆起来。不知为何,那本《楼观道法》好像早就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似的,我很轻松的便搜索到了关于半截翁的信息,并且仔细的研读了起来。

  上边的确提到了破解之法,只是需要用到很多的符咒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鸡喉骨,黑狗牙,大蒜等一些常用的辟邪用品。

  后边这几样东西我倒还可以找得到,可关键是那符咒,哥们我上哪儿整去?要知道哥们我写字儿都跟螃蟹爬似的,更别提画符了。

  后来胖子又自告奋勇的画了几张,可还真不如我呢。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下来,我的心中越发的着急,心想难不成今天又要眼睁睁的看着一哥们被弄死?

  最后实在不行,我又想到了黄鸡,麻痹的,实在不行就求助黄鸡吧!我还真就不相信了,哥们儿我可是祖国的未来,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还真害怕你这个老弱病残不成。

  于是我和胖子商量好了,求助黄鸡来帮忙。

  可这时候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我们把黄鸡放在楼道里的话,说不定这黄鸡会被几个不知好歹的孙子给抓住烤熟吃了,所以想来想去,我们最终决定,我们亲自抱着黄鸡守着。

  上半夜是胖子,下半夜是我。这样既能够保证充足的休息,又可以给我们争取不少的时间,炼制符咒。

  这种方法无疑是当下最有效的选择!

  不要问哥们当时为啥为了这么多似乎没多大关系的同学,这么拼命这么冒险,实际上我现在也不能理解,当初的我为什么会这么懂事儿。

  或许是因为我心肠软,或许是因为我人品好,但是我敢保证,若是这件事放在你们任何一个人头上,你们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很快,便到了深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真担心二胖那货会抱着黄鸡睡着,要是真的睡着了,非但同学们会危险,甚至胖子也可能小命不保。

  我上铺那哥们将脑袋探下来:“刘哥,您撸管能不能悠着点?这都一个小时了,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啊,小心身体吃不消。”

  “滚犊子!”我骂了一句:“你懂个屁,赶紧睡。”

  那哥们儿不满的嘟哝着嘴,不过还是很听话的睡了。哥们我下半夜也不再翻身了,只是在心中担心。

  这种滋味,真他娘的折腾人!

  不过幸运的是,二胖这货今天终于靠谱了一回,在他值班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异常。

  二胖值班的时间段没发生意外,那就意味着,我值班这段时间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我抱着被堵住了嘴的黄鸡,走到了那死鬼跳楼的地方,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蹲了下来。

  那真是目观六路耳听八方啊,我还清楚的记得在我精神最为紧张的那段时间,一个同学放了一个超臭连环无敌屁,差点把我吓得神经失常。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双手死死的抱着大黄鸡,生怕会被狗日的给抓住手似的。

  我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也没听到任何的动静,胆量也不由得开始大了起来,开始站起身来,身子贴着栏杆,望着远方。

  在我们宿舍楼对面,左半边是女生宿舍,右半边是教师宿舍。左边的女生宿舍早就已经熄灯了,黑乎乎的,只是右边的教师宿舍,还有楼灯以及一户人家的孤灯还亮着。

  在那样静谧的夜里,我展开了无限的遐想。我在猜测着那户人家深夜不眠的原因,是不是小两口久别胜新婚?还是小两口吵架了?亦或是客厅的灯忘记了关?

  不过无论是我幻想的哪种情况,都让我感觉特别的温馨,特别的感动,特别的让人憧憬。我在幻想着将来我毕业了之后,究竟会娶到怎样的一个女孩,女孩是特别高还是一般高?是黄金比例的身材还是稍瘦一点的性感瘦?是俊俏的出人头地还是在女人堆之中普通的美?

  那时我总是喜欢把事情往好的一方面想,结果等我毕业之后,碰到各种矮冬瓜,我才知道上学时候的那些幻想,究竟是如何的美好。

  而就在我想的入神的时候,却是蓦然间看见,对面那盏孤灯前,一道半人影几乎眨眼间的功夫便消失不见!

  当时我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子,心中好一阵惴惴不安,心想该不会这么不碰巧吧,那玩意儿难不成是在对面楼上?

  要是那样的话,可就不好了。

  这个想法把我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我看到的‘一道半人影’,正是前边有一道人影在走,而在人影后头还漂浮着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影子!

  当时我还以为是我看花眼了呢,所以瞪大眼珠子仔细的看,并且最终确认,那个房间里边果然是有一道半人影在晃动。

  而且时不时的还要在窗户上停一段时间,明显是准备从里边跳下来啊!